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八十章 她們是美少女戰士

第二百八十章 她們是美少女戰士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只是,就在山本熊男的腿即將靠近年輕男人腦袋的時候,他猛然抬起了左腿,輕描淡寫的把山本踢飛了!

山本熊男健碩的身軀狠狠的砸在了牆面的巨幅玻璃上,玻璃碎裂了一地!

他也疼痛難忍,再也站不起來,只能任由年輕男人輕描淡寫的衝進了他的房間。

年輕男人看到的,是披頭散髮的張曉青,她的四肢被緊緊的綁在床上,手臂和腳踝處因為掙扎的原因,已經變得紅腫,臉上也有一處明顯的淤青。

羅非深吸了一口氣,快步走到了她的面前,一把掏出了她嘴裡的枕巾:「為什麼不聽我的話?」

張曉青流著淚說道:「非哥,對不起……我沒想到會這樣……對不起,是我太輕信張愷之了!」

羅非的心裡有些難受。

他是故意這樣做的。張曉青太任性了,應該得到一些教訓。這個火候的教訓,足夠了。但,他也只有對自己心愛的幾個女孩,比如甘甜、比如她,才會這樣做。因為深愛,所以必須讓她們加速成長。

羅非幫張曉青解開了繩子後,幫她又揉了揉手腕腳腕,才說道:「等我一會兒。」

羅非說完,便站起身走到了門口,關上了張曉青的房門……幾秒鐘後,房門外傳來了山本熊男的慘叫聲。

羅非沒有出拳,也沒有說話,一直在用腳狠狠的踢他,一腳腳踢在了他的肋骨上,讓他疼痛難忍,甚至口噴鮮血。

終於,當他的求饒聲幾乎快要撕破長空的時候,張曉青跑了出來,一把抱住了他:「哥,別打了!要出人命了!」

羅非這才收腳,一把揪住了他的頭髮:「動我的女人,你找死嗎?」

「我、我山本熊男,絕對不會饒了你的!」對方氣喘吁吁道。

「呵,還是老朋友啊!」羅非站起身,「你哥哥是山本直泰?」

山本熊男頓時愣住了,片刻之後,他的嘴唇抽搐起來:「你、你叫什麼名字?」

「羅非。」羅非的嘴角勾起了一絲邪性的弧度。

山本熊男頓時嚇得不敢說話了。羅非,他太清楚這人是誰了,這人就是曾經兩次把他哥哥打敗的男人!

此時,羅非突然看到了擺放在了房間里的DV。一時間,他全明白了。

羅非猛然間揚起了右腿,照著山本熊男的雙腿中間踢了過去:「還用上DV了,以為自己是陳老師嗎?」

山本熊男的慘叫聲幾乎要把玻璃震碎了……

張曉青都是臉色發青:「這……」

此時,她很明白,羅非這一腳讓山本熊男斷子絕孫了。

羅非拿起了DV,拔掉了裡面的存儲卡,沖著已經暈倒的山本熊男晃了晃,隨後便將它碾的粉碎!

此時,張曉青傻了眼,頓時氣得大喊道:「非哥,你怎麼那麼笨啊!你幹嘛把證據毀了!」

「你的名譽和你的清白,高於一切。」羅非不假思索道。

「可是……萬一……」張曉青一陣局促,「我不想你出事!」

「呵,你以為就憑這個雜碎,能動得了我?」羅非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傲的笑容。

張曉青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了,只是撲到了羅非的懷裡哭。

……

半個小時後,羅非撥通了張愷之的電話號碼。

「喂,您好,您是哪位?」聽筒里很快傳來了張愷之道貌岸然的聲音。

「我叫羅非。我告訴你一件事,我的女人張曉青被我救走了,你去看看你的主子吧,希望他還有一口氣。」羅非冷笑道。

張曉青遠遠比羅非想像中的堅強,她一把搶過了手機,乾笑了幾聲。

聽到張曉青的笑聲,張愷之已經嚇得全身發抖,連忙道:「青青,我、我、我是迫不得已的!」

「我真不該把自己的愛心都浪費在一個畜生身上了。」張曉青冷笑道,「張愷之,我不會對你心慈手軟的,你等著身敗名裂吧!」

此時的張愷之抱著手機,淚流不止,儼然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了。這些年,他劣跡斑斑,很多醜事、壞事張曉青都知道,一旦穿幫,他根本無法在自己的圈子裡混下去!

……

車上,羅非拿出了一根香煙,遞給了張曉青,他知道張曉青不會抽煙,可是他也更知道,此時的張曉青需要一根煙。

張曉青抽著煙的時候,羅非已經把車停在了路邊,走到了前方一個雜貨鋪中,要了一瓶冰鎮礦泉水。

羅非走進車裡的時候,一把將她雪白的雙腿搬到了自己的雙腿上,隨後把礦泉水按在了張曉青腳脖子的紅腫處:「還疼嗎?」

張曉青眨著一雙大眼睛,脈脈道:「不疼了。」

羅非帶著愧疚說道:「對不起,害你受罪了。」

「沒關係,我什麼也沒失去。非哥,你保住了我最初的夢想,可是,張愷之卻差點毀了我最初的夢想。」

「在新婚之夜,把最完美的自己送給最心愛的男人,對吧?」羅非笑問道。

「不……以前是這樣想的。現在不會了。如果真的遇到真心對我的男人,我……不會等到結婚了。」張曉青顯然意有所指。

「青青,我幫你一起收拾張愷之。」羅非道。

「不,我自己來。」張曉青道,「非哥,我已經麻煩你太多了。」

張曉青吸了一口煙,嗆得直咳嗽,羅非則毫無顧忌的幫著她捋了捋後背,又問道「青青,我問你一句電視劇里常用的台詞吧,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張曉青道:「滅了張愷之……然後,離開華夏。我要冷靜一段日子。也許,從今往後再也不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