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一十一章 就說我離不開你!

第三百一十一章 就說我離不開你!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女人在三十歲之前果然不能餵飽。」許久之後,羅非一邊開著車,一邊感慨道,「下午一點多進山,現在都快日落西山了。」

秦霏雨翹著二郎腿,叼著一根狗尾巴草,一臉玩味的望著羅非道:「放心,我以後不會虧待你的。」

「怎麼這劇情有點怪?」

「嘿嘿嘿。」

羅非側目一看,秦霏雨仍舊是那個秦霏雨,似乎和當初並無兩樣。但是,小姑娘已經成長到像極了羅非,甚至成長為了羅非不希望看到的樣子。

羅非無奈之中,帶著對小姑娘的深深愧疚。

……

山南省陽城,思恩莊園。

這座以秦霏雨母親的名字命名的莊園十分巨大,是山南省最大的綠色莊園。

「呵,說出來誰都不信,做網路的居然也養牛養羊,而且還公然在網上做了自己的商城進行自營。」羅非笑道。

秦霏雨卻晃了晃手指,道:「不,以後不會再是自營了?」

「呃?那是……」羅非那麼聰明的人,都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的愚鈍,這一刻居然猜不透小美女到底在想什麼。

秦霏雨卻一把拉住了羅非的手,朝著前方走去:「走吧,去見爸爸!」

……

莊園的農場里,秦思成正在和自己的幾個高級助理喂牛餵羊。

「小雨說今天早一點回來,怎麼到現在還沒回?」秦思成不由眉頭一皺。

「秦董事長,會不會是大小姐的男朋友迷路了?」一個女助理笑問道。

秦思成頓時老臉一紅:「那傢伙……不是……呃,也是是迷路了吧,山南省的山路不好開。」

秦思成話音剛落,身後便傳來了秦霏雨歡快的聲音:「爸爸!爸爸!」

秦思成一回頭,只見一隻快樂的小鳥一下子撲到了他的懷裡。

這一刻,秦思成的一切憂慮都一掃而空了。他驚異的望著女兒,心中充滿了詫異:小雨從不會這樣,特別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難道說……

秦思成抬起頭,看到了不遠處的羅非。這一刻,兩個男人四目相對,羅非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輕描淡寫的歉意。

此時,秦思成什麼都明白了。

羅非走到了秦思成的身邊,一句話都沒說,但是頭已經慢慢地低了下來,像是做錯了事情的孩子。

秦思成不由嘆了口氣,他伸出手,摸了摸羅非的頭,道:「知道你們在澳國吃烤全羊可能要吃膩了。今天咱們改善一下伙食,嘗嘗我們山南的麵食吧!」

「好!」

「走了,小子,跟我去摘點水果。」

「好!」

秦思成這才放開了女兒,帶著羅非走向了不遠處。

秦霏雨剛要跟過去,就看到羅非沖著她搖了搖頭。

這,是專屬於兩個男人之間的故事。

……

山清水秀的莊園里,一切都是純綠色無污染,就算是蔬菜長得逗地方更大。

秦思成和羅非一邊摘著黃瓜,一邊說道:「我和你阿姨是兒時夥伴,從小就在一起玩。我小時候就愛著她,她也一直愛著我。我們倆屬於那種特別互補的。我年輕的時候脾氣很沖,她的脾氣一直很溫和。

我們從小學一起上到了初中,又從初中一起上到了高中。只是到了高中畢業的時候,她跟不上了。

我們異地了四年。當時她留在了山南省,就在這個山莊里。她家很有錢,是當地的土豪。而我家條件很一般。當時,他父親特別想把她嫁給一個門當戶對的人。但她一直不同意,甚至還和我私定終身。

我畢業後,沒日沒夜的工作,她也放下了家業,做起了我的賢內助。後來,未來老丈人終於妥協了,同意我們倆在一起了。不過,老丈人希望我能過來幫他經營莊園的生意。

我……沒有同意,因為我太過於執拗。我就在龍都,苦苦奮鬥了五年。這五年時間,我老婆給我生下了小雨,相夫教子,過得非常辛苦的日子。甚至還背著我,用自己的嫁妝錢給員工們發了獎金。

後來,思恩公司熬出了頭,上市後得到了很多筆融資,成為了華夏最有潛力的網路公司。那時候,我卻仍舊在忙,因為我要讓自己變得更有錢,讓女兒和老婆過得更好。

老婆當時為了給我減輕負擔,經常帶著小雨出去玩,替我帶著孩子去長見識。我本以為這是好事,可是沒想到……遇到了將近四年前的那一次空難。」

話盡於此,秦思成的眼眶已經潮濕……

羅非伸出手,微微的拍了拍秦思成的肩膀:「叔,別難過了。」

「不難過,是不可能的。老婆沒了,我的心也跟著死了。她去世後,我看了她的日記,也看到了她的最後心愿,那就是希望我能夠買下老丈人的山莊,好好經營。這樣也算是沒辜負老丈人的心愿。

我抱著日記,四天四夜沒有吃飯,把自己鎖在了房間里。老丈人哭著求我打開了門……後來,我買下了莊園,一直都在努力的經營。我當時本以為,我能夠彌補小雨失去媽媽的遺憾。可是我沒想到,在我老婆去世兩周年之後,老丈人也得了肺癌去世了。

從那一天開始,我絕望的發現,小雨的病似乎永遠都治不好了。直到,我遇到了你。」

「只是,我並不是天使,可能是魔鬼。」羅非說道。

「小雨不這麼想就行了。」秦思成道,「我是過來人,我也並不傻。我知道你羅非是個很有本事,很有抱負的人。但你也是個很危險的人。小雨跟著你,一直都很危險。可是,你的地獄,卻是她的天堂。」

「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