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零四章 開膛手傑克

第三百零四章 開膛手傑克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蒙特賭場的VIP區內。

羅非和秦霏雨觀望了許久之後,最終找了一張都是五十多歲中年人坐的桌子。

羅非之所以坐在這裡,是因為他從兩個人的舉手投足之中,就能看出這倆人是絲毫不差錢的大豪客。

這倆人看到了羅非和秦霏雨的時候,不由冷笑了一聲。

其中一個禿頂男人不屑的說道:「小朋友,你們來錯地方了。這裡一把最低100萬起。」

秦霏雨冷冷一笑,很隨意的拿出了幾十張100萬的黑色籌碼,道:「夠不夠,兩位大叔?」

一時間,兩個中年人眼中的鄙夷之色倒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絲陰暗。

禿頂男人說道:「來,坐吧!不過我有言在先,我可是不屑於贏你這種小女孩的。如果你輸光了,你可不要哭啊!」

秦霏雨輕哼道:「讓我哭?呵呵,恐怕你做不到!廢話少說,開始吧!」

……

人到齊了,荷官也開始發牌了。

只是,戰局很焦灼。

一開始,兩個中年人的運氣非常不錯,接連獲勝,秦霏雨手中驚人的籌碼沒多久就輸得只剩下了1000多萬。

羅非一直都在看,但一直沒有說話。

禿頂男人不由冷笑道:「呵,不行了吧?小丫頭!要不要再續點籌碼,再戰一場?」

另一個胖傢伙也調侃道:「要不,讓你身旁的這位帥哥替你賭?」

關鍵時刻,秦霏雨倒是面不改色:「呵,不用!他只是我的參謀而已!」

秦霏雨的這句話頗有些玄機。

很快,在羅非的參謀下,秦霏雨使用了羅非曾經和山本直泰戰鬥的時候用過的詐牌戰術。連續逼得對方棄牌四次,把籌碼追加到了三千萬!

隨後,秦霏雨又是一局三張一對,完成翻盤。緊接著,她欲罷不能,順子、同色,先後出現。

搏殺了將近半個小時之後,死胖子輸光了,只能鬱悶的退出了戰鬥。

而禿頂男人則只剩下了最後一個人死撐著局面,此時,他只剩下了5000萬籌碼

現在,秦霏雨的手中,三張A,一根K,對方則是三條Q,一條J,都有機會湊足四張。

「梭了!」秦霏雨不給對方機會,直接梭了這一把。

禿頂男人怎肯放過這個機會,頓時冷笑道:「小丫頭,你要為你的衝動付出代價的!」

禿頂說完剛要動手。而此時,他的身後卻走來一人,一把握住了對方的手腕:「哦,親愛的喬治,不要這麼衝動!」

來人,金髮碧眼,身材高大,看上去非常帥。他的一雙藍色眼睛上下打量著羅非,露出了一絲猥瑣的笑容。

名叫約翰禿頂男人看到他之後,不由怒道:「用不著你管,你個混小子給我滾一邊去!我跟了!」

羅非不由攤攤手道:「你只有5000萬,跟不起。」

這人暴怒,立刻讓身邊的副手拿出了一張銀行本票:「這裡是一億五千歐的本票!我有什麼跟不起的!」

金髮碧眼的帥哥鬱悶不已道:「為什麼不聽我的呢,約翰?你打不過這傢伙的,趕緊投降吧!別把自己的老底兒都輸進去!」

但是,老約翰可不聽他的,愣是沖著副手說道:「去,給這位小姐驗一下!」

秦霏雨頗有賭神風範,不由站起身道:「好啊,那就封牌吧!」

……

蒙特賭場里為賭客們配備了這種專業人士,結果輕輕鬆鬆就驗出了這張本票的真實性。

於是,雙方休息了片刻後,很快又開牌了。

老約翰握緊了手中的牌,狠狠摔在了桌子上:「下牛,我4張皮蛋!我就不信你是4個A!」

這一刻,金髮帥哥已經捂住了臉:「抱歉哈……」

老約翰輕哼道:「傑克,不要以為你是什麼高手,我就會聽你的!在我眼裡,你就算個屁,老老實實滾回你的拉斯維加斯吧!」

金髮帥哥無奈的坐在了不遠處的椅子上,道:「唉,好傷心啊!」

羅非幫秦霏雨拿著最後一張牌,也露出了一絲悲愴的神情:「小妞,這個傢伙真不是東西,我怎麼就那麼討厭他呢!」

秦霏雨沒好氣道:「你討厭人家幹嘛,人家一來,你贏了一張本票,還想怎樣?」

說著,秦霏雨一把搶過了羅非手中的牌,平平整整的拍在了桌子上!

最後一張牌……

紅心A!

如此一來,秦霏雨湊足了四張A,妥妥贏了4個Q

約翰氣得心臟病都要發作了,怒目瞪著那金髮帥哥,可是卻發現他早就不知所蹤了。

而與此同時,秦霏雨桌面上接過了這張本票,輕吻了一口,道:「多謝了,約翰蜀黍。」

此時,賭場的時鐘上,時針剛好落在12點上。

……

當羅非和秦霏雨走出賭場的時候,等待了許久的張靈舞趕忙走了過來。

此時,羅非將一張價值五億的銀行本票遞給了她:「不好意思,結算的時候耽誤了一些時間。這裡是5億。」

張靈舞的表情近乎獃滯了:「你真的做到了?羅先生,我……我真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你了!」

「不用謝我。該拿的分紅我一分不少。」羅非悠悠一笑,神情的望了一眼身邊的小美女

張靈舞緊握著本票,居然喜極而泣:「羅先生,這是我的救命錢!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了。」

羅非嘆道:「怎麼最近這麼缺錢,前不久還信誓旦旦要給我開一億年薪了嗎?」

張靈舞哽咽道:「沒辦法,此一時彼一時。不過。如果我贏了和姐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