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二十九章 但也絕非善類

第三百二十九章 但也絕非善類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長山,東西省最大的天然寶庫,盛產豐富的藥材資源的同時,也是野菜和野味的寶庫。

這個清晨天氣格外不錯,楊小鵬心血來潮,帶著田馨和自己的保鏢趙漢偉一起來打獵。

趙漢偉二十七歲,是個皮膚黝黑的壯漢,早年曾經是幫派成員,因為特別能打,又有義氣,因此被楊小鵬看中。

今天,三人進山兩個小時,楊小鵬的收穫不錯,打到了一隻野兔和一隻狍子。

坐下來一起休息的時候,田馨不由捶了楊小鵬一拳,輕笑道:「小鵬你太壞了,怎麼可以這樣抓狍子啊,多傷它的自尊啊!」

「沒有辦法的事情。狍子最大的硬傷就是好奇心太重。這就是為什麼我見到它第一眼的時候,先朝著天上放一槍的原因。因為我知道,它被嚇跑之後,肯定會忍不住跑回來看。」

田馨悠悠一笑道:「你是有所指啊!」

楊小鵬解開了獵槍的一瞬間,趙漢偉便很有眼色的接了過來。

楊小鵬拍了拍趙漢偉的肩膀,笑道:「如果這個世界上的人都像漢偉這樣沉默寡言,那這個世界就太平多了。不過話說回來,羅非可不是傻狍子,直到現在為止,我都不清楚羅非為什麼不針對我,而是在千秋葯業這個小水塘里玩得那麼歡快。」

「小鵬,我最近要不要再跑一趟東西省?」田馨問道。

「暫時不要了。我要等他出了這個小水塘,進入大海中再做打算。」楊小鵬慵懶的伸了伸懶腰,道,「現在一切都為時過早啊!」

此時,楊小鵬的身旁,趙漢偉一言不發,但是眼神中微微閃過了一絲極難被人察覺的光芒。

……

又是十天之後。

公私兩面的長時間接觸,讓羅非和柳玉已經非常熟了。

這個中午,柳玉陪著羅非去了一個客戶家談生意,中午順便留下來吃飯。

客戶姓陳,是柳玉的表哥,不過年紀並不是很大,只有三十多歲。

他們剛一進門、就看到陳老闆正光著膀子和一群糙老爺們在那烤串。

陳老闆看到羅非來了,他特別高興:「羅非,你怎麼來的,是開車來的嗎?」

羅非並不是第一次來陳老闆家了,陳老闆豪爽粗獷,很會做人的同時,生意也做得很大。

羅非點頭道:「嗯,車停外面的陰涼里了!」

「那你回去的時候讓表妹開吧,過來陪我喝點!」

別看一會兒還得回公司,可是羅非卻是天不怕地不怕,他脫了襯衣,只穿著背心,過去就和陳老闆喝了起來。

陳老闆一看羅非的兩條肩膀上都有傷疤,頓時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把自己左肩上的一道十幾厘米長的口子給他看了一眼:「當過兵吧?」

「嗯,當過。」羅非坦言道。

「就沖這個,咱們得吹一瓶!我也當過兵!」

羅非和他一碰啤酒瓶,暢快的一飲而盡。

一個留著大鬍子的大叔笑道:「這小子有點意思,來,兄弟,跟我喝一個!」

羅非又拿起了一瓶,爽朗笑道:「我敬各位叔叔伯伯和兄弟一杯!」

柳玉問道:「還有我呢!」

柳玉只是半開玩笑的調侃,可沒想到,羅非真的遞給了她一瓶啤酒。

柳玉頓時吃驚的問道:「我也喝啊?我喝完誰開車呢?」

羅非道:「車停老陳院子里,我明天過來取來。」

「羅非是個痛快人!表妹,那你就別客氣了,喝吧!」

……

這一喝不要緊,羅非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他的紅顏知己中,崔琳娜已經是很能吃很能喝了。但如果跟柳玉相比,居然只是戰五渣!

一條羔羊的羊腿並不大,可烤完之後,算上肉四五斤,可是也不小,一般的老爺們一頓都吃不下一條!可是柳玉,她輕輕鬆鬆吃了一條不說,還吃了一整根醬好的羊蠍子,這還不算,550毫升的一瓶涼啤酒,她自己喝了一打!

這種戰鬥力之兇殘,羅非都有點嘆為觀止了:好傢夥,趕上兩個崔琳娜了!不過也奇怪了,她怎麼就是吃不長肉?

不過,這樣正合羅非的心思,羅非本來就不喜歡做作的人,不論男女。

於是,羅非也敞開了肚皮,和她喝了起來,兩個人不碰杯則以,一碰杯,就是一飲而盡。

其他人也都是豪爽之人,只不過,豪爽和實力之間……也沒有必然聯繫。酒足飯飽的時候,這幫人全都醉了。

羅非倒是一點事沒有,他把車子開到了老陳家裡,隨後攔了一輛計程車,和柳玉一起走了。

……

在車上,羅非不由問道:「他們今天怎麼喝得這麼瘋?」

「今天發工資。」柳玉說道,「每次發工資,老陳肯定得請員工們撮一頓,大魚大肉大碗酒吃個痛快,而且還要放假半天。這人挺會做老闆的。」

羅非笑道:「比我們李老闆強多了!」

柳玉黛眉一挑,故意問道「那你覺得我怎麼樣?」

「你也是個好老闆!」

「羅非,過來給我干吧,不是我喝多了說胡話,我是真的覺得你不錯。」

羅非卻搖了搖頭:「玉姐,這個真不行。我不會離開若心。」

「重情重義啊!」柳玉輕嘆道,「這年頭,像你這樣的人太少了!」

「其實,陳健人不錯……」

羅非說的是柳玉的經理陳健。陳健是柳玉的男朋友,兩個人認識的時間很長,但只是談了四個月的戀愛。

可是沒想到,這句話一出口,卻勾中了柳玉的淚點,她頓時捂著臉哭出了聲。

看著情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