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八十五章 我不需要!

第二百八十五章 我不需要!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黑和白對視了一眼,都沒有說話,而是又把目光轉向了崔琳娜。

崔琳娜微微點頭,道:「摘下面具吧。羅非大哥是自己人。還有,月姐也是自己人。」

黑和白這才卸掉了臉上的面具,露出了清秀可人的真實面目。

羅非定睛一看才發現,這二人不過十七八歲的樣子。

羅非不由攥緊了拳頭:「真他媽作孽!」

黑沖著羅非等人道:「今天的事如果我和白泄露出去哪怕一個字,我們不得好死!這一點,也請羅非大哥和月姐放心!我們姐倆的命都是大姐的!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大姐的事情!」

羅非望著崔琳娜,不由微微點頭:「這倆心腹不錯。

崔琳娜道:「她們都是孤兒,曾經和我一起,在南美分部共事。我曾經是她們的教官。」

黑說道:「我是姐姐,白是妹妹。我們是雙胞胎。那些年,是大姐一直在教我們。如果沒有大姐,我們倆活不到今天的。」

月亮輕哼道:「雷現在有很多事情也開始瞞著我了。我竟不知道他派了黑白來殺你。」

羅非搖了搖頭:「估計不是老狗的主意,應該是老狗故意接了任務的。如果不出我的意料。他應該黑了兩個小丫頭至少99%的傭金。」

黑白頓時大驚失色。

黑問道:「難道說,大哥的價格至少是10億華夏幣?」

崔琳娜冷笑道:「泰倫德在圈內的價格都有5億米刀,羅非把泰倫德打成了重傷,你覺得他不值10億華夏幣嗎?還有火拳,也至少價值3億米刀。你們不知道泰倫德是被小非打敗的,總知道火拳是被他收服的吧?既然這樣,怎麼還像沒頭蒼蠅一樣亂撞?」

黑白頓時無言以對。

羅非擺手道:「別罵她們了,她們肯定是被老狗忽悠了。」

「老狗……」黑臉色都變了,戰戰兢兢的說道。

崔琳娜不由嘆了口氣,再次彪悍的爆粗了:「馬勒戈壁的,老狗做的這叫什麼事?居然讓兩個小丫頭來送死!」

「我估計老狗是故意的。這倆丫頭如果真的幹掉我了,也就說明我沒有利用價值了。如果這倆丫頭沒有幹掉我。他也知道,我必然不會殺她們。所以,這倆人歸我了。」

黑和白又是激動,又是緊張。

白怯生生的問道:「大、大哥,我們以後真的可以跟你混嗎?」

「是啊,不願意嗎?」

「不!不!我們願意!」白一臉憧憬,「大姐說過,你是最好的男人,誰跟你混,誰有肉吃!」

黑沒好氣的瞪著白,說道:「怎麼這麼沒出息?」

「她沒說錯。」羅非道,「跟著我就是有肉吃。」

此時,月亮望著黑白,不由莞爾一笑道:「叫爸爸!」

羅非的嘴角頓時抽搐了:「姐,你夠了!」

……

凌晨時分,羅非突然醒了,隨後便睡不著了

透過崔琳娜和黑白,羅非才知道雷對待本部的成員還算仁慈。他對待南美分部的手段更為毒辣,根本讓人無法接受。

分部的成員都是從世界各地偷來、搶來、買來的孩子,弄到訓練營的時候只有最多只是十一二歲。他們進入南美分部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在含有輕微毒素的水裡浸泡三個小時。三個小時後,抽搐的、暈倒的、出現強烈反應的,全部殺死。

那些沒有任何毛病的,才被留下來接受進一步的訓練。而訓練他們的方式和本部並不完全一致。比如黑白就是比較典型的例子。她們的雙手幾乎每天都要在特殊的藥水中浸泡,長久之後便鍛煉成了現在的樣子。

因為兩姐妹都是左撇子,所以左手威力更大。

羅非剛才在檢查兩姐妹雙手的時候,發現她們中毒很深,這便是長期浸泡藥水的結果。而且,如果再這樣繼續下去,兩姐妹活不過二十五歲。

雷的兇殘,讓羅非對他在仇恨的同時,也更加鄙夷。

「老狗必須死。」羅非再次嚴肅的說道。

……

清晨,當羅非恍恍惚惚的睜開眼睛的時候,只感覺自己懷裡一陣溫暖。

羅非又閉上了眼睛,如同夢遊一般的把對方抱緊,繼而逆襲……

「牲口,誰讓你……唔!」懷裡的伊人還沒來得及多爆兩句粗口,嘴巴已經說不了一句話了。

天狼,正在肆無忌憚的覓食。

然而,獵物卻並不甘心,繼而輾轉反側,展開了瘋狂的反撲!然而,被鎮壓!再反撲,再被鎮壓……周而復始……

「羅非,你個混蛋!你有種殺了我!你不殺了我,我今天就宰了你!」

「呵,又說大話的本事,不如老老實實待著!」

「我才不會老實!看我怎麼收拾你!」

……

一個小時後,崔琳娜如同敗軍之將一般,差點爬著出了羅非的房間。臨走之前,還氣呼呼的扭過頭,沖著羅非豎起了中指:「你個混蛋!我恨你!」

「呵,大姐常來光顧哦!」羅非邪魅的壞笑。

崔琳娜剛走回自己的房間不久,羅非正要關門的時候,一隻修長的手已經按住了房門:「哼!」

羅非定睛一看,頓時一陣尷尬:「月姐。」

月亮也不說話,只是沖著他一陣冷笑:「我知道的太多了。」

羅非不由閉上了眼睛:「我從不會說後悔。」

「那就別說了。」月亮走進了房間,繼而擁入了他的懷中。

「月姐,對……」

羅非還沒說完,月亮已經伸出了手捂住了他的嘴:「不用道歉,我和妹妹已經深談過了很久了。」

羅非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