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五十七章 田馨的妹妹

第三百五十七章 田馨的妹妹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男人的車子一路絕塵而去,並沒有給田馨任何思考的空間。

此時,田馨陷入了痛苦的沉思之中:呵,居然不是小鵬的人。小鵬看來你對我的情分也就只能是這樣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田馨還有什麼理由繼續飛蛾撲火呢?算了吧,我想靜靜。

……

此時,男人的車子已經拐過了街角,他也拿起了手機,撥通了羅非的電話號碼:「哥,事情辦妥了。」

「做得好,你立刻回東川省吧。我馬上也要回去。」

「好的。」

掛斷了電話,風狼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不由慵懶的伸了個懶腰:「所以說,處處留情的小暗做不來這種事,還得看哥哥我的。」

半個多小時後,田馨已經在酒店裡洗漱完畢。正當她走出了衛生間的時候,手機響了。

田馨拿起了手機,按動了接聽鍵,小心翼翼的問道:「喂!」

「姐,是我小亮。」聽筒里傳來了楊小亮的聲音,「事情還順利嗎?」

田馨思忖了片刻後,終於開口道:「很順利,孟鐵心沒有為難我。後面的事情你跟他談吧!」

「好!」楊小亮笑道,「就沒有姐姐你擺平不了的事。」

「是啊!姐多麼神通廣大啊!」田馨冷笑道,「小亮,給姐買一張去合城的機票吧!」

「合城?」楊小亮不由一愣,「姐,你要回老家?」

「是啊,想回家看看了。我想我妹妹了。」田馨說道。

「好的,我馬上去辦!」楊小亮說完,突然覺得似乎少了點什麼,立刻補充道,「姐,辛苦了。我代三哥謝謝你!」

「客氣啥,都是一家人!」

掛斷了電話的時候,田馨再也忍不住了,捂著臉痛哭起來,一邊哭一邊罵道:「楊小鵬,你這個負心漢!你這個混蛋!我再也不會把你當作親人了!我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親人了!就是我妹妹!也只有我妹妹!」

田馨一個人哭了很久後,情緒才慢慢的平和。此時,她的目光不經意的落在了衣架上。

看到了風狼留下的那件大衣,她突然間觸電般的站起身,衝到了衣架前,立刻把這件大衣翻了個底朝天。

最終,田馨在大衣的口袋裡,找到了一張空白名片。

名片上沒有任何刻印過的跡象,只有一個手寫的電話號碼。

田馨頓時芳心亂跳……她立刻撥通了電話。

沒多久,聽筒里傳來了熟悉的男聲:「喂,你是哪位?」

「我是田馨。」田馨不假思索道,「我過幾天要去合城,我想請你吃頓飯。」

「好,合城見。」風狼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田馨不由微微嘆了口氣:「呵,風一般的男人啊!」

……

清晨,田馨已經踏上了回合城的飛機。

而把田馨送到了機場的楊小亮,此時已經走出了機場。他拿起了手機,撥通了楊小鵬的電話:「哥,我已經把馨姐送上飛機了。」

「哦,知道了。」楊小鵬應了一聲。

「哥,我總感覺,馨姐有點不對勁。」楊小亮帶著一絲詫異說道。

「怎麼不對勁?」楊小鵬問道。

「我也說不出怎麼不對勁,但就是覺得不對勁。」

楊小鵬悠悠一笑道:「不對勁是正常的。我想應該是在孟鐵心那邊受了什麼委屈,但是自己憋著,說出來吧。」

「哥,如果真是這樣,那你是不是應該做些什麼了?」楊小亮小心翼翼的問道,生怕惹自己的哥哥生氣。

「我還能做什麼呢?公事是公事,感情是感情,不能扯到一起。我對田馨的工作能力是很認可的。但是感情,我們倆真的沒什麼了。」

「哥,你是不是真的喜歡上姓江的了?」楊小亮鬱悶的問道。

「是。」楊小鵬說道,「有一種感覺,你應該比我更懂。那就是得不到的東西,都是最美好的。」

「哥,我總感覺姓江的來路不正,你看要不要……」

「不準對她採取任何行動。」楊小鵬不假思索的說道。

「哦,知道了。」楊小亮鬱悶的應了一聲。

……

這一天,羅非帶著林若雪等人痛痛快快的玩了一天。

而同樣是這一天,江儷離開了夏日群島,啟程回了東川省。

還是這一天,田馨在上午9點半的時候,來到了華夏南部的歷史名城,合城。她打了一輛車,來到了合城最著名的十一中學。

十一中學是合城最好的高中,沒有之一。而能夠考入十一中學的實驗班,那在全市更是鳳毛麟角。

而田馨的妹妹田蓉,正是合城十一中學實驗班的畢業生。

今天,是填報志願的日子,田馨來看望妹妹。

田馨比田蓉大了整整8歲。因為父母去世的早,田馨很早就扛起了家庭的重任,把一切重擔都挑在了自己的肩上。不但輟學打工,供妹妹上學,而且還讓妹妹過得很好。妹妹也很爭氣,從上初中開始就年年考第一,今年她又是十一高中的高考狀元。也是田馨最大的驕傲。

田馨在學校門口等了許久,才有一個穿著校服的漂亮姑娘從裡面走了出來。

田馨看了妹妹一眼,頓時露出了笑容,妹妹長大了,身材比她更加挺拔,寬鬆的校服已經難掩那傲人的身材了。而且妹妹看上去比她更漂亮,一雙眼睛更大更傳神。

田馨頓時欣慰的笑了,她快步走過去,連忙沖著田蓉說道:「今天怎麼樣?」

田蓉鬱悶的撅起了小嘴:「姐,學校不讓我填志願。」

田馨頓時心頭一沉:「什麼?為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