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五十六章 晚安,田小姐

第三百五十六章 晚安,田小姐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這個夜晚,北疆市是安靜的,沒有任何妖魔鬼怪肆虐。

第二天接近正午,波浪發女人終於從睡夢中清醒過來,開始描眉打眼。

但是,到了晚上6點多,她才悄無聲息的打了一輛車,來到了市郊,在一個指定地點下了車。

此時,女人拿出了手機,很快撥通了一個電話,用甜膩膩的聲音說道:「孟老闆,我到了。」

聽筒里頓時傳來了一個略帶猥瑣的男聲:「哦?田小姐您到了啊?您稍等五分鐘,我的人馬上就到!」

掛斷了電話,田馨不由咒罵道:「混蛋,居然不守時!最討厭這種人!」

田馨在原地等了大約得有10分鐘,不遠處終於疾馳而來了一輛黑色轎車,停在了她的面前。

從車上走下了一個人高馬大的黑衣男子,沖著她微微點頭,問道:「請問是田馨小姐嗎?」

田馨仔細打量了黑衣男子一番後,才說道:「我是。」

「我是孟老闆的助理,孟老闆有請!」對方很客氣的說道。

田馨這才走上了車。

而此時,黑衣男子旋即拿出了一根黑色的布條,沖著田馨說道:「田小姐,不好意思,請您配合一下!」

田馨並沒有吃驚,而是立刻接過了布條,自己動手蒙住了自己的雙眼。

這是江湖上的一種最普遍的規矩。作為一個邊陲城市的江湖大佬,小心駛得萬年船,自然不可能讓第一次跟自己合作的夥伴知道自己的居所的具體位置。

……

而且,不但如此,黑衣男子十分謹慎,他用眼神示意司機故意來迴繞彎,把本來只有10分鐘的車程弄到了將近半個小時,這才抵達了指定地點。

這裡算不上是北疆的荒郊野外,不過卻是北疆大佬孟鐵心的藏身之處之一。常年來,這傢伙一直致力於違禁品的原材料的收購和秘密種植工作,是這一片區域最大的供貨商。

當田馨被黑衣男子攙扶著走進了孟鐵心的別墅客廳的時候,田馨臉上的那條黑布這才被男子摘掉。

「大哥,人帶來了。」男子說完便沖著孟鐵心微微點頭。

「下去吧!」孟鐵心悠然一笑道。

孟鐵心40多歲,人長得又高又壯,體型像極了一頭熊。此時,他正在一個人獨斟獨飲,很是快活。

田馨嗅到了房間里刺鼻的羊肉膻味,一時間眉頭緊皺,有些不受用。

孟鐵心看到這情形,頓時淡淡一笑道:「畢竟是從大城市來的美女,難免會不適應咱們這鄉下地方。不過這裡可比你們大城市自由多了,快活多了,做什麼時候都沒人管!」

孟鐵心說完,便站起身,湊近了田馨,把她的上上下下一通打量,特別是一雙賊眼更是在田馨的傲峰臀浪上看了半天。

田馨的心中頓時襲來了一絲噁心的感覺,但她也沒有辦法,畢竟孟鐵心是最大的原料供貨商之一,不能得罪他。不過從今天的樣子看來,要想談成這筆生意,恐怕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於是,田馨只能為了楊小鵬,再次忍了:「孟老闆,我看咱們還是說正事吧!我這一次來,可是有買賣給你的!」

孟鐵心哈哈一笑:「好啊,那咱們上樓去談吧!」

田馨的心跳猛然間加速了:第一次遇到這種傢伙……這傢伙肯定會對我做些什麼。為了小鵬,這都不要緊,可是做過之後,他會給我我想要的東西嗎?

田馨想到這裡,一時間陷入了沉思。

……

上樓了,樓上的風景更加不美。

田馨剛走進了孟鐵心的房間里,孟鐵心突然間伸出手,一把將田馨扔在了床上,繼而如同一隻餓虎一般撲了上去!

田馨頓時嚇得花容失色,連忙喊道:「孟鐵心!你要幹什麼?你別忘了!咱們是合作關係啊!」

孟鐵心一把將甜心的皮毛大衣撕扯開,冷笑了一聲:「誰他媽跟你是合作關係?跟你們海川集團合作能有幾個好處?前面的兩個供貨商死得有多慘,你以為老子不知道嗎?今天你這隻小肥羊送到老子嘴邊!老子先要了你的人,再要了你的命!哈哈哈!」

「你個臭流氓!你放開我!放開我!」田馨拚命地掙扎著。怎奈孟鐵心的力量極大,她根本無法掙脫,只能任憑孟鐵心把她的衣裝一件件的撕碎。

孟鐵心的身上散發出了陣陣狐臭味,這股味道和濃烈的酒味以及羊肉的味道混雜在一起,讓酒香和肉香完全變了味,讓田馨感覺到了一陣噁心,差點暈了過去。此時,她感覺自己已經無力掙脫了!

但,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田馨從對方的眼睛裡看到了難以遮掩住的殺意!

田馨頓時心頭一冷:小鵬,你害死我了……為什麼要讓我來這裡?為什麼?難道說,你對我只是純粹的利用關係?還是說為了江儷那個女人,你就要是我死?

田馨一時間心如死灰。

看到田馨沒了動靜,孟鐵心更加肆意妄為,他一手撕開了田馨的襯衣,任憑田馨露出了雪白誘人的肌膚,自己則用污言穢語繼續撩撥田馨:「你個小.婊.子真是皮光肉滑啊!瞧瞧你嫩的!姓楊的肯定沒少折騰你吧!說不定哥仨都睡過你呢!我吃點虧,撿個剩下的用用!」

田馨的眼眶已經潮濕了,整個人如同死了一般,一言不發。

就在此時,一把槍突然間頂在了孟鐵心的腦門上。

孟鐵心的淫.樂之心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嚇得連忙後退了幾步!

然而,那人的腳步快到驚人,連連追過去,根本不給對方閃開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