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八十九章 那就用趙剛啊!

第二百八十九章 那就用趙剛啊!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就在羅非和趙剛坐在飯廳里熱情洋溢的吃著早餐的時候,黑龍急匆匆的叩開了龍王的房門。

此時,只是意國時間的凌晨3點半。

不過,龍王已經睡意全無,連忙問道:「是不是天狼有消息了?」

黑龍的臉都已經羞紅了,鬱悶的點了點頭:「是!老大,是我無能,調查了這麼多天才調查到他的消息。」

龍王嘆道:「今非昔比了。就算是在天狼退役前,狼團最鼎盛時期,也頂多和咱們平起平坐。另外咱們還有鷹團那樣的強力夥伴。可再看現在,還怎麼跟人家狼團比啊!就連咱們最牛的信息網都要幾天才能搜尋到天狼的蹤跡!」

「老大,不要難過!兄弟們會努力的!」黑龍攥緊了拳頭說道。

「光努力是不夠的,關鍵是得有方式方法。可咱們現在最缺少的就是方式方法。」龍王道,「我必須自我檢討了,都是我的錯,是我沒有努力去鑽研自己的飯碗子!」

「老大,那現在咱們該怎麼辦?」黑龍焦急的問道。

「天狼現在人在哪?」龍王反問了一句。

「天狼在天海的天虹足球場。」

龍王頓時豁然開朗:「我知道了,他還會回意國的,不要著急了!慢慢等待吧!」

……

當天晚上,羅非請趙剛和他的父母見了面。眾人一起吃了頓飯。羅非發現,趙剛的父母是非常有涵養的人,而且十分有見識。父親以前還是一位退役的足球運動員,是他多年來一直支持自己的兒子。如果這一次趙剛的轉會沒有成功,父親的想法就是賣掉自己的房子,資助兒子自費出國踢球。

不過,羅非也有點小小的鬱悶。因為在席間,趙剛的父母並沒有把趙剛的身世之類的事情說出來,哪怕一句都沒有。

飯後,羅非帶著莎蓮娜一起回到了自己在天海的居所。

莎蓮娜並不是第一次和林若心見面了,兩個人很熱情的聊了半天。

晚間,林若心等人一起叩開了羅非的房門。

羅非看到五個美女都站在門口,不由搖了搖頭。

李晶頓時有些著急了:「不是嗎?」

張曉青失落的說道:「看來不是。」

慕成楓和甘甜沒有說話,但臉色並不好看。

「羅非,不順利嗎?」林若心問道。

羅非深深點頭:「對,特別不順,人家的父母隻字未提孤兒院的事情。」

此時,李晶的眼裡已經噙著淚了。

羅非看到這情形,頓時忍不住笑出了聲:「好吧,我沒逗你們玩。趙叔叔和趙阿姨的確什麼都沒說。但是,我卻已經弄來了趙剛一家人毛髮和唾液,幾個小時後就能得到結果了。」

李晶這才轉悲為喜:「這麼說,還有戲?」

羅非點了點頭:「我個人覺得,有戲。」

……

時間,不知不覺過了三天。趙剛一家人辦好了一切出國手續後,跟著羅非等人一起離開了天海,直奔意國。

不得不說,這些年來,趙父一直都是用訓練專業的歐洲運動員的方式訓練自己的兒子的,所以兒子的身體素質已經達到了驚人的水平,而且,適應能力也非常強。

趙剛剛到意國,莎蓮娜立刻幫他一家人安排了住處。隨後,按照羅非的建議,莎蓮娜只是安排了當地的幾家媒體和趙剛進行了互動,甚至都拒絕了來自華夏的新聞媒介的採訪。

羅非很清楚趙剛需要什麼,不需要什麼。他現在需要的是心平氣和的繼續自己的事業,而不是高調的閃耀在鎂光燈前。

趙剛自己也是個很低調的人,到了意國的第二天,就回來了足球場上參與訓練。並且,他第一天就和球隊里的大牌們打成了一片。理由很簡單,他本人精通意語、西語、英語……

很快,趙剛的第一個比賽日臨近了。

周三,歐聯杯半決賽,弗蘭隊對陣來自西國的勁旅塞維隊。

晚上8點,羅非在貴賓席接了一個電話。

「喂,我是羅天。」

聽筒里是個聲音低沉而冷傲,顯然是龍王的聲音。

羅非淡淡一笑道:「有什麼事等比賽結束再說吧,我現在正在紫百合球場。」

「好。」龍王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此時,羅非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然的笑容:「呵,還是那副臭德性。」

羅非的身旁,一左一右坐著甘甜和慕成楓,此時,她們的關注點完全在比賽中。

林若心坐在了羅非的身後,看到羅非掛斷了電話,這才問道:「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

「是。比賽後我要見一個朋友,談些跟生意無關的事情。」羅非道。

「嗯,小心點。」林若心無意的說了一句。

「知道了。」

「不好辦啊!非哥。」此時,坐在羅非身旁的甘甜撅著小嘴道,「首回合被塞維隊修理了一個3比0,這場比賽不好踢啊!」

李晶問道:「怎樣才能贏?」

「凈勝3球以上。」羅非應道,「如果是3比0贏,就要踢加時賽。不過,對方不能進球。」

「為什麼?」

「雙方進球數相同的情況下,對方的客場進球要被乘以2。」

「好不公平啊!」

「不,這就是足球。」

羅非剛說完,眾人的目光便聚焦在了球場的運動員甬道外。此時,兩個隊的主力隊員已經走出了甬道。

「哎!怎麼回事?怎麼沒有趙剛?」李晶氣呼呼的說道,「教練到底在搞什麼鬼?」

羅非淡淡一笑道:「呵,該考慮換個主教練了。」

眾人頓時一陣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