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六十七章 說再多也是錯!

第二百六十七章 說再多也是錯!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沒有說一句話,此間無聲勝有聲。他只是在花田杏的脖頸上慢慢的烙印痕迹,甚至,他的雙手慢慢地挪到了花田杏的白色腰帶上……輕輕一拂,頓時,耀一世界的白。

花田杏瞪大了一雙本來就很大的水眸,不由失魂落魄的望著羅非,幽怨的罵道:「你幹什麼?你走啊!你個大壞蛋!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羅非還是沒有說話,只是繼續自己的侵襲。

許久之後,花田杏已經完全承受不住,她慢慢地摟緊了羅非,甚至使出了平生之力:「哥哥,對不起,我想你……我想你!」

……

3035室內,颳起了華夏海嘯,很久都沒有平靜下來。直到時間已經接近下午四點半,羅非才平息下來。他站起身,幫花田杏一件又一件的穿好了衣服。

花田杏嘴角微微勾起了美麗的弧度,不由自主的伸出了兩個雪白而柔滑的腿,放在了羅非的大腿上,甚至小腳丫都在歡快的示威:「哥哥,幫我穿襪子!」

羅非抓住了花田杏一隻小腳丫,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一帶!哥哥你壞死了!討厭!」花田杏氣呼呼的嘟著小嘴,捶了羅非一拳。

羅非露出了一抹痞笑:「以後再敢不辭而別,可就不是咬一口那麼簡單了!」

「我知道錯了,哥哥。」花田杏低著頭,很糾結的說道,「只是,哥哥為什麼比我們霓虹國人更有原則?」

「那不叫原則,那叫操守。」羅非道,「就算死,都要有自己需要堅守的東西。」

「哥哥不想毀了杏兒的清白,這就是哥哥的堅守,對吧?」花田杏笑道,「可是哥哥知道嗎?如果哥哥不是這樣的人,杏兒也不會救你。」

「杏兒,是我對不住你。」羅非坦誠的道了歉。

「哥哥,杏兒很開心的,真的。」花田杏壞笑道,「要不然,天知道哪輩子才能和哥哥在一起。也許會被哥哥一輩子當做妹妹的。」

「唉,完了!嫁不出去咯!」羅非攤手道。

「嘿嘿,嫁不出去更好!正好賴哥哥一輩子!」花田杏順勢將羅非撲倒在地。

羅非閉上了眼睛,故作無奈道:「又落在女魔頭的手裡了!」

花田杏剛要繼續逆襲羅非,肚子卻很不爭氣的叫了起來。

此時,羅非再也忍不住了,放聲大笑起來:「哈哈哈!好有趣!哈哈哈!」

「嗚嗚嗚!哥哥你討厭!我不管!晚上要吃哥哥燒的菜!」

……

晚上,羅非在天海的家裡十分熱鬧,別說是阿蘇娜和花田杏,就算是林倩、白凝霜和鳳凰等人都被羅非一個電話叫過來了。畢竟台江和天海距離並不遠。

羅非燒了一桌子好菜招呼眾人,還和眾人一起買醉。而且,他準備了最好的酒。男人喝的是最純正的太陽酒,而女人喝的是高純度的月神酒。

毒狼第一杯酒喝下肚,就在羅非的耳邊低語道:「呵呵,老大,你太壞了!」

羅非也笑了:「不壞就不是天狼了。最好的酒當然要留給自己人。」

毒狼道:「我會緊守秘密的。」

作為雷先生的卧底,毒狼早已經喝過了雷拿給他的假的太陽酒。當然,那也是純度極高的太陽酒,但是裡面缺少了三味重要的藥材。所以,酒的藥性只能達到強身健體的作用。但讓一個頂尖級的男性僱傭兵突破瓶頸,卻門都沒有。

……

酒足飯飽,眾人都住在了羅非的家中。

羅非也在回到了房間之後,通過兩個電話找到了雷先生。

剛接通並確認身份之後,羅非說道:「老闆,本月下旬,梅南會展中心開國際珠寶展。我幫老家訂了50個位子。」

「哦?你瞧瞧,我差點忘了這麼重要的事!小狼,你太用心了!」雷先生笑道,「我最近比較忙,應該走不開,不過我會讓月亮和虎王去的。」

「好的,我會安排妥當。老闆,還有另一件事。」

雷先生笑問道:「說吧,還有什麼事?」

「我準備帶狐狸會的那幾個傢伙去劉家鎮拉練。」羅非不假思索道,「我本人也會去。」

「哦?不是剛剛喝了太陽酒嗎?怎麼又要去拉練?」雷先生故意問道,很顯然,他非常想確定太陽酒對羅非的功效到底有多大。

「您還是別提那個玩意了……」羅非苦笑道,「我不但差點把命交代進去,還差點把神狐也給弄死了。」

「啊?!」雷先生也是一愣,「我之前沒聽你說過啊!」

「我只能說,言過其實的傳聞害死人。」羅非故作鬱悶的嘆了口氣,隨後把自己在羅納爾的經歷,添油加醋加上胡編亂造的告訴了雷先生。

雷聽完之後,也不由唏噓:「難怪你要去拉練。」

「老實說,我傷了元氣了。劉家鎮是個好地方,人傑地靈,劉周跟我的關係也很好。我準備再和他深造一段時間。」

「也好!小狼,你找自己的想法做吧。月底的時候,我可能會去天海,引薦幾位好朋友給你認識。」雷先生說道。

「我很期待!」

「呵呵,就知道你會這樣說!好好練吧,他們很強,也很好戰,肯定會忍不住跟你切磋一下的!」

羅非掛斷了雷先生的電話,心中已經有了底。對方要來,是他早已知道的。毒狼說過,那群人的實力極為強勁,羅非不能有絲毫的馬虎。

……

羅非剛掛斷電話不久,只覺門口門外有些異常。他打開門的時候,發現門口並沒有一點動靜。但是,羅非心頭一陣疑惑,他剛才開門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