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一十六章 飛往東西省

第三百一十六章 飛往東西省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孫傲然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抓起了電話。當他看到屏幕上赫然而立「杜月明」三個大字的時候,頓時感覺自己抓到的就是一根救命稻草!

「我就說老杜一定會幫我!」孫傲然沖著自己身旁的小弟說道。現在,孫傲然身邊已經沒有心腹了。丁進長期告病,已經遠離了他的圈子,而陸晨雖然沒臉出面,但他的叔叔陸雲卻代替他和非凡集團和解了。而孫傲然自己那些不靠譜的親隨們則樹倒猢猻散,一個個都跑了。

孫傲然拿起了電話,興奮不已的問道:「老杜,你終於回來了。」

杜月明淡淡一笑:「我前幾天就已經回來了。我今天給你打電話,是要告訴你一件事的。」

「是好事,對嗎?」孫傲然急切的問道。

「對,是好事。」杜月明說道,「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幫你和非凡集團和解。」

杜月明話音剛落,孫傲然頓時感覺腦袋裡一片空白,似乎天塌了一般!

「杜月明,你他媽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那是我們的死敵!是死敵啊!你腦子是不是進水了?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孫傲然狂暴的吼道。

「老孫,我糾正一下。如果你繼續用這種眼光看問題的話,那非凡集團只能是你自己的敵人,而不是我的。我已經跟非凡集團的羅董事長聊過了,他給了我一條生路。現在咱們之中還沒有上岸的,恐怕只有你和丁進了。」

孫傲然暴跳如雷,大罵道:「滾!你們都他媽滾!你們慫,不敢和羅非硬碰硬,老子敢!只要老子還活著,絕對不會允許姓羅的在天海囂張,絕不!」

杜月明不由嘆了口氣,許久後,他才說道:「你真的不考慮了嗎?」

「不考慮!滾!」孫傲然聲嘶力竭的吼道。

杜月明冷冷道:「那你去死吧,沒人救得了你!」

杜月明旋即掛斷了電話。此時,他正在傲天大廈外的一輛黑色轎車裡。身旁,正坐著羅非。

杜月明嘆道:「羅董事長,你的海乃百川,終於還是被這廝辜負了。」

羅非淡然一笑:「其實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孫傲然這人太偏激,這種脾氣,不遇到強敵還好,遇到強敵太吃虧了。」

「唉,他的餘生,應該會很痛苦。」

羅非的眼神中閃爍出了一抹淡淡的詭異:「如果他還有餘生的話。」

……

「咔嚓!」傲天會所中一聲驚響,杜月明已經把自己的名牌手機摔得粉碎。

「姓羅的,姓杜的!你們一個都別想活!我要弄死你們!我要把你們一個個都弄死!」孫傲然睚眥欲裂的吼道。

而就在此時,門鈴,突然間響了。

「誰啊?」孫傲然怒而轉身,喝問道。

「老闆,是我,小趙!」門口傳來了傲天會所旗艦店副店長的聲音。現如今,他是為數不多肯留在會所中的人了。

孫傲然不由嘆了口氣:「患難見人心啊!進來吧小趙!」

此時,進來的不只是一個小趙,身後居然還跟著四個身穿制服的警察。

這一刻,孫傲然頓時癱軟在了地上。

小趙面露難色,道:「老闆,不好意思,這幾位警官要見您!」

此時,一個中年警官走上前,拿出了一張逮捕令,冰冷的說道:「孫傲然先生,您與兩樁食物中毒案,兩起違禁品案,一起買.兇殺人案,兩起兇殺案有關,這是逮捕令,麻煩您跟我們走一趟!」

孫傲然已經站不起來了,他口吐白沫,躺在地上哼哼:「羅非……我、我要殺了你,我……」

……

羅非被杜月明送到了非凡集團海東分公司的門口的時候,他和老杜不偏不倚看到了一個人。

這人看上去比過去蒼老了很多,頭髮近乎全白,正在並不寒冷的夏風中站立,卻全身都在發抖。

杜月明不由嘆了口氣:「早知現在,何必當初。羅董事長,我不想見到這個人,我能先走一步嗎?」

羅非點了點頭,順便拍了下杜月明的肩膀,道:「老杜,我明天要飛東北,天海的事情交給你了。」

「放心去吧!不出一個月,天海會變成清平盛世!」杜月明一字一頓的說道。

杜月明驅車而去,心情是萬般明媚的。而此時,站立在非凡分公司門口那人,雖然年紀還沒到七老八十的程度,卻如風燭殘年,早已沒有了往日的風采。

羅非從他的面前擦肩而過,仍舊是嘴角微揚,意氣風發的少年英雄。

而此時,那人連忙快走了幾步,攔在了羅非的面前,苦苦哀求道:「羅董事長!我知道錯了!求求你給老頭子一條活路吧!」

羅非望著這人,不由一陣慨嘆:「丁進,從香江到天海,我給了你多少機會?你這個牆頭草一直隨風搖擺,到現在,能到頭嗎?」

「我……我……羅董事長,能不能再給我最後一個機會!我、我真的知錯了!」丁進道,「我信佛!我願意用餘生吃齋念佛,一直為你和林若心董事長祈福!求求你!求求你放我一馬!」

羅非冷冷一笑道:「我不信佛,但我做善事。若心也不信佛,但若心也做善事。你信佛,你可曾做過一件善事?你信佛,只是為你自己作惡後找個心理安慰罷了。你如果真的做一件善事,讓我看到你的誠意。我想,我原諒不原諒你都無所謂,佛,會原諒你的。」

丁進聽到這,頓時豁然開朗,連連點頭道:「我會的!我會的!請你看我的表現!」

「請佛吧……」羅非念了念手中的大金剛手串,不由唏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