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九十七章 抱歉,你知道的有

第三百九十七章 抱歉,你知道的有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還是那個倔強的天狼,他怎肯示弱?二話不說就脫掉了衣服,被子也不蓋就躺在了床上,開始運功散熱。

胡美的氣息他太了解了。這是一種本身陰冷的氣息,但是一旦和男人的陽剛之氣結合,就會變得熾熱無比。此時,排除燥熱是最好的途徑。

因為武功修為已經達到了一定的階段,所以羅非還有自救的能力。

好不容易,羅非體內的氣血不再像剛才那麼澎湃,他立刻拿起了手機,給丁薇發了條信息:「睡了嗎?」

然而,沒有任何回應。

羅非咬牙切齒的給月亮發了信息:「女魔頭,你睡了嗎?」

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此時,羅非的餘光不經意的掃到了陳靜的頭像……他不由微微嘆了口氣:我胡思亂想什麼呢?繼續運功自救吧!

羅非繼續運動功力,慢慢的壓制著自己的氣血,效果……還是不錯的。

可突然間,羅非感覺到了情況不對勁,自己的身邊居然慢慢地出現了一條手臂!

這條手臂撫摸著羅非的臉,傳遞著一種女性特有的溫柔和彈性,身上還散發著一種非常熟悉的味道。

這一刻,羅非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前功盡棄了,只感覺氣血更加瘋狂的噴張、暴走,整個人完全無法控制自己了!

黑夜中,一個婀娜的輪廓慢慢地從席夢思上爬起,雙手緊緊地摟住了羅非的脖子。她呼出的氣熾熱無比……

羅非的潛意識在一點點的喪失,已經意識到大事不妙了:這……是……陳……靜!

羅非的頭腦中,聯想起了第一次和陳靜見面的場景。那是在天州機場,火辣的身材,優雅的談吐,不俗的氣質,成熟而端莊。不論如何,羅非怎麼也不會想到,陳靜會在這個特殊的情況下,出現在這裡!

這一刻,羅非的心跳驟然加速了:「要出大亂子!」

羅非緊握住了美女的雙手,盡量讓自己心平氣和的說道:「靜姐,別這樣,你醉了!」

羅非說這句話的時候,自己都感覺到了可笑:呵,只是醉了嗎?如果只是醉了,倒還好說。關鍵是陳靜身上肯定是中毒了,不出意外,中的是我的毒!

羅非的毒,就是羅非的氣息,那是極為剛猛的男性的氣息。氣息剛猛,雄渾有力,別說一般的女生,就算是像甘甜、崔琳娜這種級別的武者抵抗起來都要費些功夫!陳靜並非不會武功,但也只是學會了甘甜、鳳凰、崔琳娜等人的一點皮毛而已,根本不足以抵抗羅非的氣息。

月,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我對陳靜只是姐弟之情,你這樣做過分了吧?羅咬牙切齒道。

正當羅非一陣糾結的時候,陳靜卻已經依偎在了羅非的懷裡,嘴裡更是一陣呢喃:「小非……姐喜歡你,一直都很喜歡你。」

「……」羅非瞬間無語。

這已經不是酒後吐真言了,這完全是被酒精和他的氣息一起衝擊大腦而說出來的話,是比真實更真實的語言。

只是,羅非根本不明白,陳靜為什麼喜歡他?難道,是潛移默化?

「小非,真的喜歡你,真的……」

陳靜,正依偎在羅非的懷裡,低聲抽泣。

很可怕的是,羅非知道陳靜的很多事情。因為兩個人的交情,也是潛移默化,一點點積沙成塔,變得越發親密的。他很清楚,陳靜在熱情的背影之後,深藏著一顆孤獨的心。

畢竟,已經是二十七歲的小姐姐,如果長期沒有被愛情滋潤,很快便會枯萎。

陳靜熾熱的嬌軀緊貼著羅非,加速著羅非血脈流動的同時,也讓羅非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嘆息:「靜姐,對不起了。」

羅非說著,便微微低下了頭……唇齒相依的一剎那,陳靜完全沒有抵抗,反而拚命地迎合。

陳靜熾烈淚水不停地流淌著,因為緊貼羅非的臉,也深深灼傷了羅非。

黑夜,不寂寞……

……

清晨,陳靜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羅非仍舊在沉睡,他的腳下,紅玫綻放,詮釋著陳靜的高潔無雙。

陳靜望著睡意正濃的羅非,不由微微嘆了口氣:「對不起……我走了……」

陳靜穿好了衣服,失魂落魄的驅車而去,這一路上,她差一點闖了紅燈。

車子開到了家門口的時候,陳靜一把踩下了剎車。此時,她的眼淚已經決堤:「陳靜!你知道你做了什麼事嗎?你這樣做對得起誰?你明明知道羅非根本不可能屬於你,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做?」

老實說,陳靜對昨夜發生的一切都很清楚,唯一不明白的就是自己為什麼那麼矜持不住,居然跑到了羅非的房間里。她的潛意識裡一直認為羅非可能會狠狠地拒絕她,並直接撕破臉。可是沒想到,羅非卻用自己的溫暖,融化了她心中的堅冰。

……

陳靜在別墅外哭了很久,終於下定了決心,那就是明天一早就遞交辭呈,然後回自己的老家,從此之後都不再見非凡集團的人了。

陳靜走進別墅的時候,感覺自己的心已經死了,整個人綿軟無力的躺在了沙發上。腹中,陣陣飢餓感來襲,她卻沒有一點想起來做飯的感覺。

「小非,對不起。姐終究把你給辦了。」陳靜自嘲般的笑道,「他大爺的!好餓!」

「所以說,人要是餓了,就容易產生幻想,也容易說胡話。」廚房裡突然間傳來了一個熟悉無比的聲音。

陳靜頓時瞪大了眼睛:「你……」

陳靜艱難的站起身,雙腿如同灌滿了鉛一樣,緩緩地走到了廚房前,發現羅非正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