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七十七章 希望如此!

第三百七十七章 希望如此!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月影,我先送你回咱們的住處。我有點事。」羅非旋即說道。

周月影頓悟:「嗯,哥哥你去吧,一路小心點。」

羅非立刻從前方調頭,繼而朝著農場的方向開去,不到10分鐘的功夫就抵達了農場。

這裡有甘甜照應,沒有任何問題。

而羅非也從這裡帶走了鳳凰。

半路上,鳳凰好幾次欲言而止。羅非的餘光同樣掃到了鳳凰好幾次。

四目相對,羅非很坦白的說道:「小鳳,我和琳娜在一起了。」

鳳凰卻搖了搖頭道:「哥,我已經不在意這些細節了,現在只希望琳娜姐姐不要出事!」

羅非緊緊地握住了鳳凰的手:「小鳳,我欠你一個交代。」

鳳凰卻含笑道:「哥,咱倆沒有誰欠誰。我這輩子都是你的人。還在乎這一時嗎?」

……

車子一路開出了龍星區,羅非走小路,在一處隱蔽的蘆葦叢藏好了車子。

之後,羅非和鳳凰一對眼神,兩個人一左一右下了車,從一個山莊別墅的兩側,快速推進,很快來到了崔琳娜家的門口。

房門緊閉,看似安靜,可是羅非那比常人敏銳數倍的鼻子卻還是嗅到了一股血腥味,這味道不尋常,不是獸血,而是人血。

羅非知道裡面應該是出事了,而且,是出大事了。

羅非看著四下無人,立刻縱身躍起,順著牆直接翻越進去,落地的瞬間更是以驚人的速度來到了牆角處。

這聲音,比較輕微,沒有被裡面的「活物」察覺到。

而幾乎是與此同時,鳳凰從另一側,同樣以輕捷的腳步跨入了院子。兩個人在相隔十米開外的地方對了對眼神。

隨後,羅非先一步行動了,他從正房門前掠過,結果發現,正房中居然出現了5個全副武裝的男人,他們身穿著夜行服,臉上帶著黑頭套,手中都端著射速極快的衝鋒武器,且每個人的胸前都掛著兩顆手雷。

羅非的眼神極好,一眼就看到了手雷上的文字,知道這是法文。

而且,他還注意到了一個細節,那就是這些人的槍上都裝了消.聲器!

這一刻,羅非牙齒都要咬碎了。毫無疑問,他們要斬草不留根了!既然手雷上刻印著法文,極有可能這些人都是法國人,而且是之前被他和崔琳娜殺掉的神兵團的同夥。

一一想到這裡,羅非後悔不已:琳娜,我不該聽你的!我怎麼會讓你一個人先來這裡?我瘋了嗎?

現在,羅非對崔琳娜只剩下了擔憂,生怕她出什麼意外。

鳳凰很快也從偏房路過,同樣是一臉警惕,很顯然,這幾個房間里都有人。

就在兩個人還醞釀行動的時候,從偏房出來了兩個人,用法語交流起來,羅非聽得懂法語,知道這倆人是在發牢騷。

「那個該死的女人真的在這裡嗎?為什麼生命探測儀找不到她的蹤跡?」

「別管了,再找一找吧!她已經被咱們妖刀大姐重創了,估計活不了多久了!而且,大姐已經派出人在村子裡秘密查找了。」

「大姐也不嫌麻煩,乾脆殺光了村子裡的人算了!」

「這句話最好不要讓大姐聽到,她可是最不喜歡打草驚蛇的!更何況,這一次來,大姐只是為了對付她一個而已!還有,這個女人來頭很大,背後可是有獵殺者這個大靠山!獵殺者可不是咱們輕易惹得起的!」

「好吧,咱們還是老老實實的做飯去吧!」

羅非很清楚,崔琳娜之所以以自己為誘餌,就是因為她和神兵團有過節。她知道,神兵團的人肯定會在消滅羅非的同時,也要找她的麻煩。而且,從幾個人的話語中,羅非知道,崔琳娜和妖刀已經交手了,而且,崔琳娜吃了虧。

現在的崔琳娜,可以說是生死未卜!

一想到這裡,羅非的心一陣劇烈的疼痛,整個人幾乎要出離於憤怒了:妖刀,你如果真的殺了琳娜,那我誰的面子也給不了了,你必須死!

所幸的是,羅非此刻很冷靜。冷靜的大腦仍舊壓制住了心頭的怒火,讓他靜下心來,想了一個對付這些人最好的辦法。

……

對話的兩個人很乖走進了廚房,很快忙活起來,居然把崔琳娜的家當做了自己家,開始做飯了。

而羅非則在這一刻,悄悄的溜到了廚房門口,小心翼翼的從口袋裡掏出了毒狼的葯。

這種葯,是毒狼親自調製的一種迷藥,白色無味的顆粒狀物體。大多數的檢驗道具都無法檢驗出來它,而且可以溶於飯中,會在半個小時後發作。

羅非拿出了一根吹管,隨後他站在門外視線的死角,等待著空擋。

所幸的是,這倆人還真的製造了空擋,隨著甲從口袋裡拿出香煙遞給乙,兩個人抽煙的功夫,一個幾秒鐘的時間差出現了!

羅非已經瞄準灶台上的熱鍋半天了,在門外以驚人的速度突發冷箭,朝著熱鍋吹了進去。

隨後,羅非立刻撤離,根本沒有拖泥帶水。

鳳凰亦是如此,很快隨著羅非來到了院落的死角。

此時,鳳凰用極低的聲音問道:「哥,不動手宰了這群畜生嗎?」

羅非搖搖頭道:「沒有這個可能,這群人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即便是能被咱們輕易殺死,也必然會在臨死前給妖刀發出信號,妖刀可不是等閑之輩,我沒有跟她交過手,不知道她真正的實力到底有多強。還有,我並不確定,她就是那個人。」

說到這裡,鳳凰聽懂了:「哥,難道你的想法是……」

羅非冷笑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