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九十五章 莫讓新顏換舊顏

第三百九十五章 莫讓新顏換舊顏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說話的是黑明的另一個手下,因為誰都明白,被群敵圍住是多麼凄慘的事情,這一刻江儷要面臨的是所有敵人的攻擊!

眾人說話間,便拳腳相加!他們都是受過多年訓練的殺手和僱傭兵,一個個拳腳功夫十分了得!

而就在這一刻,江儷突然間湊近了一個人,右手捏成了拳頭,以驚人的力量鑿在了一人的腦門上!

這一拳又快又狠,根本沒給對方反應的時間,對方就已經噴著血飛了出去!

而就在下一刻,江儷也藉助這個空檔沖了出去,繼而又是兩記重拳砸在了兩個人的後腦勺上!

一時間,腦漿迸裂的聲音再次席捲而來!

此時,黑明的同伴只剩下了一個活口!

「啊!!!」這人看到同伴慘死的,頓時暴怒的咆哮著,又是一拳砸向了江儷!

這一刻,江儷居然也掄圓了拳頭,同樣一拳轟了過來!

雙拳狠狠地激蕩在一起,瞬間崩出了一串鮮血!

再一看,那人的胳膊都已經扭曲了!

江儷順勢一腳,狠狠的踢在了男人的雙腿中間!

「呃……」這人悶哼了一聲,緩緩地倒在了地上!

黑明正在和劉南南交手,看到自己的同伴都被江儷瞬間滅掉,一時間瞪大了眼睛:「這……」

此時,江儷已經悠然自得的坐在了八仙桌上,自在的喝起了茶:「南南,你快點,怎麼這麼慢!」

「哼,不準催師父!你這個逆徒!」劉南南白了江儷一眼後,便一個轉身,輕巧的避開了黑明的重拳,繼而一記飛腿踢在了黑明的尾骨上!

黑明只感覺的脊椎骨都是一陣扭曲,整個人完全扛不住這樣猛烈的攻擊,轟然倒地!

「啊……啊……」黑明掙扎著想要起身,可身體傳來的劇痛卻讓他寸步難行。

此時,劉南南蹲在了黑明的面前,一臉同情的問道:「投降吧,給你一條活路。」

黑明的嘴唇都在不停地顫抖。其實,劉南南只是打了他一下而已,他就完全經不住了。而此前,他的幾十次攻擊都被劉南南瞬間化解!

此時,黑明的自尊心已經被擊的粉碎,不由自主的低下了並不高貴的頭顱:「給我一條活路吧,我不想死。我可以告訴你們,是誰派我來的。」

「不用了。」江儷道,「我們早就知道了,不就是吉信嗎?你告訴吉信,如果還有自知之明,就趕緊來警局自首,爭取寬大處理。如果頑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條!」

「什麼?你們、你們要把我怎麼樣?」

「交給吉信。」不遠處,傳來了一個擲地有聲的聲音,「順便顯擺一下我們大天州的治安。」

「你、你是……」黑明垂頭喪氣的說道,「羅非……」

……

幾分鐘後,當留在劉家鎮外圍負責接應的殺手和僱傭兵們正在打盹的時候,一輛摩卡色跑車突然間疾馳到了他們的中間,扔下一個活蹦亂跳的黑包袱後,瞬間疾馳而去,根本不給這群人反應的時間。

這群人中的頭頭連忙衝過去,把包袱打開,這才發現,裡面的人居然是黑明。

這人急忙把黑明嘴裡的布條拽了出來,忙問道:「明哥,怎麼回事?你怎麼搞成這個樣子了?」

黑明一時間驚慌失措的說道:「撤退!撤退!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快一點!」

「兄弟們人呢?」頭頭急切的問道。

「都死了……全都死了!」黑明哭道,「他們的屍體就在前方500米外的一輛車裡,收屍,走!」

……

與此同時,羅非已經從黑暗中走到了江儷和劉南南的面前。

此時,劉南南已經忍不住撲了上去,一把跳到了羅非的懷裡。

劉南南並不高挑,不過玲瓏有致的身段十分輕盈,羅非一把就將她高高抱起。

劉南南也肆無忌憚的在羅非的臉上親了幾下,道:「想你了。」

羅非頓時老臉一紅。

江儷輕哼道:「風流債真不少啊,羅大少!」

羅非不由一愣……隨即冷笑道:「少來,你隱藏的挺深啊,小夥伴,你是不是欠揍?」

江儷俏臉一紅:「我又不是刻意隱瞞的。我一直都想告訴你來著。」

「可是你一直沒說啊!」羅非質問道。

劉南南吐了吐舌頭:「要不我迴避一下省得濺我一身血。」

……

夜已深,羅非沒有離開劉家鎮,而是住在了劉南南早已為他準備好的一處別墅里。

不過,劉南南卻刻意迴避了羅非。

洗過一個澡,羅非叩開了江儷的房門。

此時,江儷已經換上了米色的睡衣,正在笑吟吟的望著他呢:「南南真的挺懂事的。」

「她是我曾經的夥伴,那年因為暈死過去,這才因禍得福逃出了獵殺者訓練營。這不,又被老狗利用上了。代號靈狼。」羅非沒好氣道。

江儷微微嘆了口氣:「你們真的很不容易。」

「別說我了。說說你吧。姐,你的功夫怎麼練的?」

江儷淡淡一笑道:「跟我養父學的,江家也是武術世家,養父曾經拜過名師,學到了很高強的武功。我呢,雖然不算是學得了一些皮毛,但也只是學到了三四成的功夫而已。」

「之前我居然都沒有看出來了。」

「那是因為我家的功夫並不是很霸氣,也不是很張揚,能夠做到氣息平和如常人。」江儷說道,「再加上你知道我本來是有一些功夫在身上的,所以會產生誤會。」

「南南說,你的功夫和她差不多。」

「嗯,相差無幾。不過門派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