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二十四章 柳蘭的孿生姐姐—

第三百二十四章 柳蘭的孿生姐姐—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凶狼的表情瞬間凝固了。

此時,凶狼的右手已經掉落在地,手腕上的精鐵護手切口極為整齊。

羅非的右手中緊握著狼牙匕首,雖然沒有月光皎潔,這匕首仍舊閃爍出驚人的冷光。

凶狼還算是條硬漢,手臂斷掉都沒有慘叫一聲,只是大驚失色的問道:「匕首怎麼會這麼犀利?」

「好蠢的問題!這把匕首是以隕鐵鍛煉,加以神匠之血才造就的極品,你手臂上的破銅爛鐵怎麼夠看?」羅非冷冷道,「狂狼,我的刀還可以吧?」

凶狼的臉上冷汗淋漓,他壓根沒想到,羅非不但手刀兇悍,更是得到了那麼犀利的武器!

「天狼,別狂!」

對方話音剛落,羅非轉身而來,腳下的步伐更加詭譎!凶狼咬緊牙關,憤怒沖將上來。

而此時,羅非卻把狼牙入鞘,又一次揚起了手臂!

電光火石間,兩個人完成了第二回合的較量。

眨眼間,凶狼的表情突然間變得輕鬆了很多:「兩年不見,你還是這麼……牛逼。」

「死吧!」羅非已經回過頭,不再看他,轉身離去了。

「可是,你也別想全身而退……」凶狼的嘴角溢出了鮮血。

「那就讓他們來吧,來一個死一個。」羅非走遠了。

凶狼的脖頸處,一道驚心動魄的血口子出現,鮮血如火山般噴發。

死了。

這場戰鬥,不論戰果,還是時長,都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以為自己會以艱難的優勢戰勝羅非,可怎料,他卻在不到兩個回合之內被羅非斬殺!

其實,當羅非用手刀去硬接他第一招之後,勝負的天平已經傾向了他,當他的手臂被狼牙斬斷時,勝負已分。

……

「甜甜,你沒事吧?」羅非剛剛離開,便立刻給甘甜打了電話。

「我沒事啊,我在公司加班呢!」甘甜說道,「今天有點忙,我就不回去了。」

「你不用回去了,我現在陪你去加班!」羅非不假思索道。

「非哥,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甘甜問道。

「嗯,有幾個仇人又來找我了。」羅非道,「就是我跟你說過的狼王那伙人。」

甘甜頓時心頭一暖:「非哥,我不會有問題的。我怕你出事。」

「呵呵,傻丫頭。等我,想吃什麼夜宵,我給你帶過去。」

沒多久,羅非便來到了非凡集團吉春分公司。現在公司剛剛建立,甘甜自然很忙。

羅非和甘甜吃過夜宵後,便忙碌起來。正因為有了他,甘甜事半功倍。

到了後半夜,羅非摟著甘甜,相依相偎而睡。

……

幾天後,羅非被李文請入了總經理辦公室。

李文泡上了好茶後,便把一份文件放在了羅非的面前。

羅非問道:「這是哪家公司?」

李文笑道:「你一向快人快語,我也不跟你客套了。柳氏山莊,吉春的利稅大戶,最難搞定的一家公司,老付、麥琪和李妍連番轟炸都搞不定,你去試試看吧!興許你能行!」

羅非也並非無所不通,這家柳氏山莊,他並非很了解。

羅非拿起了文件,仔仔細細看了一番。結果只是看到了負責人的聯繫方式,卻並沒有看到負責人的照片資料。

負責人名叫柳玉。

「柳玉?」羅非陷入了沉思。

「柳玉是咱們吉春的大紅人,如果你能搞定她,整個吉春的市場也許能被咱們千秋葯業吃掉一半。」李文笑道。

羅非微微點了點頭,道:「我去試試看。」

羅非起身離開了。

就在羅非剛剛離開沒多久,衛生間的門開了,林俊從裡面走了出來。

「都聽到了?」李文笑問道。

「我都聽到了,李總。把這麼肥的蛋糕交給羅非,真的好啊?」李俊林問道。

「讓他去試試吧,談得下來,咱們吃肉,他喝湯。談不下來,咱們也沒什麼損失,對吧?」李文喝了一口茶,悠然的說道,「馨姐的意思是,給這傢伙一些甜頭的同時,也給這傢伙一些麻煩,不能讓這傢伙過得太舒服了。」

林俊笑道:「我懂了!」

「還有。老林你心胸放開一點,對他不用那麼忌憚。以後他和咱們,興許還是一路人呢!」

「對,對,您說的對!」

……

幾分鐘後,羅非開車上路。

在車上,他也通過思恩的語音百科系統料及了一下柳氏山莊的情況。這才知道,這家客戶非同凡響。而且,吉春的柳氏山莊,只是人家的一個分店而已。

吉春是旅遊城市,山莊坐落在長山腳下。長山物產豐富,是遊客們最喜歡來的地方。而作為這裡唯一的一家山莊酒店,柳氏山莊一大早就客似雲來,生意非同一般,而服務生們也更是招待的極為周到。

站在門口的兩個服務生妹子一看望著羅非,都是眼前一亮。

西裝革履的羅非拎著裝有筆記本的手包,走到兩人面前,很客氣的說道:「免貴姓羅,是來找陳經理談生意的。」

陳經理,是負責柳氏山莊對外的主管。

其中一個妹子臉色微紅,道:「陳經理還沒有來,不過您可以先和我們柳董事長聊一聊!」

「好的,麻煩美女帶路。」

「別客氣!」

……

在服務生美眉的引領下,羅非走進了飯店。

不得不說,這家山店的室內裝潢很有特點,八仙桌子太師椅,古香古色瓷杯碟,就連櫃檯都像極了古代的木頭櫃檯,甚至還放著一副算盤,一個藍皮賬本,很帶感。

羅非走到了後門,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