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七十五章 你怎麼變成大熊貓

第二百七十五章 你怎麼變成大熊貓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

此時,張曉青雙眼緊閉,陷入了一陣痛苦之中。/

呵呵,能夠在新婚夜和自己的心上人把自己完美的送給對方,是多麼好的奢望啊!可惜,一切都是奢望,永遠無法實現了。張曉青心頭一陣劇痛。/

這些年,追求張曉青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且都是人中翹楚。他們之中的大多數高大威猛,家世顯赫。可是,驕傲的張曉青一個都看不上。張曉青心中的白馬王子,應該是一個處處比她強,處處能夠看的比她遠,同時又懂女人心的男人。可是這麼多年,卻一直沒有找到。/

「呵,如果這傢伙不是個混蛋,倒是很合適!」張曉青自嘲般的說著,便走入了衛生間。她脫掉了一身的衣裝,任憑潔白的嬌軀在噴頭下被洗滌。/

此時,淚水和噴頭裡的水早已分不清。/

許久之後,張曉青已經擦乾了身體,換好了浴袍,一頭烏黑的長髮也吹乾了。她面無表情的躺在了床上,不由絕望的嘆道:「混蛋,你終於如願以償了,你這個卑鄙的傢伙,我永遠不會放過你和張愷之的。」/

張曉青話音剛落,shouji突然響了。她許久才反應過來,抓起shouji看了一眼來顯。/

「呵,混蛋!」張曉青輕蔑的一笑,猛然按動了接聽鍵,高傲的說道:「滾上來吧!」/

「三億已經打入你的賬戶了,請你查收一下。」聽筒里傳來了羅非淡定的聲音。/

「上來吧,做你該做的事情!」張曉青對羅非的鄙視幾乎達到了極點。/

「我就不去了。」/

羅非的回答完全出乎張曉青的意料。/

「你、你別裝蒜了!」張曉青憤怒的說道,「本身就是個禽獸,裝什麼好人啊!」/

「不好意思,就算我是禽獸,我也有自己堅守的東西。你欠我的錢慢慢還吧,再見。」羅非說完便掛斷了diànhuà。/

張曉青頓時瞪大了眼睛,壓根不敢相信羅非的話。/

而此時,shouji上也傳來了提示,的確有3億華夏幣進入了她的賬戶中。/

這一刻,張曉青慢慢地閉上了眼睛,任憑淚水溢出了眼眶。/

……/

「羅非……大哥,晚上能出來一起吃飯嗎?」半個小時後,張曉青艱難的撥通了羅非的diànhuà,又說了一句更艱難的話。/

「哦,可以。過半小時你下樓,我在酒店門口接你。」羅非思忖了片刻後才說道。/

張曉青換了一身乾淨衣服,等到了晚上6點多,才走下樓。/

此時,羅非的車子已經停靠在了路邊。/

羅非穿得很隨意,短袖體恤搭配七分褲,看上去像個運動男孩。/

「怎麼穿成這樣?」張曉青不解的問道。/

「咱們去自助燒烤,總不能穿西裝打領帶去吧?」羅非攤手道。/

「自助燒烤?」張曉青並不明白羅非的意思。/

台江的燒烤店很少,這是因為和天州的飲食文化完全不同造成的,特別是自助燒烤,她的印象中可是一家都找不到的,儘管她對此非常感興趣。/

……/

羅非開著車帶著張曉青直奔海邊。/

到了海邊,羅非從後備箱中拿出了很多東西,其中包括了各種海產品,還有炭爐、木炭等等。/

張曉青這才明白過來:「原來是咱自己自助啊!」/

「是啊!台江的自助燒烤店很少的。」/

張曉青這才想起羅非剛才的話,她不由自主的腦補了羅非穿著西裝打領帶,下面穿著一條沙灘褲烤肉的情景,頓時忍不住笑出了聲。/

羅非不由微微點頭:「所以說,人生苦短。如果光想著怎麼不開心,那就開心不起來了。」/

「是,你說得對。」張曉青難得認同了羅非。/

「來,咱們一起生火!你還沒試過吧?」羅非問道/

「切,誰說的,我在霓虹國就試過了!」張曉青輕哼道。/

「你在霓虹國待過?」羅非問道。/

「是啊,待了4年,我在那邊讀完的大學。」/

「呵,看你年紀不大,估計和我家若心一樣,又是一個神……」/

「是想說我是神童嗎?」張曉青很有些得意的問道。/

「神經病兒童……」羅非輕嘆道。/

「討厭!你這傢伙怎麼那麼討厭!」/

……/

沒多久,炭火已經升起來了,海風讓火勢變得更加洶湧,很快炭爐的熱度就足以烤熟食物了。/

羅非拿出瞭望潮、海貝、海魚和羊肉串成的串,放在了炭爐上靠,隨後又拿出了一條濕潤的毛巾,在張曉青雪白的臉蛋上擦了起來:「你瞧瞧,生個火居然臉上都黑了!」/

「我自己來!」張曉青俏臉一紅,連忙奪過了毛巾。她一邊擦臉,一邊沒好氣道,「你平時都是用這種方式取悅女孩子的嗎?」/

羅非淡然一笑:「你真的覺得到了我這個程度,還需要靠這麼low的方式取悅女孩嗎?」/

「哼,真臭屁!」張曉青輕哼了一聲,「你肯定騙了很多女孩子。」/

「從不靠騙,因為沒必要。」羅非攤攤手道,「我買了點花毛一體,要不要就著啤酒先喝著?」/

「呃……」張曉青被羅非的一句話將軍了。今天她已經一整天沒吃飯了,並不是沒錢,而是因為過於煩躁。但現在,她的心情好多了,也不煩躁了,自然而然的餓了。/

……/

酒過三巡,羅非帶來的好吃的被吃掉了大半。/

羅非望著張曉青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