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五十三章 服部老頭的遺產!

第三百五十三章 服部老頭的遺產!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林若雪的目光落在了羅非的身上:「哥哥,你口不對心哦!」

林若雪的提示頓時讓羅非明白了什麼,他一時間臉都紅透了!

羅非很清楚,如果他對一個美女真的沒有任何感覺的話,就算是脫光了衣服撩他都沒用!

可是,林若雪穿的嚴嚴實實,就已經把他的情緒勾起來了,這,說明什麼?

羅非的臉已經紅透了,可是他根本站不起身,林若雪一把將他撲倒,綿軟的身軀整個壓在了他的身上!

林若雪體重並不大,比起一年前的她,頂多只是長了六七斤的樣子,撐死九十斤而已,別說這種分量,就算是九百斤的麋鹿壓在他身上,他照樣能一下把它踢飛。

可是,他不捨得這樣對付林若雪。

「雪兒,你變壞了,和以前不一樣了。」

林若雪輕哼道:「哥哥,我就這麼壞,你管不著!」

羅非不想承認,可是不得不說,這就是事實。林若雪的骨子裡,的確有一種小小的邪性,這一點和林若心完全不同。

林若雪的膽子大是出了奇的,就在羅非胡思亂想的時候,她已經掙脫了他的手,繼而解開了羅非的皮帶。

就在林若雪鬆開手的這一刻,羅非趕緊站起身,扭頭就要跑,可是,他忽略了林若雪的靈活。

林若雪一下沖了過去,居然跳到了他的後背上。

羅非感覺今天要完蛋了,趕緊把她扔到了床上,臉色已經驟變:「雪兒,再這樣哥哥真的急了,你是我妹妹,哥哥對你沒有非分之想!你別得寸進尺!」

「哥哥,你說著話騙得了自己嗎?」林若雪毫不客氣的質問道:「哥哥什麼樣的人,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喜歡我,一年前你就喜歡我!我也愛哥哥,一年前就愛哥哥!」

「你這話我沒法接。」

林若雪撅著嘴,委屈的快哭了:「哥哥,雪兒長大了,雪兒成年了,不再是當年那個懵懂的小女孩了。請你不要用你的有色眼鏡看我了!我是成年人!我應該有屬於自己的感情。」

羅非無言以對了。

林若雪嘆了口氣:「我不想欺負哥哥。我知道在名利場上,多少漂亮女人都勾引不了哥哥,唯獨真情才能打動哥哥。哥哥,不要拒絕我,我不會給你添麻煩,我只會默默的守護你,只會偷偷摸摸的愛著你。」

羅非如果是直面其他小女孩,羅非會以委婉的方式拒絕她。可是,他直面的是林若雪,那真的非常難辦了。因為二者的情況完全不同,角度也完全不同。

老實說,羅非很難過,難過自己如此禽獸,居然在林若雪的面前沒有把持住,反而暴露出了自己最大的弱點。

拿捏住了這把尚方寶劍之後,林若雪終於走到了他的面前,又把他的皮帶幫他整理好:「我會光明正大的追求哥哥的,這種方式,我不屑。」

「雪兒,你的情商提高的太快,哥哥跟不上節奏了。」羅非無奈的攤攤手。

「哥哥,那你就被我拖著節奏走吧,你放心,你早晚被我吃掉。」

「……」

羅非最終是逃出了林若雪的魔掌。

一整晚,羅非的房門緊閉,窗戶同樣如此。他躺在榻榻米上,腦袋蒙住了頭,不想去想林若雪,可是滿腦子一直在飄著林若雪的影子。

的確,一年來,林若雪變化特別大,身材和以前都完全不一樣了,雖然體重只是長了六七斤,可是該飽滿的地方已經很飽滿了。頗有點鄰家有女初長成的感覺。至於她的性格上,則更具侵略性了。

這些,都是羅非想不到了,他只能感慨,歲月真是一把刀,真心可以把很多人進行二次雕刻。

只不過,現在的林若雪,怎麼也讓羅非討厭不起來。

而這,也是最困擾羅非的地方,他在心中暗罵著自己:賤人,難道你不但是姐控,還是妹控?冤孽啊冤孽!

第二天一早,羅非仍舊早早的起床了,練功、練聚氣,同時還指導幾個小美女練武。

這幾人中,功夫最高的還是崔琳娜,但說到進步最大的,卻還是甘甜,用羅非的話說,甘甜絕對是一個武學奇才,假以時日,真的無法小覷。

練習到上午上午八點鐘,大家一起吃起了早餐。早飯也很豐盛,中西合璧,有味噌湯、溫泉蛋茶水泡飯,還有羅非愛吃的牛肉拉麵等等,應有盡有。

吃過早餐之後,崔琳娜給坂田律師搭了一個電話,約了他下午三點來這裡喝下午茶,對方非常高興的答應了。

打完電話,崔琳娜把羅非拉到了一邊,刻意多問了一句:「非哥,你感覺小凌會不會在意咱們這樣處理她的產業?」

羅非聽罷,不由悠悠一笑:「傻丫頭,她根本不會在意,她對錢沒有概念。再說了,你覺得她的心智,還是個小女孩的心智嗎?」

「是啊,我也犯傻了,霓虹國的女孩子通常比咱們的女孩子成熟。」

羅非苦著臉:「這也不一定啊!」

崔琳娜望著他許久,突然間爆髮式的笑了,結果被羅非狠狠的掐住了脖子:「你個臭流氓,都怪你!還有小美!還有你姐姐,你們幾個根本沒起好作用!雪兒都是被你們教壞的!」

崔琳娜笑得肚子都疼了:「好吧,我錯了還不行嗎?」

……

下午,坂田律師提前五分鐘到來了,羅非等人以禮相待。

羅非並沒有第一時間和坂田律師談正事,而是喝了喝茶,聊了聊東京的風景。

兩杯茶過後,坂田律師終於把遺囑和遺產的情況全都交代了出來,這一交代不要緊,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