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四十九章 從沒見過如此厚顏

第三百四十九章 從沒見過如此厚顏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這一天,他們札幌市中心住下了,住的地方是札幌比較有名的居酒屋旅店。羅非仍舊大手筆,他專門租下了一個小院。

這種小院和服部半藏家的院落的結構完全不同了,院子里有一潭清水,清水裡養著五顏六色的錦鯉,一個個歡快得很。

羅凌二話不說,走過去就要把手裡的飯糰扔進池塘里。

羅非都看傻了,一把拽住了羅凌的手腕,哭笑不得的說道:「小凌,不能這麼喂啊!」

羅凌一陣錯愕:「哥哥,為什麼呢?它們不也要吃飯的嗎?」

羅非笑了,他從池塘的涼亭桌上拿起了一包店家準備好的麵包屑,遞給了她,並循循善誘的說道:「記住,每次不要多,一點點喂。這種錦鯉不能喂太多,否則會撐死的。」

「原來是這樣啊!」羅凌恍然大悟道。

羅非愛憐的摸了摸下小美女的頭,心道:光是小丫頭這一個舉動,就知道服部老頭平日里對她保護過度了。小丫頭見過的市面並不多。可是,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恐怕小丫頭也會有危險。

很快,羅凌一個人開開心心的喂起了錦鯉,羅非則在不遠處看著她。

羅凌個頭不高,目測只有一米五十七左右,但是皮膚非常白皙,身材也較三年前羅非和她初見的時候長開了不少,亭亭玉立的十分可愛。

羅非的目光像極了親哥哥一樣,他望著羅凌的時候,嘴角微揚,寫滿了幸福。

崔琳娜帶著些許醋意走到了他的面前,調侃道:「哼哼,大叔和蘿莉的組合,看上去滿搭配的。」

話音剛落,她就被羅非一把摟在了懷裡:「小妞,你這麼多廢話,你大爺知道不?」

「不好意思,老娘我沒大爺!」

「既然你沒大爺,晚上你羅大爺就讓你知道你羅大爺的厲害!」

「討厭!你個賤人!這還有小女孩呢,老是說這些葷段子!」崔琳娜嗔道。

「呵呵,你還不傻,你也知道這裡有小女孩啊!那你還胡思亂想。」羅非反唇相譏。

「廢話!你這傢伙不知道自己什麼德性嗎?對,你是不招惹小女孩,可是小女孩招惹你啊!」崔琳娜醋意更濃了。

羅非悠悠一笑道:「哎喲,吃醋了?哈哈哈,我家琳娜也會吃醋啊!」羅非把嘴唇貼在了她的耳邊,「今晚我去你房間,咱們好好的切磋一下武功吧……」

「哼哼,你敢!你只要來了我閹了你!」

「呵呵呵,你捨不得的!」羅非哈哈一笑。

……

羅非等人來到居酒屋的時候已經很晚了,等到羅非洗過澡,已經是五爺12點多了。此時,羅非餓了。

這個時間,羅非睡了還好說,只要不睡,肯定是要吃夜宵的。特別是今晚,剛剛經歷了一場惡戰。雖然戰鬥時間不長,可是戰鬥非常激烈,消耗掉了不少卡路里,他自然感覺腹中空空如也。

所以,羅非二話不說,直接去了一趟前台的小館裡,沖著嫵媚的老闆娘一發話,老闆娘很快讓廚師準備了不少生魚片壽司和溫熱的清酒

隨後,羅非端著這些美食,興奮不已的走回了自己的居所,今天,要和崔琳娜對酒當歌,「武藝切磋」了……

只是,當羅非興沖沖的跑進崔琳娜的房間的時候,眼前卻是一副別樣的場景。

羅凌撲在了崔琳娜的懷裡,小聲抽泣,而崔琳娜則緊緊的抱著她,好言相勸。

畢竟,服部半藏剛走沒幾個小時,小女孩的心裡還是有種種的羈絆和傷感,無法抒發。而羅非畢竟是男人,男人和小女孩之間,還是有某種微妙的隔膜的。但是,大女人和小女孩之間沒有。

羅非緩緩的走了過去,把食物放下之後,又走了出去:「我再去拿一個酒杯,再要點酒。小凌已經成年了,應該可以喝點酒的。」

不大一會兒功夫,房門緊閉,開著暖風的房間里一片溫熱,倒上了三杯清酒,三個人小小的碰了一下,隨後,羅非和崔琳娜都喝掉了半杯酒。

倒是羅凌,她居然一口氣把這杯酒喝了個乾乾淨淨,一滴都不剩!

羅非吃驚不已:「好酒量啊!」

羅凌小臉微紅:「以前爺爺不讓我喝酒的,但我一直覺得這酒我能喝。」

崔琳娜笑問:「除了不讓你喝酒,還不讓你做什麼?」

羅凌如實道:「不讓我出門,買菜什麼的,都是他出去。每到一個地方,也不會帶著我出去轉轉……但是,我從沒怪過爺爺。因為我知道,我得到了服部家的秘傳,掌握了全部的鑄劍技巧,爺爺這樣做是為了保護我。」

羅非摸了摸小美女的腦瓜:「服部老頭很偉大,他之前對你的關愛,換來的是你現在的自由,現在,除了我們之外,幾乎沒有人知道你的存在,就算被某些壞人知道你的存在,也不會認為你是有價值的。所以你現在是很自由的人。

羅凌低下了頭:「哥哥,我有點想爺爺了……」

羅非說道:「讓自己開心起來吧!老頭又不是嗝屁了!還活著好好的呢!再說了,你還有我們!」

羅非的話雖然不算深奧,羅凌也願意聽他的。她的俏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笑容:「哥哥,以後我可以跟著你,讓你帶著我見世面嗎?」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吧!」

……

札幌除了有世界聞名的拉麵之外,還有味道同樣很出眾的壽司,畢竟是坐擁世界著名漁場的城市,這裡的鮪魚、金槍魚的壽司堪稱極致。

吃著壽司,品著美酒,這種感覺真心是飄飄欲仙,爽快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