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九十二章 張靈舞

第二百九十二章 張靈舞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時間接近中午,羅非剛放下手裡的活,活動了一下身體,門就不由自主的打開了。

這時,白凝霜走了進來,順勢關上了門:「嘿嘿,爸比!」

「滾!」羅非一臉嚴肅,「死丫頭,誰讓你們來總公司胡鬧的?放著南部大區總裁和副總裁不做,來這裡給我當助理,玩呢?」

白凝霜輕笑道:「切,反正來都來了。爸比你轟都轟不走?」

「還有,林叔居然也同意了!」

「沒辦法不同意,因為我們遞交調職報告的時候,也遞交了辭職信。不同意,就辭職!然後去非凡天海分公司面試業務員!」白凝霜笑意更濃了。

「不對,這情況不對。這不是你們倆的套路!」羅非步步緊逼。

「你、你要幹嘛?」白凝霜嚇了一跳,不由連連後退。

「死丫頭,告訴我!誰教你們的!」羅非冷笑道。

「呃,我不會告訴你,是月姐教的!」

羅非頓時感覺到了一陣無奈:呵,老流氓,你教孩子們點好事行不行啊?怎麼專教這種招式啊!

然而,就在羅非一陣胡思亂想的時候,白凝霜卻不知不覺的貼近了他的臉,繼而……

羅非很快感受到了一陣灼熱和甘甜!

身材高挑的好處很多,一米七六的白凝霜根本不用踮起腳尖,一雙高跟鞋攜高個的優勢,便瞬間逆襲了羅非!

不等羅非推開她,她便緊緊地摟住了羅非。

壞了,這丫頭徹底壞掉了!羅非咬牙切齒,肯定又是老流氓教的!

……

許久之後,白凝霜終於惡狠狠地鬆開了羅非,氣哼哼道:「我就這樣!以後也這樣了!」

「凝霜,別在我這條路上越陷越深。」羅非道,「我不是什麼好人。你跟我在一起,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那總比一個人空虛寂寞冷要好!」白凝霜攥緊了拳頭,甚至有些憤怒的說道,「非哥,你知道沒人疼愛是什麼滋味嗎?你知道這麼多年一來,一直都是我和小倩互相取暖又是什麼滋味嗎?你知道突然間有一個男人對我那麼好,不求任何回報,又是什麼滋味嗎?你……懂女人嗎?」

白凝霜一連串的發問,讓羅非眉頭緊皺:「死丫頭,別怪我給你發好人卡。」

「那你隨便吧。反正,我愛你……你要是捨得發,你就發吧!你要是不捨得,我早晚吃掉你!」

羅非又一次感覺到了寒冬來襲,心頭一陣冰涼:「看來,我今天回家得和某人打一架了。都是她把你們教壞了。」

「哥,你別和月姐打架了。我只想說,作為一個女人,她太懂得該如何生活了!也太懂得如何教會女人做女人了!」白凝霜認真的說道,「你真的以為所有的女人都喜歡錢和地位嗎?你錯了!我們放棄大區總裁不做,就是希望有個知冷知熱的男人疼我們。」

羅非第一次感覺自己啞口無言了。從事危險而特殊的僱傭兵行業這麼多年來,羅非直面過至少30次熱情洋溢的表白,且對方都是絕色無雙的美女。但不管多麼熱情,多麼**,最終都不如白凝霜的分毫。

甚至,她讓羅非想起了李晶。理由很簡單,因為這種感情之中不摻一點雜質,是很純粹的感情。

羅非不由輕嘆道:「幫我叫飯,我餓了。還有,中午陪我一起吃飯。」

「嗯!」白凝霜甜甜一笑,「哥,那你接受我了?」

「凝霜,我欣賞你的勇氣,也欣賞你的智慧。所以,暫時不發卡給你了。不過……」羅非冷笑道,「別得寸進尺!」

「那你左右不了我。」白凝霜捧著下巴說道,「爸比,你捨不得我傷害我,我就是利用這一點在攻擊你!呵呵,有本事你咬我啊!」

……

羅非很想回家後就「幹掉」月亮,可是到了下午,隨著一個電話打過來,他的計劃泡湯了。

天海市赫赫有名的大富豪李嘉文親自打來電話發出了邀請,請他晚上去紅森會所吃飯,而且,只是單獨請他一人。

李嘉文和羅非有過數面之緣,雖然並不是生意夥伴,但對羅非十分欣賞。在天海,他屬於那種誰都不得罪的中立者。

羅非沒有拒絕,爽快的答應了。

下午下班,羅非開著車,一人前往了紅森會所。

紅森會所坐落在天海的海東商務區內,別緻而莊重,是天海的頂級私人會所,平時並不招待外來人。就算是有錢人來到這裡,也要持卡進入,否則只能等待主人家邀請。

當羅非的阿斯頓?馬丁停靠在了停車位中的時候,無意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這人比他略微矮了一點,穿著一身筆挺的白色阿瑪尼,正跟著一個身材高挑而火辣的美女一起會所內。

那美女長得頗為嫵媚,神采飛揚,凹凸而飽滿的身材令人神往,年紀在二十歲出頭。

羅非淡淡一笑:呵,陸晨也來了。

此時,陸晨的對面傳來了一陣娘里娘氣的笑聲,一人快步從不遠處走來:「哈!晨哥!」

陸晨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連忙迎了過去:「阿森,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通知我一聲。」

來人正是丁士森,丁進的兒子。

丁士森賊眉鼠眼的四處掃,本來把目光已經落在了陸晨身邊身穿白色深V晚禮服的美女身上了,可是餘光一掃看到羅非的時候,頓時陰陽怪氣的說道:「哎!晨哥,你說李先生怎麼什麼阿貓阿狗都請啊!」

陸晨和丁士森從小玩到大,可謂臭味相投,他頓時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不由自主的回過頭掃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