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六十八章 羅非戰劉周!

第二百六十八章 羅非戰劉周!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有大智慧。儘管慕成楓知道了他是誰,他卻仍舊不會把自己關於獵殺者的那段秘密告訴她。

慕成楓也非常睿智,她也不會問,她怕給羅非帶來任何思想負擔。

靜靜地陪著羅非躺在了床上,沒多久,慕成楓就爬到了他的身上,慢慢地俯下.身,任憑一襲長發遮住了羅非的臉。

甜蜜,自羅非的嘴唇慢慢地從口腔中散開,繼而滲透心脾。

「成楓,你也準備把自己害死嗎?你不是個不冷靜的人。」羅非輕輕地推開了她,沒捨得用力。

慕成楓卻微然一笑道:「沒辦法,十二年前,我就喜歡你。你放心吧,我肯定會在和平年代裡和她們三個小丫頭競爭你的。你得是我的。」

「哦賣糕的……」羅非捂住了臉,「要是都這樣,咱們沒辦法一起玩耍了!」

慕成楓站起身,得意的說道:「小非,你不可能不跟我一起玩耍。我現在就是在欺負你,你有本事咬我!」

羅非很無奈,甚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瞧,你就是這樣,從小到大不曾改變。你對其他女孩子本事很大,應變自如。唯獨對我們幾個一點辦法都沒有。」

「那還欺負我,有勁嗎?」

慕成楓走到了羅非的面前,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說道:「我陪你回天州。然後,你抽個時間,陪我去見一個人。」

「好。」

……

吃過早飯,林若心除了叫上了自己的姐妹,還帶上了阿蘇娜和花田杏。

阿蘇娜要去天州參加國際珠寶展,而花田杏雖然還要在天海參加國際海產品展會,但羅非希望她能跟著自己一起去劉家鎮,先修行一段時間。

只是,羅非有些意想不到,林若心上午十點多就帶著大家去機場了。

車子開到機場的時候,羅非不由問道:「若心,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

林若心抿嘴一笑道:「秘密,跟我來吧!」

很奇怪,眾人都沒有檢票,而是在林若心的帶領下,從安全通道走進了機場。

此時,羅非總算豁然開朗了。因為剛走出安全通道,羅非就看到了一架G650公務機。

羅非頓時笑道:「終於下決心了?」

「嗯,下決心了。」林若心笑道。

林若心的身邊,幾個美女雖然也是眼前一亮,但並沒有表現出過分的驚嘆。畢竟,她們都見過大世面了,甚至,某人已經快買得起這樣的高端飛行座駕了。

這時,林若心沖著眾人說道:「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咱們的機長兼飛行員!」

林若心剛說完,一個如小山般高大的男人走出了機艙,沖著眾人招了招手:「嗨,美女們好!帥哥們好!」

「我湊!肥仔!」風狼頓時捂住了臉,「靠,你這傢伙那麼肥,當心飛機承重能力出問題啊!」

「靠!小瘋子你個烏鴉嘴!」肥狼大怒,「哥有飛行執照的!」

的確,肥狼會開飛機。不但是肥狼,羅非也會,而且開得很溜。甚至羅非在西島還有一家屬於自己的民用飛機。

眾人都是一陣大笑,隨後一起上了飛機。

此時,羅非看到機艙里居然還有一個身穿工作裝的服務生。這個女孩子長得高挑而細嫩,臉蛋也非常漂亮,活脫脫的像極了一個人。

「羅非哥哥!」女孩看到了羅非,頓時如小鳥般撲到了他的懷裡。

羅非抱著女孩,笑了笑後,又把目光轉向了肥狼,問道:「搞定了?」

「嘿嘿……」肥狼憨笑著,像個兩百多斤重的孩子,「哥,我會好好對待星星的!」

這個女孩,就是佟靈的妹妹佟星。

佟靈因為在香江的卓越表現,目前已經被林若心任命為了南方大區副總裁,協助甘甜一起在南方開展工作。這幾天,她也要回天州述職。

看到了佟星,羅非似乎就看到了佟靈,頓時感覺十分親切。畢竟,他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了佟靈本人了。

「你姐姐還好嗎?身體好嗎?」羅非問道。

佟星撅著小嘴道:「哼,哥哥就知道關心姐姐,都不關心關心我!」

羅非輕哼道:「你有肥仔關心還不夠啊!」

「就是就是!」肥狼附和道。

「哼,臭肥肥。再廢話回家收拾你!」佟星攥緊了小拳頭。

肥狼頓時嚇得不敢說話了。

「唉,瞧瞧你這點出息啊!」羅非嘆道。

肥狼笑而不語。

這傢伙泡妞的手段很笨拙,如果不是佟靈幫了很大的忙,恐怕也泡不到佟星。

……

飛機起飛了,羅非早已換上了飛行服,坐在了第二飛行員的位置上。

此時,羅非問道:「幸福嗎?」

「嗯!星星和我以前的女朋友不一樣。她們都是圖我的錢,唯獨星星,她特別實在。不但不圖我的錢,還幫著我存錢,和我一起出門,不讓我亂花一分錢。」肥狼憨憨一笑道,「哥,我想,如果以後我能活著走出獵殺者,我就和星星結婚。」

「嗯,早就該這樣了。」羅非欣然一笑,「一顆漂泊的心,總得找個落腳的地方。哎,肥仔,你好像比我小不了多少吧?」

「嗯,是啊。」

「等咱們執行完任務,差不多也該結婚了。」羅非道。

「哥,我能問一句不該問的嗎?」肥狼問道。

「不用問了。因為我現在心還在漂泊。還有,雷不會輕易放過我的。」

「呃,是啊……哥,對不起啊!」

羅非搖了搖頭,笑道:「其實,日子沒有以前那麼苦了,對吧?」

「不,是我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