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太嫩了!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太嫩了!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科倫王,一個身高將近四米的龐然大物,年紀不大,但是力量卻是整個科倫族最大的,沒有之一。

科倫巨人崇尚無限的力量,誰擁有最大的力量,誰就是王,這位王,是幻龍覆滅之後,科倫人在競技場決鬥之後選出來的。

羅非和龍清秋剛見到他的時候,這位王居然正在享受一個幻界的姑娘,此時,他正在用自己那雙大手,試圖剝掉姑娘的衣服呢。

姑娘拚命地掙扎,甚至大喊起來,十分節烈。

羅非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頓時眉頭一皺,冷冷道:「克魯澤,你在做什麼?」

克魯澤是這位科倫王的名字,羅非之所以會直呼這人的名諱,已經表明他的立場。

克魯澤看到了羅非,這才停下了動作。

而此時,姑娘失魂落魄的跑到了羅非的身旁,一下子撲到了羅非的懷裡,痛哭流涕:「天狼哥哥,請為我們做主!就在昨天,科倫巨人在我們耕田的時候突然間偷襲了我們的村莊,他們殺了我們很多人,我的母親都被他們殺了,他們把我們幾十個女孩子都捉來了,供他們,供他們……」

龍清秋是個好脾氣,但此時也被氣得七竅生煙,不由指著克魯澤道:「她說的是真的嗎?」

此時,克魯澤倒是滿不在乎,他甚至還翹起了二郎腿,一臉玩味的望著龍清秋,道:「曾經的龍界位面神可真是漂亮,只可惜跟了一個凡人啊,這樣的美人,應該歸我,呃,不,就應該給我。

天狼羅非是吧,麻煩你回幻國,告訴你的皇帝,就說如果想讓我克魯澤投誠,其實很簡單。只要每年給我們提供10萬噸糧食,5000噸肉,外加5萬個幻國美女就行了,當然,你也要把龍清秋給我留下。」

羅非不慌不忙的釋放出了氣盾,護住了美女,溫和的對她說道:「出去吧,我會給你們一個公道的。」

美女頓時一愣:「哥哥,是什麼樣的公道。」

「哦,滅掉科倫巨人,就像滅掉幻龍一樣。」羅非不假思索道。

克魯澤頓時聽到了羅非的話,一時間暴怒:「什麼,你要滅掉我們?你好大的膽子,你真的以為你能做到嗎?」

羅非道:「能,而且,勢在必行,有你這樣的王,你們這個種族也不該存在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你不該觸怒我。」

「觸怒你?」

「我告訴你,我在這個世界的任何角落,都可以得到尊重,因為不管什麼種族,都會懂得尊重我,我們才能坐在一起平等互利的談合作,但是,如果敢這樣冒犯我,那對不起,什麼都不談了,沒有糧食,也沒有肉,更沒有美女給你們,你想要龍清秋,更對不起,也沒有,我有兩把刀子,你想不想要?」

克魯澤頓時暴怒,他一把掀翻了桌子,頓時從後背上摘下了一雙鐵錘,嘶吼道:「來吧,不服就來啊!我才不怕你們!別以為我們需要靠你們,你們就是個屁!」

羅非很清楚為什麼克魯澤相比

較前幾任科倫巨人王,會變得那麼無理,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實力的增強。

科倫巨人的成長周期很快,每個巨人只需要十年時間,就能從一米的嬰兒長成一個健碩的成年人,而且極具攻擊力。

而且,如同幻界人沒有男性一樣,科倫巨人也沒有女性,他們的孩子都是在自己長到了二十歲之後,從他們的大腦中生成的,經過一年的孕育後,就會生出來,一次能生一個,隨後每兩年能生育一個,持續到六十歲左右,而他們的生命會在百年內結束,如同人類一樣。

這種成長周期和特殊的成長方式對他們來說十分合理,根本就不會影響行軍打仗。

只不過,這個種族只存在了兩千年,遠遠不如幻界的其他種族,而且最初存在的時候,他們只有兩百多人。

所以歷代的科倫王都不敢輕易和其他種族交惡,一直都在隱忍和韜光隱晦,甚至被迫做了很多好事,因此在他們的種族誕生了一千年之後,他們得到了很大的發展。

而後來,在幻龍的勢力越來越強大之後,他們選擇了投靠幻龍。

因為他們力大無窮,因此被幻龍看中,作為炮灰一般存在。

只不過,科倫王十分狡詐,總是會以各種方式拒絕執行命令,保全自己的種族。

所以在幻龍戰爭結束之後,科倫巨人的數量已經達到了驚人的200萬!

這,就是科倫巨人為什麼不懼怕幻國的原因了,它們力大無窮,一個人的力量相當於20多個幻界戰士的力量,它們皮糙肉厚,一般的劍刃根本無法完全穿透他們粗糙的皮膚,這就是它們有恃無恐的理由。

此時,談判已經崩了,羅非也不再矜持,他直接抽出了兩把龍刃,對準了克魯澤,冷冷道:「克魯澤,你比幻龍更找死,我想在就問你最後一句話,你的話語是否代表你們所有科倫巨人?」

克魯澤冷冷道:「在我們的國家,力量就是一切,我是最有力量的,我當然是他們的主宰,你放心吧,我只會殺了你,至於你的女人,歸我了!我克魯澤睡過幻界女人,睡過白晝人,睡過黑色精靈,可唯一沒有睡過的,就是龍女!更何況,還是昔日的位面神!」

聽到這句話,羅非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凶戾的光芒,他轉過身,拉住了龍清秋的手,走向了門外:「秋,從外面開始殺,只留他一個,不著急殺。」

龍清秋的心情也不好,頓時深深點頭:「知道了。」

兩個人說完,便走了出去。

在門外,兩個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