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八十六章 嚇破膽的陳科

第二百八十六章 嚇破膽的陳科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客廳里陷入了短時間的沉寂。

許久之後,黑強壓著怒火問道:「哥,是不是這位姐姐不太待見我們?要是這樣的話,那我們還是算了吧!」

羅非卻搖了搖頭,道:「不,她是生我的氣了。」

林倩還是沒說話,但是目光閃爍,顯然也是認同了。

月亮望著羅非,不由輕嘆道:「自己惹的禍自己扛。」

羅非輕哼道:「不慣這臭毛病,我還有事,今天飛意國。」

羅非說完,便轉身走上了樓。

沒多久,羅非拎著行李箱,走下來,沖著崔琳娜說道:「老崔,跟我飛一趟意國!」

崔琳娜不由一愣:「現在走?」

「對,立刻馬上!」

「哦!」崔琳娜知道羅非的情緒正在火山口,此時不敢廢話,趕緊跟著羅非一起走了出去。

羅非剛出門,林倩不由嘆了口氣:「臭壞蛋!」

月亮淡淡一笑,道:「你們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

林倩愣住了:「姐,我們犯了什麼錯誤?」

「你們自以為很了解羅非,其實你們根本不了解他。」月亮道,「有些事,自己慢慢琢磨吧!」

月亮說完便上樓了。

不過,她一邊走,一邊笑,不由豎起了大拇指:小倩,換在平時你早委屈的哭了,今天不錯,表現的比較成熟。

月亮很快便叩開了白凝霜的房門。

此時,白凝霜淚眼朦朧的站在了門口,正撅著嘴呢:「月姐,非哥是不是走了?」

「是啊,走了。」月亮笑道,「不走等什麼?氣氛都那麼尷尬了?」

「月姐,我不是針對非哥,真的不是!我只是,捨不得……和他分開。」白凝霜哽咽道。

「那為什麼不直接一點?」月亮笑道,「平常那股開門見山,喊打喊殺的勁呢?」

「我……」白凝霜一時間無言以對。

「等他回來吧。」月亮道,「當然,他如果不回來,你們應該知道要怎麼做!」

……

當夜,羅非和崔琳娜仍舊在天上飛的時候,林倩和白凝霜已經困極了,早已經睡死了過去。

今天白天,兩個人忙活了整整一天,晚上又促膝長談到了11點,早就累極了。

而此時,黑和白卻叩響了月亮的房門。

月亮打開門的時候,看見黑和白已經換上了夜行服,裝束十分整齊。月亮不由一愣:「你們去幹什麼?」

「姐,我們去做該做的事情。」黑不假思索道。

月亮何其聰明,一下子就明白了。她微微一笑道:「修養真好,還知道跟我打招呼……去吧,不過切記,不要亂殺無辜,擒賊先擒王。這是小非喜歡的套路。」

「嗯!知道了!」黑和白深深點頭。

……

今夜,像極了永夜,天黑得伸手不見五指,甚至連路燈的光芒都被黑色的夜空遮掩住了。

而此時,黑和白,如同兩隻靈貓,迅捷無比的跨越了台江一個高級別墅小區的圍牆。

此時,白壓低了聲音說道:「姐,非哥像爸爸。」

黑不由撲哧一笑:「好奇怪的比喻。」

「呃,也許吧!」白說道。

「是啊,他改變了咱們做事的套路。以前,咱們都是一個也不放過的。」

「不,我指的是。非哥對咱們很細緻,也很有愛心,他居然主動幫咱們去聯繫毒狼找解藥。毒狼的臉臭臭的,居然那麼聽他的。」

「一物降一物。聽大姐說,非哥已經被毒狼洗白成自己人了。」

「呃,原來如此。」

黑和白說話間已經來到了一樁巨大的別墅門口。

此時,別墅里的燈還亮著。特別是客廳里,燈火通明。

……

「***,怎麼那倆傢伙動作那麼慢!羅非還沒搞定?」陳科抓起了酒杯,煩躁的喝掉了杯中酒,結果一口嗆到了,不停地咳嗽起來。

「稍安勿躁,我都不急,你著什麼急!」林劍淡然一笑,「黑白雙煞我聽說過,的確是殺手界中的高手。處理掉羅非應該不成問題。她們的手段……比較高明。」

「對了,你見過黑白雙煞長什麼樣子嗎?」陳科問道。

林劍搖了搖頭,道:「我甚至都不知道這倆人是男是女!」

一旁正在服侍二人喝酒的李林也點了點頭,道:「是啊。這倆人非常神秘,一般想找到她們,都是先找到她們的聯繫人的。這麼複雜的工序,也說明了兩個人的價值。還有,兩個人出道五年,沒有失敗紀錄,這一點,業內也有證明。」

「所以說,羅非是死定了。陳科兄弟,你的心腹都不著急,你著什麼急?」林劍大笑道。

「是啊,我不著急了!咱們慢慢等待!」陳科端起了酒杯。

這一刻,李林非常有眼色,立刻走過去給他倒上了一杯紅酒。

陳科晃了晃杯中酒後,不由微微一笑道:「我現在只想一件事,那就是立刻把那兩個小娘們弄到手,好好的過過癮!呵呵,兩雙大長腿,太刺激了!」

「哈哈哈!」林劍也笑了。

就在此時,別墅里所有的燈突然間滅了,整個別墅一片漆黑。

陳科一下子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厲聲道:「***!怎麼回事?老陳,你死哪去了?怎麼燈滅來了!」

別墅內外,人影攢動,但陳科聽不到管家老陳的回應聲。而且……

「其他人呢?都他媽……」陳科沒說完,只感覺一陣冷風突然間從他的身後襲來。

此時,陳科發現自己的眼前,有兩個人突然間倒在了地上,

然而,因為房間里過於黑暗,他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