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九十四章 因為死人是不會說

第三百九十四章 因為死人是不會說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明哥,一會兒進入劉家,要不要把劉家的一家老小全部殺掉?」一個矮個子問道。www.pashuw.com

「嗯,當然要這樣。高先生交代過,一個都不留,全都要死。」一個身材和羅非很相似的男人說道。

男人名叫黑明,32歲,是東南亞的黑市拳高手。曾經創下過204戰全勝,158次擊斃對手的顯赫成績。他兩年前退役之後,便成為了職業殺手,又因為武功高強,下手心狠手辣,一下子又在殺手界成名。

這一次,啟用了自己真名高吉的吉信可謂下足了血本,他重金收買了包括黑明在內的30多名東南亞高手,目的就是為了取走江儷和劉周祖孫倆的性命。

「不過,明哥,咱們這麼多高手,去殺兩個娘們和一個老頭,似乎大材小用了吧?」矮個子又問道。

黑明冷笑道:「是啊。據說天州的高手之中,實力最強的就是羅非、火拳和陳火他們幾個。為什麼不讓我們去對付他們呢?哼,殺雞焉用宰牛刀啊!」

「嗨,算了吧,老哥。反正傭金夠多,把這一票乾脆利落的幹完,咱們就找個好地方去享受人生了!」

黑明對矮個子的話並不認可,他毫不客氣的說道:「你們去吧。我對那些沒興趣。我要去挑戰下羅非他們。不把他們打得滿地找牙,我心裡不爽!」

「嘿嘿嘿,所以說,你才是真正的武者。」

「好了,不廢話了,走吧!半個小時之內,拿下劉家鎮!」

黑明說完,便和眾人一起,走進了劉家鎮。

只是,今晚的情況似乎和平常大為不同,今夜的劉家鎮居然無人看門。鎮子入口處空空如也。

黑明不由輕笑道:「呵,故弄玄虛啊!平常不是有人把守嗎?今天怎麼了?人都死絕了?」

矮個子十分狡猾,連忙壓低了聲音說道:「哥,凡事還是小心一點。我看這樣,咱們不要分散,繼續往前走好了!」

黑明微微點了點頭。

……

眾人說話間便一起走進了劉家鎮中。只是走著走著,前方突然間就出現了好幾條分岔路。

看到這幾條路,黑明等人一時間都一頭霧水。

「誰知道路?之前有人來這裡踩過點嗎?」黑明低聲問道。

周圍,一群人都搖了搖頭。

矮個子說道:「據說劉家鎮有些邪門,白天和黑天的路完全不同,看來是真的!」

「哼!扯淡!」黑明不屑的說道,「就是一群刁民自己沒事瞎傳的!我就不信有這麼邪!都他媽給我聽好了,所有人,分成6組,一組走一條路,如果碰到死胡同,就立刻退回來!聽到沒有?」

「是!」眾人都輕聲說道。

隨後,32名高手以5~6人為單位,朝著前方的分岔路前進了。

只是,這幾條路一直走不到盡頭,就如同羊腸一般,十分的繞,走著走著,不少人都迷路了。

此時,矮個子帶著身後的4人突然間看到了前方出現了一個人。

一時間,眾人嚇了一大跳。

「媽的!還以為是鬼呢!」矮個子不由一個激靈。

他們的前方,出現了一個體壯如山的大漢,這人雙手抱胸,冷冷一笑道:「呵呵,你們是來送死的嗎?」

矮個子不由咬緊了牙關:「你是誰?」

「哦,我叫肥狼。」壯漢輕笑道,「奉勸你們一句話,現在趕緊滾出去,否則一個也別想活。我就數三下,三、二、一!」

「操!你找死!」矮個子睚眥欲裂,帶著四個兄弟如狼一般衝上去,朝著肥狼就是一通重拳!

「呵,沒吃飯嗎?沒什麼勁啊!」矮個子等人的拳頭還沒有打在肥狼的身上,肥狼就慵懶的打了個哈欠。

而當這群人的拳頭全部落在肥狼身上的時候,卻如同打到了一堵橡皮牆,瞬間就被彈射出去!

矮個子也不例外,他跌飛出去七八米遠,摔了個跟頭才爬起來。

此時,矮個子的臉上已經冒汗:「你、你他媽……」

「不好意思,三秒鐘過了,你們該上路了!」一向喜歡笑的肥狼突然間收斂了笑容,如同死神一般沖將上去!

矮個子的自尊心被強烈碾壓,頓時狂吼了一聲,道:「兄弟們,一起上!給我把他碎屍萬段!」

眾人的腳步極快,又一起朝著肥狼沖了過去!

此時,肥狼的眼神中閃爍出了一絲咄咄逼人的殺意。

兩個人的拳頭剛剛轟出,肥狼如同一雙鐵錘大小的拳頭瞬間迎了上去!

只聽見「砰砰」「咔嚓」之類的聲音不絕於耳!再一看,那兩人的胳膊都被瞬間震斷,骨頭都已經斷裂!

矮個子剩下的兩名同伴一陣心慌意亂的時候,肥狼已經飛起雙腿,狠狠地踢在了二人的脖頸處!

這二人嗷嗷慘叫,身體在半空中打著轉摔倒在地,口吐鮮血而死!

肥狼落地的瞬間,又是一記重拳轟向了矮個子,矮個子連忙用雙手去招架!

然而,就在肥狼的重拳砸在了矮個子手臂上的時候,矮個子就感覺似乎被挖掘機的重臂狠狠砸了一下!嘴裡忍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也跌飛出去!

轉瞬間,五個人全部被肥狼秒殺。

「呃?是你們太弱?還是我太強?」肥狼摸了摸自己的拳頭,嬌憨的問道。

……

與此同時,在另一條路上,一個外號叫惡犬的高手,已經遭遇到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男人坐在了一頭石獅子上,手中正捧著幾顆石子把玩。

惡犬旋即從腰間掏出了一把槍,瞄準了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