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零六章 死罪可免,活罪難饒

第三百零六章 死罪可免,活罪難饒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故作無奈道:「不認識啊!也許他們是附近的土著吧,刻意過來保境安民的!我想,這樣做應該很符合邏輯吧?再說了,這種產業也是也是蒙特的重要產業,保護納稅人的金錢不受到了任何損失,沒什麼錯吧?」

老何說不過羅非,只能狠狠給了他肩膀一拳:「你個臭小子,每次都有這麼多鬼花樣!不過這一次做的不錯,沒有任何人員受傷,全身而退!」

最終,老何高興的離開了,今天對於他來說,是一個非常高興的夜晚。

而對於傑克來說,則是有驚無險,滿載而歸。

羅非打開了卡車的後門,親手把傑克拽下了卡車。

此時的傑克,臉上沒有露出一絲表情,甚至看著羅非發獃。

這,都是裝出來的,傑克何其聰明,當然不會讓別人看出自己和羅非的關係。

崔琳娜的英語是非常好的,很快和他溝通了一下,告訴他,羅非是救了他的命的人。

傑克非常高興,拉住了羅非的手,說是要感謝他。

羅非也不客氣,沖著他一揮手:「感謝是肯定的,但是怎麼感謝,得有個具體說法吧?」

傑克伸出了手:「如果您不覺得時間太晚,我想請您去附近的咖啡廳喝一杯,您看如何?」

羅非深深點頭:「沒問題。」

此時,羅非也騰出了時間,走到了秦霏雨的面前。今天,秦霏雨和鳳團的幾位姐姐一起,參與了行動,而且發揮的很出色。

羅非走過去摸了摸小美女的臉蛋,隨後豎起了大拇指。

小美女則笑靨如花。

……

很快,羅非被傑克單獨叫走了,而傑克的律師則如影隨形。由此可見,這位律師和傑克的關係非同一般。

幾分鐘後,這三個人已經坐在了賭場附近的一家咖啡廳里。

此時,咖啡廳已經接近打烊的時間,看到他們進入之後,服務生關上了門,隨後在上面貼上了打烊的標誌。

他們坐了下來之後,羅非要了四杯咖啡。

而這一刻,傑克仍舊有些一頭霧水:「為什麼是四杯?」

羅非淡淡一笑:「還有一位重要客人要來。」

傑克眼珠一轉:「除了你之外,還有別的人救我的命嗎?」

羅非說道:「要不然,你以為你怎麼全身而退,今天阮天明可是派了上百人來殺你。」

開膛手傑克的強大,來自於他出神入化的賭術和一手飛牌技巧。據說單打獨鬥的時候,即便是功夫極高的人也無法靠近他五米之內,他的飛牌,力度之大,角度之刁,速度之快,足以斷金碎石。

可是,以一敵百,傑克做不到。

傑克知道,這一次是自己大意了,他高估了澳城這邊的保安系統,導致他根本沒帶多少保鏢來澳城賭場,就敢親自跟人上陣開賭。而且,他低估了阮天明的背景和手段。

於是,傑克無奈的攤攤手:「請把客人叫出來吧!」

話音剛落,從不遠處的一桌,突然走過來了一個身高有一米八左右,皮膚黝黑,長相十分硬朗的男人,他很快坐在了傑克的面前,伸出了手:「好久不見了,傑克。」

傑克一看這人,不由捂住了臉:「我的上帝,怎麼會是你,怎麼又會是你?」

這個男人,當然是洛雲天。

……

看到洛雲天,傑克當然頭疼。傑克是澳城一家大賭場最大的股東,而洛雲天之前一直都想以洛城的一處商業中心為代價,換取他的股票,從而得到那家澳城賭場的經營權。這個盤口,傑克雖然沒有太大賺頭,卻也不虧。

而洛雲天最近缺錢了。之所以這麼缺錢,也是因為拿出商業中心佔據了他的太多精力,讓他拿不出多餘的錢來。

「你們這麼會在蒙特,這裡可是法國啊!」傑克不解的問道。

洛雲天笑道:「我們連夜從荷國趕過來的。還有,我在蒙特當地也有一些人脈的。」

「唉,是我小瞧你們了!」傑克嘆了口氣後,便沖著自己身邊的女律師說道:「老丁,我實在不想看這個傢伙!明天一早,你拿著我的股權合同,和這傢伙交易吧!蒙特這個地方和澳城一樣不適合我,我以後也不會再來了!」

這一刻,洛雲天露出了一絲笑容:「多謝,合作愉快!」

傑克的目光落在了羅非身上:「還是感謝他吧,沒有他,你哪來的這個機會!」

洛雲天立刻撇清了自己和羅非的關係:「我們?我們只是生意上的合作夥伴。」

傑克深深點頭:「這樣最好,我可不希望我最好的兄弟沾染上你們的顏色!」

喝掉了這杯咖啡,丁律師親自送洛雲天從後門離開了,自己一時半刻也沒有進來,而是陪著洛雲天聊了幾句。

而這邊,傑克沒好氣的打量著羅非,突然間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紙牌,說著就要甩在羅非的臉上。

羅非毫不客氣,狼牙瞬間出鞘,同樣做出了要拋出去的姿態。

一時間,黑色雙瞳與碧藍色雙眸對峙,碰撞在了一起。

傑克冷冷道:「羅,我不喜歡你變成那樣!你應該知道,我的家人,都是被那樣的王八蛋殺死的!」

羅非指了指自己襯衣的顏色:「這是什麼顏色?」

傑克一眼望去,只見到了一抹純白:「你的意思是……」

「我早已讓他們變了顏色了。因為,我和你同樣厭惡那種顏色。」

傑克聽完,不住的搖頭:「我真是拿你沒有一點辦法!你這傢伙越來越神通廣大了!不管怎麼說,你今天救了我和老丁的命,我得感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