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零三章 他為什麼會幫我?

第三百零三章 他為什麼會幫我?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隨後,羅非來到了人比較多的賭局前,這裡有麻將桌、撲克牌桌。

羅非的目光又落在了秦霏雨身上的身上。

秦霏雨故意問道:「羅先森,如果我贏了。除了還給你本錢之外,還需要交學費么?」

羅非很邪惡:「不用了,賭債肉償好了!」

秦霏雨笑道:「好哦好哦!!」

「小雨,你的節操在哪?」

「這不掉了一地嗎?嘿嘿嘿。」

秦霏雨說完,便坐在了賭桌前。不大一會兒功夫,兩個凸肚謝頂的法國男人走了過來,主動搭訕:「小姐,一個人嗎?」

可是還沒說上兩句,秦霏雨就冷笑著用法語回應道:「要麼打牌,要麼走人!姐姐我有凱子了,不需要你們這種中年大叔的撫慰!凱子,過來!」

羅非氣勢洶洶的走到了秦霏雨的身後,攥緊了拳頭:「老鬼們,欠揍是吧?」

兩個法國大叔頓時嚇得屁滾尿流的跑遠了。

羅非和秦霏雨頓時捧腹大笑。

相比之下,賭場的服務生很有眼力,很快拿了一個椅子,讓羅非也坐了下來,圍觀秦霏雨打牌。

不過,就在秦霏雨要打第一把牌的時候,羅非突然間看到了一個十分熟悉的身影,他頓時嘴角微微勾起了一個弧度。

秦霏雨看到羅非表情不對,便沒有下注,而是問道:「哥哥,你看什麼呢?」

羅非低聲道:「看美女。」

羅非的聲音和往常不同,人小鬼大的秦霏雨一下子就聽了出來,頓時壓低了聲音問道:「看見誰了?」

羅非說道:「一個老朋友,你可能會認識。」

跟著羅非混了許久,秦霏雨也了解了羅非的秉性,又問了一句:「我要不要跟著你過去打個招呼?」

羅非不假思索:「你也過來吧。」

羅非很快和秦霏雨消失在了人群中,直奔那個倩影走去。

那是一個漂亮女生,額頭前留著齊劉海,身後的頭髮直垂腰間,她個頭很高挑,身材火辣勁爆,長相也甜美可人。

這樣的一個女生,站在一群賭徒的中心,本來是可以成為焦點的。可是非常奇怪的是,她的周圍沒有多少人,只有幾個身穿黑衣的保鏢如影隨形。

今天,她的運氣很不好,輪盤已經連續輸了十幾把,每一把下注都是兩百多萬,十幾把下來,輸了好幾千萬。她的臉色也不太好看,似乎有很重的心事。

羅非悄無聲息的從側面走到了她身後的時候,不偏不倚趕上她贏了這一局,但是贏得的籌碼,也僅僅是四十萬而已。

此時,羅非已經拍了其中一個保鏢的肩膀,用熟練的棒國語沖著保鏢說道:「朴步成,你還活著?」

朴步成的右手還帶著夾板,他看了羅非一眼,頓時嚇得面如土色:「啊!你是?」

朴步成是棒國張氏集團二小姐的保鏢,既然他出現在這裡,那麼那個賭錢的女孩子是誰,昭然若揭。

張靈舞也聽到了羅非的聲音,一回頭,頓時大喜過望,趕緊走過去鞠躬道:「羅先生?秦小姐?你們怎麼在這?」

秦霏雨也是一愣:「張小姐?」

羅非笑道:「小賭娛情,我們過來玩玩的。怎麼,你這麼好雅興,也過來玩?」

張靈舞的臉色一陣黯然:「這個……」

羅非笑道:「邊賭邊說吧!」

「好。」

張靈舞在羅非面前不能丟面子,趕緊讓朴步成兌了一百萬籌碼,給羅非拿了過來。

羅非雖然是賭壇高手,卻並沒有直接參賭,而是沖著張靈舞打趣道:「這樣吧,贏了請我吃頓飯。輸了籌碼算你的,怎麼樣?」

張靈舞抿嘴一笑:「那不行,你贏了就把籌碼拿人就是了!」

「這可不行,這樣壞了我的規矩。」

秦霏雨基本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了,於是只能乖乖的當一個好觀眾。

很快,新的一輪開始了。羅非並沒有立刻上手,而是看著張靈舞一點點的輸掉了自己手頭的籌碼,看得差不多之後,他把自己的籌碼交給了張靈舞:「我不賭,我指點你好了。」

張靈舞不敢小瞧羅非,畢竟她知道羅非的一些偉大事迹。只不過,羅非這個高手真的能行嗎?

羅非剛一上手,便說道:「3點,我下注100萬!」

這個舉動,讓張靈舞和他的屬下都驚呆了,甚至朴步成都有點忍不住了:「羅先生,這是不是……」

張靈舞雖然心中一驚,卻仍舊呵斥道:「你話太多了!賭多少,羅先生說了算!」

朴步成頓時閉嘴了。

羅非也不著急,只看著輪盤飛速旋轉。

輪盤上面的彈珠比較規律的滾動著,這一刻,也撩撥著眾人的心弦。羅非不慌不忙的從口袋裡拿出了口香糖,,輕描淡寫的嚼了起來。

而這一瞬間,輪盤也停了下來,不偏不倚,真的停在了3點上!

一時間,張靈舞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喜悅。

這一局下來,按照賠率,張靈舞收回了900百萬的本金。

張靈舞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喜色:看來,他真是高手,他不是蒙的,是根據概率推算出來的!

一旁的朴步成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再也不敢吐槽了。

此時,羅非沖著開輪盤的荷官說道:「900萬,九九高升!」

張靈舞立刻照做了。

負責開輪盤的荷官不由淡淡一笑,暗道:我不信你能這麼邪乎!

輪盤的彈珠再次轉動起來,它不停地滾動,滾動……最終,終於心甘情願的停在了19點上!

此時,荷官的臉色都變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