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六十三章 鄉村遇險!

第二百六十三章 鄉村遇險!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聽到這句話,崔琳娜怔了片刻之後,突然間她拔出了匕首,沖著羅非吼道:「死賤人!你還記得那件事呢?告訴你,我當時快死了才說的胡話!你不準當真,要不然我跟你拚命!」

羅非沒好氣道:「瞧你那個好色的樣子!你肯推倒我也得問問我樂意不樂意吧?我可是好心好意的想給你做一道麻婆豆腐,你不想吃那就算了!」

「哼哼,只是上一次吃到麻婆豆腐,覺得很好吃,所以就……想不到你這傢伙還挺當真的,我看你這傢伙就是想推倒我!」

羅非掃了一眼崔琳娜的周身,不由嘆道:「那也得有吸引我的資本啊……」

「你放狗屁,老娘能算小嗎?」崔琳娜暴怒。

羅非鄙夷道:「你跟甜甜比比……」

「混蛋!友盡!不帶你這麼欺負人的!」

……

羅非的手藝很好,他把豆漿以驚人的手法對上了鹵水,點好了豆腐,靜靜的讓它沉澱了幾個小時,凝聚成型之後。在夕陽西下的時候,親自用大鍋旺火燒了一道農家麻婆豆腐。

隨後,「哥倆」開了兩瓶附近農人自家酒缸的佳釀,對視而坐,開懷痛飲!

羅非親手製作的豆腐極為細膩,卻又充滿了彈性,成品並沒有用鐵菜刀切,而是用一根線精密分割開來的,沒有刀的鐵鏽味,因為切得大小均勻,所以在入味的時候非常均勻,加上羅非用了產自川地的豆瓣醬、藤椒調理,那味道幾乎達到了極致。

崔琳娜饞嘴,夾起一塊就放進嘴的,一時間燙的直吐舌頭:「燙死老娘了!」

羅非差點笑抽,連忙遞給了她一杯冰爽的果汁:「笨妞,你不會吹吹再吃嗎?真沒見過世面,沒出息!」

崔琳娜接過杯子,一口喝光了果汁:「哼,誰讓你這傢伙做的這麼美味?故意饞我是吧?」

「沒辦法,在下對烹飪天賦異稟,一道麻婆豆腐燒的如此美味,真是讓您賤笑了。」

「哼,就知道扯淡,我就納了悶了,那些女孩子怎麼就喜歡上了你這種混蛋?」

「我去!好端端的一頓飯,您怎麼上升到人身攻擊的高度了?」

「哼,對付你這種禽獸,就得人身攻擊!」

「少廢話,端著酒不喝,什麼意思?養金魚呢?」羅非冷笑道。

「怕你不成?來,幹了!」崔琳娜豪邁的和他一碰碗,一大碗酒一飲而盡,「呃?這麼好喝?」

看著崔琳娜一臉錯愕的表情,羅非笑問:「這酒不錯吧?」

崔琳娜點了點頭:「好喝,不辣嗓子,還很清爽,有點甜。」

「這是當地人用古法釀造的發酵酒。老實說,農人釀的就充滿了田野的滋味,就是好喝。」羅非說道。

崔琳娜壞笑道:「賤人,那你喜歡不喜歡農家女人?」

看著崔琳娜一臉邪惡,羅非沒好氣:「沒睡過,不知道!」

崔琳娜一臉鄙夷:「誒,你這人怎麼這麼無恥呢?」

「廢話,你先挑釁的好不好?」羅非又給她倒滿了酒,「你說錯話了,罰酒,喝!」

「你大爺,存心要灌醉我啊!」

「你不喝就別吃了!」

「好吧,我喝,我喝還不行嗎?矯情!」

……

一大盆簡單粗暴的麻婆豆腐,一壇度數不高卻濃醇甘冽的美酒,勾起了崔琳娜許久以前的回憶,不需要羅非去追問什麼,她就把過去的一件往事娓娓道來。

「我出道比你早,你是19歲,我16歲就出道了,當時我在南美分部待過一段時間。」

「南美分部?」聽到這個敏感的辭彙,羅非一時間豎起了眉頭,「你不是在狐狸會嗎?」

崔琳娜道:「狐狸會是後來的事情,是我離開了南美分部後,自己建立的組織。」

「原來是這樣……」羅非這才微微點頭。

崔琳娜道:「當時帶我上道的,是一個老大哥,比我大了二十歲。那傢伙是個魔術師,能夠使出很多幻術,當時他是南美分部一個分團的團長,相當於你現在在狼團的地位。

那傢伙是個樂天派,從來沒有過愁事,而且非常照顧新人,他的團非常團結,就如同現在的狼團一樣。

我和他執行任務的時候,曾經來過華夏,在蜀川省做過一個暗殺任務。

那是我第一次殺人,殺一個江湖大佬。行動前夜,我特別緊張,緊張到呼吸都覺得困難。老大哥為了幫我消除緊張情緒,就帶著我去當地的一家很普通的小飯館吃了一頓路邊攤。那一次,我吃到了麻婆豆腐。

那是我第一次吃到麻婆豆腐,又辣又燙又麻的豆腐放進嘴裡的時候,一時間讓我忘記了緊張。那一次,我順利的完成了任務。」

羅非又給崔琳娜倒滿了酒:「能遇到那樣的團長,真的是好命了。」

崔琳娜和羅非又一次一飲而盡後,道:「之後,我和他經常合作,從十六歲,一直到我快要成年的時候。

那一次,我們第二次進入蜀川執行任務,卻出了意外……我們在和獵物一起吃飯,伺機下手的時候,獵物要了一份很普通的麻婆豆腐。當時,明明知道那份麻婆豆腐有毒,我們倆卻必須有一個人站出來吃掉它,為我們的戰友贏得時間,順利的把炸彈安放在那些畜生的巢穴里。

當我都在猶豫不決的時候,他,替我吃掉了它……」

說到這的時候,崔琳娜已經無聲淚下:「天狼,你他媽對我的姐妹不錯,我也知道你是個好人。所以我不想和團長的下場一樣……馬勒戈壁的,怎麼好人就是不長命呢!」

說到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