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七十四章 她必須留下!

第三百七十四章 她必須留下!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第374章她必須留下!

雲城,又被稱之為春城,四季如春,風景如畫,歷來都是旅遊勝地。特別是到了八月中旬,這裡更是會吸引大量的遊客。因為松茸的採摘季到了。

楊小鵬是個很會生活的人,他趕了個大早,帶著江儷和趙漢偉來到了松茸的主產地,香縣,以1萬塊的高價拍到了當天的兩個最大的松茸王。

中午,三人坐在了竹林中,一邊乘涼,一邊用炭火烤制松茸片。

江儷笑問道:「這不是你第一次來摘松茸了吧?」

楊小鵬笑道:「我每年都回來,每年也都會帶著漢偉一起過來,不過這一次有特殊意義。」

「是啊,劃時代的意義。」

趙漢偉親自給楊小鵬和江儷倒上了酒,仍舊笑而不語。

此時,楊小鵬舉起酒杯說道:「來,為了我們的新時代,乾杯!」

……

與此同時,在遠隔500米的一個三層竹屋的頂層,一個身材高大的大鼻子中年人正拿著望遠鏡,觀望不遠處的楊小鵬三人。

中年人兩鬢略微有些斑白,頭髮不多,眼眸深邃,透著一股令人不怒而威的氣息:「呵呵,姓楊的很會享受啊!」

中年人的身旁跟著一個三十歲左右的漂亮女人,女人一頭利索的短髮,身材高挑而勻稱,氣息十分平和,一雙眼睛裡閃爍著警惕的光芒。

「老闆,楊小鵬身邊那個女人的資料我們查到了,其中有點資料值得懷疑。」

「值得懷疑?」中年人不由一愣。

「是的。她在華夏服役,當過兩年兵。之後就突然間進入了南方某個大企業,不用半年時間就成為了高管。對此,我感覺有些疑問。」

中年人問道:「平常我們遇到這種情況,一般怎麼解決?」

「能查清楚,盡量查清楚。如果查不清楚,直接做掉。」女人不假思索道。

中年人思忖了片刻,道:「楊小鵬不是個一般的人物,這件事從長計議。另外,幫我安排和他見面!」

「是!」

……

楊小鵬的飯吃了不到一半,趙漢偉突然間接到了一個diànhuà。他拿起了shǒujī接聽了片刻後,不由眉頭一鎖,道:「董事長,吉老闆要求換個地方見面。」

楊小鵬頓時微微一笑:「知道了,狡兔三窟,老吉自然懂這個道理。地點是哪?」

「珠州。」

「知道了。咱們按兵不動。」楊小鵬說道。

這就是楊小鵬的策略,做這一行時間久了,自然知道這種見面的危險係數到底有大,所以見面地點一般都會連續更迭,讓其他人只能捕風捉影。

江儷吃了一口烤松茸,不由微微點頭,心道:小非,這個坎馬上就要過去了。

……

與此同時,羅非就沒有那麼安逸了,他和甘甜、林若雪、鳳凰正在尋覓吃的東西。

四個人中,功夫最差的是林若雪,所以羅非和林若雪分在了一組。而甘甜和鳳凰則分在了一組。

這已經不是他們第一次參加這種特訓了。

四個人身上只準備了藥品和一些日用必需品,食物、水都沒有,甚至連應急用的壓縮餅乾都沒有準備。

林若雪早晨出門來因為興奮過度,就沒有吃飽,現在已經餓得前心貼後背了。羅非和林若雪一路走著,林若雪的肚子就忍不住叫了起來。

羅非走在前面,終於笑出了聲:「哈哈哈,餓了吧?」

林若雪氣呼呼道:「臭哥哥,你笑個屁,你想餓死我啊!我要吃飯!」

羅非攤攤手道:「沒門,想吃飯,自己想辦法!」

林若雪頓時一愣:「啊?你的意思是,不跟甜甜姐和小鳳姐集合了?」

「誰說要和她們集合的?」羅非沒好氣道,「她們在這片森林裡,是死是活,跟任何人沒關係。既然選擇了來這裡,就必須做好挨餓甚至找死的準備!」

林若雪暴跳如雷:「笨哥哥,你早說啊!你早說我早就自己找吃的去了!」

「笨,你不會問?」

林若雪大怒,一把從腰間拔出了刀子。

而就在這一刻,羅非卻冷冷道:「不好意思,刀子是用來切割死掉的獵物的,不是用來跟獵物斗的。想吃肉,靠真本事!」

聽到這句話,林若雪頓時來了精神,她一把刀子插在了刀鞘里,氣呼呼道:「靠!老娘還不用了!」

林若雪說完,一把從地上撿起了一塊雞蛋大小的石頭,伺機搜尋起來。

走了不到3分鐘的功夫,林若雪的眼前突然一亮:「呵呵呵,想吃冰下雹子!」

說時遲,那時快,林若雪猛然間拋出了手中的石頭!

石頭划出了一道近乎筆直的線路,狠狠地砸在了一顆大樹上,頓時將樹上的一條毒蛇砸了下來!

然而,這一下打得有點歪,蛇雖然疼得要命,但還沒有死!

「喲呵!小樣的!看我弄不死你!」林若雪冷笑著,如同靈貓一般飛衝出去,直奔毒蛇而去!

這條毒蛇的個頭真不小,足足兩三米長。它的感應能力極強,瞬間就感悟到了有活物靠近!這傢伙猛然間躥了起來,朝著林若雪的大腿上猛咬去!

這一刻,羅非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卻沒有行動。

小丫頭,我寧可你被咬傷,再給你打血清,卻絕對不會在這時候出手,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別怪我心狠……

羅非心念一動的功夫,毒蛇已經躥起了一米多高!

而就在這一刻,林若雪玉臂一伸,居然一把捏住了毒蛇的頭!

毒液噴射而出,濺落在了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