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七十九章 張曉青遇險!

第二百七十九章 張曉青遇險!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接近中午的天海出了奇的安靜,當然,只是相對於張曉青而言。

當張曉青乘坐的計程車在海東冬雅別墅區停下來的時候,她只感覺周圍氣氛有些奇怪。

就在張曉青剛剛進入別墅的一剎那,她的手機突然響了。

大屏幕上,赫然顯示「張愷之」三個字。

張曉青緩緩地接起了手機。

「青青,還沒過來嗎?」張愷之的聲音帶著幾分焦急。

「呃?我馬上就到了!」張曉青有些心猿意馬,隨便應付了一句。

「趕緊來吧,我有正事和你商量。」張愷之道。

「知道了。」

……

4號別墅中,張愷之和一個名叫山本熊男正坐在房間里聊天。

山本熊男四十多歲,個子不高,但是很強壯,雙眼一眨,折射出一種凜然的殺意。

山本熊男看到張愷之掛斷電話之後,不由淫邪的一笑,露出了焦黃的牙齒:「搜噶!小肥羊終於要入口了,怎麼樣,有沒有心疼啊!」

張愷之低著頭,不由嘆了口氣:「願賭服輸,既然欠了你的賭債,也再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那我只能……」

「我聽說你的養孫女還是原裝貨,你還沒開封呢?」山本熊男嗤笑道。

聽到這句話,張愷之只感覺自己的自尊心都受到了挑戰。然而,他欠了山本熊男兩億米刀的賭債,也只能忍了:「安眠藥我準備好了。」

山本熊男道:「不!不要用安眠藥!我喜歡女人在我手心裡掙扎的感覺,特別是你們華夏的女人!」

張愷之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怒罵道:「你別那麼變態行不行?你這霓虹國畜生!」

山本熊男冷笑了一聲,一把掐住了張愷之的脖頸,惡狠狠道:「對你的債主說話最好客氣一點!」

……

十分鐘後,張曉青來到了別墅門口,張愷之親自為她打開了房門。

張曉青一看張愷之的脖頸上、臉上都有些紅腫,不禁有些吃驚:「爺爺,你怎麼了?臉上是怎麼回事?」

張愷之一時間語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倒是山本熊男非常詭詐,走過來攬著了張愷之的肩膀,笑道:「都那麼大歲數了,火氣還是那麼大。他昨天剛才開車的時候,有人追我們的尾,他下來跟人家理論,人家就打了他兩拳。沒事,我幫忙勸開了。」

張愷之支支吾吾的點了點頭。

張曉青望著山本熊男,一頭霧水的問道:「請問你是哪位?」

山本熊男伸出手,微微一笑道:「你好,張小姐,我是張先生的好朋友。」

張曉青並不是傻子,她的雙眼在房間里裝作不經意的掃了一下,發現地面上有些凌亂,掛曆也掉在了地上,她已經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可是,她也沒有想太多了……畢竟,這人看上去挺斯文的,應該不是壞人。

不過,張曉青還是多了一個心眼,趁著山本熊男和張愷之轉身去撿起地面掉落的東西的時候,她拿出了手機,思忖了片刻之後,還是撥通了羅非的電話號碼,隨後把手機的聽筒音量調整到了最低。

然而……

「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

聽筒里的服務台美女的聲音讓張曉青頓感一陣不安。

「青青,進來吧,咱們準備吃飯了!」張愷之說道。

一進門,山本熊男和張曉青寒暄了幾句。

之後,山本熊男突然說道:「先喝杯茶吧,我去燒菜,你們可是貴客,今天好好的嘗嘗我的手藝吧!」

張曉青頓時一陣詫異:「爺爺,這不是你家嗎?」

張愷之搖了搖頭,道:「不是,這是山本先生在天海租的房子。今天咱們要和他談一筆生意。」

張曉青拿著茶杯,只是裝作抿了一口的樣子,笑呵呵的問道:「山本先生,你家是住在冬雅別墅4號嗎?」

山本熊男不由一愣,隨即問道:「是啊,張小姐問這個幹什麼?」

「哦,我怕記不住!你這麼照顧爺爺,我們以後還會經常來做客的,當然要把你家的地址記牢咯!」

山本熊男的一雙賊眼偷偷摸摸的在張曉青那最火辣的部位來回掃描,賊兮兮的笑道:「你真是有心了!好了,我去準備咱們的最後一道菜!」

張愷之也起身道:「青青,你先坐一會兒,我跟熊男忙活忙活!」

看到兩個人都走進了廚房,張曉青連忙發了一條微信給羅非,把這裡的地址告訴了他。

然而……羅非沒有任何回應。

「到底怎麼回事?」張曉青只感覺自己的心跳猛然加速,不由低聲自言自語了一句。

此時,廚房裡傳來額山本熊男走進了廚房:「哎呀,糟糕!味淋用完了!等我一會兒,我去買!別墅門口就有超市!」

張愷之說道:「你別去了,我去吧!」

「這怎麼好意思呢,你是客人啊!張先生!你別管了!」

張曉青趁機站起身,道:「還是我去吧!」

張愷之生怕事情穿幫,趕緊跑出了廚房,按住了張曉青:「還是我去吧!我一會兒就回來,你先坐一會兒!」

說著,張愷之也不等張曉青說什麼,趕緊換了鞋跑了出去。

張愷之的舉動,讓張曉青有一種莫名其妙的不安。可是,他畢竟是自己的爺爺,應該不會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

張愷之離開大約兩分鐘之後,山本熊男走進了客廳。他不懷好意的坐在了張曉青的身邊,一隻咸豬手一把攬住了她的肩膀。

張曉青嚇了一跳,連忙道:「山本先生,你、你要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