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狼戰狼王!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狼戰狼王!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不好意思,董事長,昨晚太忙了!」這人連連道歉。

「你呀,跟人家羅總約好了九點見面,你看現在都幾點了?」

「羅總?」這位仁兄望著羅非,又看了看錶,這才恍然大悟,連忙伸出雙手握住了羅非的手,「哎呀,對不住對不住!你就是千秋葯業的副總吧?」

這位仁兄,名叫陳健,是柳氏山莊的總經理,從年紀上看,他甚至比柳玉還要大上一點,但是從氣質上看,卻從裡到外透著一種不成熟。

但是,羅非卻從對方的不成熟中,看出了一絲異樣的東西……

……

離開了柳氏山莊,羅非直接回了公司。

雖然李文已經給他分配了辦公桌,但羅非還是不太習慣,仍舊坐在了回到了銷售二組。

回到了自己的部門,麥琪也是剛回來不久,羅非雖然從她的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上的變化,但是卻看出了她內心世界的鬱悶,她今天沒有簽成單子。

麥琪壓力很大,因為她近期要為升組長而努力。但業績卻成為了她的攔路虎。可以說,她最近遇到了銷售瓶頸。

羅非微微一笑,很快把剛剛簽下的一張藥品合同拿了出來,放在了她的面前。

麥琪一開始沒反應過來,可是仔仔細細看了幾眼之後,頓時吃驚不已。

這是柳氏山莊和千秋葯業簽的合同!但是合同的甲方署名卻並不是羅非,而是她麥琪!

麥琪頓時瞪大了眼睛:「小非,你……」

羅非卻沖著麥琪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噓,小聲點。既然是非法操作,那就不要出聲。」

麥琪只感覺自己的鼻樑一陣發酸,連忙說道:「小非,這是你辛辛苦苦談下來的。幹嘛要給我啊!」

羅非淡淡一笑道:「姐,你是個有能力的人,但是現在卡瓶頸了。這時候我不幫你,誰幫你?你不要固執己見了。我現在需要用你,立刻用你,你不能給我撂挑子,立刻給我上來!」

這是一張1000萬的合同單,有了這筆業務,麥琪可以直接晉陞到副總,甚至可以力壓林俊!而且,李文之前也說過,公司里還有一個副總的位置!

麥琪望著羅非,許久後才喃喃道:「你不只是對我好那麼簡單了……小非,你的地位遠遠比我高,甚至比李文都不知道高出多少,你幹嘛屈尊留在這上班啊!」

「為了玩死某些人。」羅非輕笑道,「還為了在玩死他們之後,把你們都帶走。」

麥琪頓悟。這時,她才拿過了合同,愛不釋手的摸了摸:「小非,我需要業績!我收下了!」

……

下班了,羅非來到了停車場,走到了自己的商務車面前的時候,他停住了片刻之後,他露出了一絲別人很難察覺的笑容。隨後,他打開了車門,走進了車內。

車子很快啟動了,緩緩的開了出去。

這一路上,羅非的車速一直很慢,保持在了四十邁左右。當他開到了靠近郊區的位置,猛然間踩了一把油門,把車速提升到了一百二十邁。

「狼王,出來吧,不要藏了。」

羅非話音剛落,一把血色匕首已經橫在了他的脖頸上,匕首的刀柄上鑲滿了猙獰的狼牙,而匕首的刀身森冷,散發著攝人心魄的光芒。

「天狼,我是來找你報仇的!」

這是一把做工精良的彎刀,由精鐵打造,匕首上的牙齒皆是狼牙。匕首極為鋒利,見血封喉。

儘管彎刀橫在了羅非的脖子上,他本人卻連眼皮都不眨,似乎對這種危險的情況司空見慣了:「我知道你會找來的,只是沒想到來的這麼晚。」

羅非的身後,一個身姿矯捷的男人以驚人的速度躥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刀子卻仍舊橫在羅非的脖頸上。

這個男人,個頭不高,身材很瘦卻很健碩,年齡在三十歲左右,他面色黢黑,長相併不算出眾,一雙眼睛卻格外有神。

「既然知道我來,也必然知道我動了你的車子,為什麼還敢上車?」

羅非象徵性的踩了一下剎車,果不其然,車閘已經被狼王弄壞了,現在這輛高檔轎車停不下來了。

「你既然敢找我來,也就做好了魚死網破的準備,我得給你這個機會。」羅非淡定的說道。

「你殺了我的兄弟凶狼,還殺了暴狼,你說我怎麼能跟你善罷甘休?」

「何止是這倆人,這幾年,你的團隊光是有代號的人,我都殺了不下十個了。」羅非一如既往的坦誠。

「為什麼?」

「因為他們該死。」

狼王對自己的兄弟重義氣,卻也性情兇殘,最不能接受的兩件事,一件事被出賣,另一件就是自己人被殺。

原本他和羅非的關係是不錯的,羅非重義氣,做任務時候救過他的兄弟,所以他和羅非一直以兄弟相稱,但是當羅非取代他成為了團長的時候,一切都改變了。他開始嫉恨羅非,一直想置羅非於死地。再後來,雷先生髮威,驅逐了他和狼團十多人,他從此和羅非正式結仇。

不過,這些年來,狼王的兄弟卻因為不停地作死,已經被羅非殺的差不多了。

此時,羅非感知到了狼王細微的心理變化,他的座位突然間朝著後方一個傾斜,讓他瞬間擺脫了匕首的威脅,繼而一個飛踹,踢向了狼王!

狼王見勢不妙,急忙用雙手護住了胸口!

然而,羅非也突然拔刀出鞘,照著他的身上用力刺去!

狼王很清楚這把刀的殺傷力,自然不敢大意,急忙閃避開來。可是,他沒想到,羅非這一刀壓根就不是沖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