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六十五章 老崔,多保重!

第二百六十五章 老崔,多保重!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不到20分鐘之後,羅非還真的端來了豆腐,而且是香氣四溢的豆腐。這些豆腐整整擺了一大盤子,看上去色澤金黃,而且上面還澆了一層紅色的醬汁。

羅非把門一關,放在了床上的小桌上:「來!嘗嘗哥做的魚香脆皮豆腐!本來是準備明天中午再給你做,現在好了,成夜宵了!」

「魚香……脆……皮豆腐?」

「不是這麼斷句,是魚香、脆皮豆腐。」

「誒,這個怎麼做的?看上去不錯啊!」崔琳娜驚喜不已,她長期在國外執行任務,很少能夠嘗到華夏國內的美食,所以對這些東西很稀罕。

「別廢話,先吃,吃了再說!」羅非笑著給崔琳娜倒上了酒。

崔琳娜小心翼翼的拿出了餐刀,切了一塊放進了嘴裡。豆腐的外皮炸得酥脆,內里卻入口即化,醬汁居然是酸辣甜的口味,實在是好吃。

崔琳娜畢竟是美食家,吃了一小塊就嘗出了味道:「脆皮裹著麵粉下油炸,醬汁是平常吃魚香肉絲用的醬汁,但是要更加突出甜和酸的口感,我說得對不對?」

「聰明!所以說,跟你吃飯很痛快。來,夥計!喝酒!」

「來,幹了!」

這種酒不上頭,喝了之後,醉心不醉腦,羅非深知崔琳娜的酒量,所以今晚吃麻婆豆腐的時候,才敢讓她那麼暢快的喝。但是喝完之後,還是給她灌了酸辣湯醒酒,要不然,今夜崔琳娜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應付著場面。

只是喝著喝著,不知為什麼,崔琳娜的情緒上來了,望著羅非許久之後,眼淚簌簌的往碗里掉。

「媽的,我這是怎麼了。怎麼一遇到你個混蛋就掉眼淚?我以前不這樣!」崔琳娜哽咽道。

羅非望著崔琳娜,不由嘆了口氣道:「別哭了,你一哭,我也難過。你是不是想說?馬勒戈壁的,老娘天天過的這叫什麼日子?打打殺殺的,老娘到底圖個啥?就不能安生點嗎?」

崔琳娜笑噴:「你不喜歡爆粗的……跟我在一塊,都他媽學壞了。不過,你怎麼知道我的想法?」

「因為我以前也這麼想過。可說真的,當回到家裡,看到那一張張笑臉的時候,什麼苦惱都忘了。睡在自己的床上,摟著自己的娘們,那種感覺,真是幸福。就覺得為了他們把這條命搭上,也值了。」羅非說著,又幹掉了一碗酒。

崔琳娜嘆道:「羅非,過去覺得,這樣的日子自己怎麼過都不會覺得厭煩,現在才發現,這種刀口舔血的日子,突然間就過夠了,甚至都不想過了。剛才明明知道那幾個傢伙都他媽是王八羔子,必須得殺,可是殺完之後,也感覺自己不太舒服似的,不知道為什麼?」

羅非道:「這些事情,我都不會去想。我有麻醉自己的理由。」

崔琳娜又一次喝掉了碗中酒:「哎?我的豆腐吃沒了?」

羅非把自己的碗遞給了她:「還有一塊,吃吧!我再去做給你。」

羅非這句無的話,觸碰到了崔琳娜心中最柔軟的一個點上,一時間,她緊緊的抱住了羅非。

羅非也抱著她,輕笑道:「放下了嗎?」

崔琳娜深深點頭:「放下了。」

話音剛落,羅非一把將桌子甩到了地上,繼而把她一把抱到了床上……

之前,只有三個男人這樣抱起過崔琳娜。只不過,對方都在試圖爬到她身上之前,被她一槍幹掉了。

羅非,卻不會成為第四個犧牲品。

崔琳娜小心翼翼的手放在了腰間,先是卸去了手槍,緊接著把手又放在了修長的左腿上,卸掉了匕首。

羅非同樣卸掉了自己全部的武裝。

崔琳娜卻並不羞澀,她大大方方的解開了自己的衣服,很快就露出了那潔白,卻有著幾道輕描淡寫的疤痕的嬌軀。

羅非的手按在了崔琳娜的後背上,發現那道被他留下的疤痕是最重的:「怎麼會這樣?」

崔琳娜羞澀道:「我想留住這道傷疤。這樣的話,你這混蛋可以對我懺悔一輩子了。」

羅非笑了,故意調侃道:「那其他幾道傷疤是怎麼回事?」

崔琳娜面紅耳赤:「那、那是去疤液去不掉殘留下來的!你不準多想!」

羅非的確沒有多想,他瞬間摟住了崔琳娜,侵襲而來……

崔琳娜第一次感覺到了天狼真正的可怕之處,那就是在情場上的霸道。他不會給「獵物」任何機會,只會用一種霸王般的溫柔征服自己的女人,或者說,這也是一種溫柔的霸道。

此時,崔琳娜感覺自己的呼吸已經有些困難了。她的雙腿居然也在微微的發抖。

羅非慢慢的鬆開崔琳娜的手,她失魂落魄的望著他發獃:「羅非……」

羅非沒有說話,他來到了崔琳娜的身後,在崔琳娜為他而留的傷口上輕輕一吻。

崔琳娜感覺自己的身體中,一股熱流在全身涌動。這一刻,她的眼眶裡,溢出了一種說不出是興奮、還是緊張、抑或是幸福的淚水。

……

深夜,熾烈的情感變成了痛楚的最好止疼葯,緊張的情緒則被溫柔化解,熱情的火焰亦以情感為燃料,不停的燃燒。

兩個人如同大火如森林的關係一般,一旦糾結在一起,即便是燃燒成灰燼,燃燒的過程卻是無比的絢麗。

不知疲憊,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去疲憊,兩顆早已疲憊的心,不停的宣洩著,不停的擁抱著、親吻著,不停的用人類最原始的語言,去安慰著對方。

……

天亮的時候,羅非身邊的伊人已經起身。

羅非睜開眼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