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六十九章 因為那是愛

第三百六十九章 因為那是愛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風狼和店長的眼前頓時一亮。

田馨本來就很漂亮。現在她把頭髮拉直後,更是在美麗之中生生的跳脫出了幾分清純,和眼前的造型大不一樣。

此時,風狼也感覺到了一陣驚異。

突然間,他想起了削髮明志的人們。有的時候,當一個人改變了自己原先的生活方式,換了另一條生活軌跡,開始重新做人的時候,頭髮,便成為了第一個要改變的地方。

……

風狼一路送田馨回天南大學校區的時候,心情有些起伏跌宕,甚至當車子已經停在了田蓉的出租房門口的時候,他有些失魂落魄。

而此時,田馨卻並沒有下車,而是沖著風狼微微一笑:「阿風,我其實還沒有給蓉蓉打電話。」

風狼的頭猛然間朝著前方搖晃了一下,竟然不明所以。他沒有說一句話,但是情緒已經不太對勁了。

田馨莞爾一笑道:「我來開車吧,告訴我,你家在哪?」

「呃,我家在……」

……

田馨開車很熟練,也很穩。沒用多長時間就開到了風狼家的門口。

這裡是天州最高檔的別墅區,房子並不是風狼買的,而是羅非送給他的。走進房間,隨處可見各種運動器材。風狼是個練功狂人,隨時都要進行鍛煉,一時一刻也不曾落下。

家裡很乾凈,就算風狼不在加,非凡集團的幾個貼心的保潔員也會定期來做衛生。

田馨在他家參觀了半天,眼神中不由流露出了一絲憧憬:家裡原來還沒有女主人……

風狼看了一眼酒櫃里,發現酒櫃里也是滿的,裡面放了不少紅酒。

風狼打開酒櫃,翻了幾瓶後,發現其中一瓶酒的下面貼著一張標籤,上面有羅非的筆跡:放心喝吧,是月神酒和太陽酒。

風狼心頭一陣溫暖:哥,你什麼時候都忘不了我。

風狼又打開了冰箱,發現冰箱里也被填滿。

此時,田馨走了過來,看到這一幕,不由抿嘴一笑道:「非哥對你真好。我有點餓了,你餓了沒有?」

風狼微微點頭:「我也有點。」

「我來做幾道小菜吧。感冒咳嗽已經好了,我想吃點肉了。」田馨說道。

「哎,是啊。感覺到你沒事了!」風狼笑道,「也該吃點肉了,感覺你有點瘦。」

「怎麼,不喜歡瘦一點的女人?」田馨故意輕哼道。

「怎麼說呢,只喜歡能志同道合的女人,不過到現在還沒遇到過。」風狼又一次尷尬了,他突然感覺,自己似乎把以前從訓練營和狼團李學到的聞香識女人的本領都還給了老師。

……

沒多久,風狼家的廚房裡就飄散出了牛肉的香味。

風狼的廚藝很差,就算是給他再好的牛肉,他都不怎麼會料理,頂多是胡亂下點海鹽腌漬一下,隨後做成牛排。

今天,田馨做的卻並不是牛排,而是有天州特殊的耗油牛柳,裡面還放入了新鮮的杭椒。此外,米飯也燜上了。

風狼望著在廚房裡熟練的忙碌的田馨,心頭也是微微一顫,勾起了一絲憧憬。

老實說,他並不在乎田馨以前跟過誰,只要是一個好女人,只要懂得能把一個家支撐起來,能夠讓他回來的時候有一頓飽飯吃,晚上能一起秉燭夜談,排解一下彼此的心事,那有什麼不好?

然而,過去的風狼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女人,從來都沒有。

沒辦法,因為他是個僱傭兵,是個由雷收傭金,指派他去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任務的僱傭兵。這樣的僱傭兵在任務中哏本不應該有感情,而是要學會無情。

一想到這裡,風狼只感覺自己的心口有些疼痛:雷,你真是一個如假包換的畜生。你知道你這些年以來碾壓了多少段真摯的感情嗎?

……

沒多久,飯已經做好了,菜也燒好了。

飯是大米和小米混在一起的飯,看上去金黃之中帶著一點點的銀白色,十分耀眼,菜則是四菜一湯,葷素搭配。

風狼今晚只吃了一點麵包,現在腹中空空,早就餓了,看到這些美味,不由笑道:「真餓了。」

田馨拿來了已經放在冰塊中醒好的紅酒,倒了兩杯出來:「來,咱們乾杯。」

風狼笑問:「得有點主題吧?」

「為了……我的重生,可以嗎?」

風狼不由一怔:「是啊,重生。過去的日子,就讓它過去吧,都不要再想了。從今天開始,我們都是嶄新的自我!」

「嗯!來,乾杯!」

「乾杯!」

兩個人一碰杯後,便一飲而盡,喝法很是豪放。

「來,吃菜,嘗嘗我的手藝!」

風狼吃了幾口菜,頓時感覺到了一種特殊的味道。這種味道,應該家的味道。

田馨看著回味不已的風狼,這才想起,自己居然有兩年沒有下過廚房了。

原因很簡單,因為用不上。她曾經想給某人燒菜做飯,但某人的家裡卻配備了廚師,並簡單粗暴的告訴她,廚師的手藝比她好多了。

看到田馨那張略顯糾結的臉,風狼倒是大大方方的給她倒滿了酒:「老田,你都說了要慶祝重生,為什麼還為過去的事情耿耿於懷?來,罰酒一杯!」

田馨不由一愣,旋即笑道:「是啊,不想那些不開心的了!來,咱們喝酒!」

……

這一晚並非田馨進入職場之後喝得最多的一次,但卻是喝得最痛快的一次。

酒足飯飽,風狼打開了唱片機,播放了一首很老卻很經典的歌曲——《卡薩布蘭卡》。

看著《卡薩布蘭卡》這部片時,我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