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負罪感極強的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負罪感極強的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此人就是幻龍王,不過它不論是形貌、長相還是戰鬥力,都超出了世人的想像。

它非但不高大,不強壯,戰力還很低,完全就是一個老態龍鐘的傢伙,但這傢伙,正是狂龍之王。

當然,幻龍之王是世人對它的稱呼,它一致對外自稱幻龍皇。

不過,這人不但不狂,而且很有謀略,是幻龍之中極為難得的智者,數千年前,正是這個老傢伙在幻龍的奪位之爭中佔得了先機,最後成為了皇帝,而它一上台,它頒布的一切法規法則,都非常利於掌控幻龍的軍心,所以它的帝位一直很穩固。

而這一次,它趁潘多拉出門與幻龍交戰,派出了幽靈龍偷襲潘多拉,讓潘多拉成功的變為了它的傀儡。

本來,幻龍王想利用潘多拉挑起和九界的戰爭,自己趁亂吞併人界,可它沒有想到,人界居然出現了羅非這個可怕的敵人,他的智商高的驚人,居然第一時間識破了它的詭計,不但拯救了潘多拉,而且還用毒藥滅掉了它的全部幽靈龍,讓它的計劃徹底流產,不僅如此,它的帝國也行將破滅。

不過,最讓幻龍王想不到的是,羅非居然根本沒有理會它的投降政策,反而要將幻龍一族全部擊殺,一個不留,這種雷霆手腕,它前所未見。

不過,這傢伙還是給自己留了一手,那就是從數百年前已經挖好,如今都沒有多少人知道的地下隧道逃了出來。

此時此刻,幻龍王的心情是極為愉悅的,它開心的就差載歌載舞了。

而幻龍王的身邊,跟著10多個最為精壯的幻龍,可以說,它們是幻龍的未來。

帶著這些強悍的手下,幻龍王一路來到了河邊,終於在一艘小船處停了下來。

這艘船,名叫不滅方舟,是用特殊的材料打造的,並被多位幻龍魔導師附魔,因次如其名,在這條名為破滅之河的湍急河流中永遠都不會沉沒,而破滅之河的河水在數千年的歷史中,就從來沒有一艘船能夠順利的游弋到盡頭,除非是用不滅方舟的木材打造的船隻才可以。

幻龍王做的最狡猾的事情,就是在做成了這艘方舟之後,命人砍斷並燒毀了所有能製造不滅方舟的木材,並且殺死了所有附魔時的魔導師,這樣就保證了這艘船的絕對安全,而這艘船,也將駛入一個神奇的無人島,那裡的糧食足夠幻龍東山再起。

這都是幻龍王幾百年前的未雨綢繆,就是為了防止今天的狀況發生,但一向自信的它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最終還是走上了這條船,並即將踏上不歸路。

此時,它身邊的心腹,一個最為強壯的幻龍說道:「先皇說的沒錯,最聰明的統治者未必是最有戰力的,也未必是最高大最英俊的,只有最為睿智的幻龍,才配做我們的皇帝。」

眾人紛紛點頭稱是。

幻龍王卻搖了搖頭,嘆道:「只可惜,我的智慧和天狼羅非比起來,還是略遜一籌,那傢伙居然把我的整盤

棋都給搞砸了!真是太可惡了!」

此時,這條幻龍搖了搖頭道:「陛下,我們只是輸了一次而已,但並不是輸了所有,現在,只要我們上船,未來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幻龍王深深點頭,道:「破滅之河的盡頭有一座小島,那座島嶼的面積足足有500萬平方公里,是一座面積驚人,幅員遼闊的島嶼,而且物產極為豐富。

幾百年前,我派人在那座島嶼上駐守,並培育了生命之樹的幼苗。

如今,幼苗早已經長成了大樹數百年,這些年我源源不斷的朝那裡輸送幻界的女娃娃過去,一輩人接著一輩人,她們的後代因為長期接受我們的教育,已經完全聽從我們的命令了。

你們到了那邊之後的任務十分艱巨,每人至少要娶300個女娃娃,要不停的繁衍後代,不停地生!這樣的話,用不了一百年,我們就有足夠的實力打回去了!」

聽到這,幻龍們無不歡欣鼓舞,一時間山呼萬歲。

幻龍王得意不已,都快笑到不行了。

那個屬下卻沒有笑,而是等到眾人都笑過之後,它才說道:「只可惜,你根本不能如願了,幻龍王。」

聽到這,幻龍王頓時一愣。

而此時,不滅之河附近傳來了一陣陣冰冷的笑聲,一個個幻界人突然間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前身後。

這群幻界人無一例外,一個個都手持重兵硬弩,怒視著幻龍們。

而那個屬下也步步後退,最後退到了希露雅的面前。

幻龍王望著希露雅,不由微微一愣:「你……」

此時,那個屬下突然間脫掉了自己的一身幻龍皮,露出了龍族的本來面目。

看到這人突然從醜陋的幻龍變成英俊瀟洒的龍哥哥,眾多幻界人都吃驚不已。

而此時,這人微微一笑道:「我該說出我真正的身份了,我叫龍鳴,是羅青大人,也就是羅非大人的前世的貼身兄弟,數千年前,羅青大人曾經派我潛入幻界,執行潛伏任務,為了幻界蒼生,我接受了命令,並一步步的成長為了幻龍王的心腹。

今天,我的目的就是為了剿滅幻龍王,擊殺幻龍一族!」

聽到這,幻龍王等人都咬牙切齒。

幻龍王更是睚眥欲裂,不由惡狠狠的問道:「混賬,我難道對你不好嗎?幾千年了,我對你賞賜無數,都沒有辦法溫暖你那顆冰冷的心嗎?」

龍鳴搖了搖頭,道:「非我族類,我跟你們根本就不是一條心,你知道嗎?這幾千年我到底有多難熬,我每天都睡不好,天天都在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