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不,是家人!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不,是家人!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第398章不,是家人

兩天之後,羅非、陳靜、丁薇和林若心一起登上了南下的飛機。他們的下一站將是東南亞的經濟強國,新國。

而與此同時,剛剛完成整容手術的吉信,正在東流省大城市連城修養。

吉信的居所距離高琴殞命的八號碼頭不遠,只有不到10分鐘的車程,甚至吉信站在別墅門口,可以眺望到八號碼頭。

這個清晨,吉信剛剛用過早餐,便一人來到了樓頂,望著八號碼頭,久久的發獃。

「阿琴,如果這一樁生意沒有遭到破壞,我們都已經在米國落戶了,新世界已經開啟了。或者說,還是我太貪婪?也許根本不該去想什麼新世界。應該在幾年前就和你在一起。如果是那樣,我們的孩子現在都能打醬油了。」吉信不由悵然一笑。

此時,心腹阿兵突然快步走上了樓頂,來到了吉信的面前:「老闆,情況有些不對勁!」

「阿兵,出什麼事了?」吉信處亂不驚,仍舊淡定的問道。

「咱們的人無法在天州境內跟蹤到羅非和羅非身邊的高管們了!」阿兵眉頭緊鎖,焦急的說道。

「那就讓他們撤出來吧。」吉信說道,「天州已經變成鐵板一塊了。但是像天州這樣的鐵板,羅非在華夏國內不僅有一塊。還有香江、廣平、天海,甚至江南江北的部分地區。長此以往,他可能會讓咱們在整個華夏都沒有立足之地。」

「我明白了,把他們撤出來,全部投放到東北地區,對吧?」

「沒錯。」吉信深深點頭,「東北曾經是高家的立錐之地,就算是楊小鵬垮台,我在這邊仍舊有很多人脈和關係。咱們先據守這裡吧,不出意外,到了九月份,咱們和羅非的第二回合較量將展開。」

「是!老闆,我立刻去做!」

……

暮色降臨,羅非等人終於抵達了新國。

只是剛走出出機口,就有一群衣著整齊的西裝男女快步走來,十分恭敬的幫羅非等人拎起了行李。

林若心頓時忍不住捏住了陳靜的臉蛋:「姐,你隱藏的夠深的!」

陳靜故意輕咳了一聲,道:「請叫我大小姐。」

「大小姐你好,大小姐再見!」

陳靜嫣然一笑後,便一把拉住了林若心的小手。

沒多久,他們走近了一輛加長凱迪拉克中。

車子啟動了,司機一邊穩穩的開車,一邊說道:「大小姐,老爺很想念你,老爺也非常歡迎三位客人。」

陳靜不假思索道:「他們不是客人,是家人。」

「是。」司機應了一聲,便禮貌的不再說話。

……

新國,四季如春,是一個氣候宜人且高度發達的國家。

丁薇是第一次來新國,她眺望窗外,望著熱鬧的街區,卻露出了一臉驚異:「汽車不是很多,新國的城市環保做的不錯。」

這時,陳靜和司機都忍不住笑了,而羅非也笑了。

丁薇不由吐了吐舌頭:「看來我露怯了。」

羅非微微點頭,道:「新國的國民是很富有,收入在世界上也是數一數二。不過車子……貴了點。」

司機笑道:「羅董事長說的不錯。咱們舉個例子吧!在北美,一輛豐田gt-86能賣到16萬華夏幣。同樣的車在新國要賣到80萬華夏幣。」

「我的天,關稅這麼高?」丁薇吃驚不已。

「呵呵,這還不算完。咱們這邊的車子要合法上路得有個授權證書,而且授權證書的有效期只有10年。」司機又說道。

「那如果10年到了怎麼辦?」丁薇問道。

「不好意思,只能送到廢車場壓碎,返璞歸真了!」

司機的幽默讓眾人都是一陣大笑。

丁薇笑道:「返璞歸真這個詞用得好。不過,就沒有什麼迴旋的餘地嗎?」

「當然有。只要多給一點點錢,就可以再續10年的有效期。」司機說道。

「這個所謂的一點點,是多少?」丁薇笑問。

「不多,40萬華夏幣左右。」司機說道。

「暈!這哪裡是一點點啊!我替新國人民感到鬱悶!」

陳靜說道:「這就是我不回新國的理由了。我買不起車。」

眾人又忍不住大笑起來。

司機說道:「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大小姐,您的家人……不,咱們的家人果然都很有愛。」

此時,林若心趁機拱了拱陳靜,沒好氣道:「為什麼一年時間也不回家看看?」

陳靜攤攤手道:「這原因我絕對不說。」

「那還是我替你說吧。因為林子雄董事長。」羅非一語道破玄機。

這一刻,林若心終於明白了:「又是因為他?難道說……林子雄和陳伯伯關係很好,所以……」

陳靜面露難色,不由嗔道:「小非,你怎麼知道的?」

羅非指了指自己的腦門,道:「推理出來的。家世顯赫,卻放著自己家的產業不幫忙打理,專心致志的留在非凡集團。甚至大假都不休,這裡面肯定和某些人有關係。」

林若心俏臉一紅,頓時低下了頭,呢喃道:「姐,對不起。」

陳靜卻搖了搖頭,道:「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因為我老爸過去和林子雄關係很好,所以在非凡集團最困難,最需要業績的時候,我沒能幫上你一點忙。倒是在非凡集團越來越上軌道的時候,老爸才和雄風集團決裂,現在能做的,頂多是錦上添花了。」

「姐,我不怪你。你有你的難處。」林若心握緊了陳靜的手。

「是啊,靜,沒人怪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