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九十一章 女兒富養

第三百九十一章 女兒富養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清晨,羅非帶著江儷和趙漢偉很早就來到了劉周的家。他把兩個人託付給了劉周之後,劉周也把兩人上下打量了一番,隨後就豎起了大拇指:「嗯,漢偉的天賦很好,江儷的功夫非常紮實,大有可為。」

羅非笑道:「這就好,兩個都是大菜鳥,就麻煩您了!」

「哈哈哈,不用客氣了。」劉周笑問道,「對了,小友你怎麼樣,我看你的氣息更平穩了。」

羅非卻搖了搖頭道:「我遭遇了瓶頸。」

……

很快,劉周就讓徒弟帶著趙漢偉和江儷去練武了。而羅非則進入了劉周的房間里。

劉周讓羅非脫掉了上衣,用雙掌測試了一番後,不由一陣唏噓:「想不到你這麼快就遇到了第一個瓶頸。」

羅非頓時一愣:「先生,這麼快是什麼意思?」

「呵呵,我是說,你果然是學武的奇才!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達到中級階段。」劉周說道。

「您就別誇我了。我感覺再這樣下去,我就要走火入魔了。還求先生救我。」羅非自我調侃道。

劉周露出了一絲很詭異的笑容,不由說道:「想要突破中級階段,其實只有四個字,那便是采陰補陽。」

「劉先生,難道你的意思是……」羅非頓時感覺自己的後背冒汗。

「到了這個階段,氣血加速流轉,每日吸收營養的能力更強,如果得不到足夠的宣洩,恐怕很難讓自己更上一層樓。當年,我就是這樣被耽誤的。」

聽到這,羅非全都明白了。

老頭笑了笑道:「南南也快從澳洲回來了,這一次回來可能要住上很久,你們要多多見面……促進感情啊!」

羅非沒好氣道:「臭老頭,你怎麼這麼壞?」

劉周哈哈一笑,道:「我其實很希望自己當年很壞,可惜啊,當我悟道的時候,已經太晚了。你還年輕。你比我達到這個階段早了14年。所以不能再浪費機會了。」

「老頭,我覺得咱們今天突然間無法溝通了!」

劉周站起身,一把將羅非的上衣扔給了他,悠然一笑道:「南南是我的親孫女,她父母過世的早,她什麼事情都不瞞著我。所以關於你的事情,我很多都知道。小友,我不會在意你喜歡南南之外的姑娘,因為在目前這個階段,你這樣做對你練功非常有幫助。還有,相對於介意,我更擔心的是孫女的生命安全,這個才是最重要的。」

「老爺子,您是看得開的人。」

劉周縱聲一笑:「我也曾經看不開過!你知道我有多少次忍住了想要打死你的那顆心嗎?」

羅非聽到這,頓時大笑了起來。

……

羅非在劉家鎮待了沒多久就要離開了。

此時,趙漢偉和江儷把他送到了鎮外。

羅非沖著兩個人說道:「你們兩個好好修鍊,還有,南南訓練你們的時候,可能脾氣會很大,方式方法比較狠,希望你們不要介意,能忍就忍。她是為了你們好。」

趙漢偉道:「小非,你放心吧!」

「嗯,我們如果忍不了,大不了等你來了揍你一頓。」江儷說道,「對了,明天好像應該是你的生日吧?」

「呃?是啊!我記得老院長說過,我是那一天生人的。」羅非道,「他說我父母留過一封信,信里有我的生日。」

「那到了明天,我們給你過生日吧?你今天24了,本命年,應該好好過。」趙漢偉說道。

「行,老大哥說什麼就是什麼。」羅非爽朗一笑。

……

離開了劉家鎮,羅非並沒有回家,而是驅車朝著天南大校區而去。

楊小鵬已死,狼團和鳳團的一部分成員已經奔赴東北地區去清除楊小鵬的餘孽,現在田馨和田蓉都很安全了。

羅非的車剛來到了田蓉家的樓下,一眼就看到了田馨和田蓉正在樓下打羽毛球。

兩姐妹穿著一模一樣的運動服,都是雪白色的,但是姐姐看上去成熟大方,而妹妹則透著十足的青春活力。而且,妹妹的身材極為火辣,現在在姐姐的調理下,更注重穿著打扮,看上去清純之中折射出了幾分時髦。

羅非的車停在了兩個人的旁邊。當車窗慢慢地打開,他走下來的時候,田蓉第一眼看到他,就像一隻快樂的小鳥一般撲了上去:「哥哥!羅非哥哥!」

當田蓉擁入羅非懷抱的時候,羅非終於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羅非身邊的女孩,身高最為高挑的就是莎蓮娜,只不過莎蓮娜也只有1米75左右,而田蓉估計得有1米78了。而且,田蓉的身材苗條之中還有些小肉肉,很是火爆。

羅非頓時露出了一絲小小的尷尬,道:「長大了。」

「嘿嘿,是啊!哥哥,我明天就18歲了!」

「是啊,咱倆是同一天生日。明天咱們一起過!」

「好啊!」田蓉開心的說道,「和哥哥一起過生日最好了!對了,哥哥,你今天……有時間嗎?」

田馨沒好氣道:「不準麻煩非哥,非哥今天肯定還有事呢!」

田蓉頓時不說話了。

羅非道:「我今天沒什麼事。」

「哥哥能不能陪我去參加同學聚會?」田蓉問道。

「哦?同學聚會?」

「是啊。我們天南大學軍訓開得早,兩周前就軍訓了,昨天我剛回來。同學們說今天要去哈尼酒吧一起玩。」

田馨頓時露出了一絲慍色:「酒吧是學生應該去的地方嗎?你這孩子怎麼越來越胡鬧了?」

田蓉頓時低下了頭。

羅非沒好氣道:「你嚇唬她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