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盧望天的讓步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盧望天的讓步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想要征服一個女人,首先要征服她的食道。

林雪江深諳這個原理,但是現在的他怎麼都想不明白,過去的他怎會不懂。

雖然沒有身高,但是擁有不錯的顏值,很好的性情,出色的廚藝,甚至還是個才子,但這些個人資源他通通沒有用上,以至於後來步步皆輸。

但是現在,他似乎也不想用了,但是某種特殊的魅力,卻緩緩地展露出來。

一邊吃著飯的時候,林雪江不知不覺的和劉斐四目相對,此時,林雪江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倒是給她夾了菜,這些菜,都是劉斐最喜歡吃的。

不過,林雪江做的並不刻意,因為這些菜同樣也是他喜歡吃的,是兩個人的共同愛好。

吃著吃著,劉斐的眼眶便慢慢的潮濕了,許久之後,她才哽咽的說道:「對不起,終究是我負了你。」

林雪江微微一笑道:「其實還好,來之前和剛來的時候,我挺衝動的,不過看你現在過得還挺好,我就沒那麼衝動了。

你也不用說對不起了,其實我在這裡過的還不錯,住的地方是簡陋了一點,但挺舒坦的,還有,這裡的物價很低……我這,也算是視察民情了吧?」

聽到林雪江的自我調侃,劉斐慢慢的露出了笑容:「你比以前樂觀多了,我記得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特別內向,也不喜歡說話,更不知道該怎麼跟女孩子聊天。」

「是啊,我記得那時候我一直都是把你當做男孩子那麼聊的。」林雪江微微一笑道。

劉斐望著林雪江,突然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林雪江也沒有再說話,他是故意的,劉斐,不是。

突然間,林雪江覺得自己很卑鄙,或者說,自己的成熟已經遠遠超過了劉斐不知多少倍。

劉斐的欲言而止,持續了許久。

終於,林雪江開口說道:「我送你回去吧,這裡比較亂。」

……

林雪江的確很負責,帶著劉斐一路穿行小路,離開了這個繁華大都市中的死角,隨後叫了一輛很穩妥的計程車,目送著劉斐離開了。

劉斐走了將近10分鐘,林雪江才轉過身,從自己的口袋中摸出了一盒煙,緩緩的拿出了一根,點燃後抽了起來。

這盒煙里還有最後三根,但是這盒煙在他的口袋中放了幾千年,每次林雪江遇到重大事件,才會抽一根。

現在,林雪江慶幸的並不是這盒煙還剩下幾根,而是這盒煙抽到現在,他居然還活著,而且是好好的活著。

此時,理查突然間走到了林雪江的身旁,低聲問道:「雪哥,事情已經開始推動了,如果不出意外,盧家將在兩個月之內倒塌。」

林雪江道:「一個月能做到嗎?」

理查頓時一笑:「哥,我還以為你嫌早呢,一個月沒問題,就算你明天讓他倒塌,我也有辦法。」

「那就一個月吧,嗯……儘快,另外盡量做得自然。」林雪江說道。

「你放心。」理查說完,轉身就要走。

「理查,你不會覺得哥哥太無聊了吧?」林雪江笑問道。

「不會,哥,女人也是一種事業。」理查道,「這個女人,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樣,她身上有一種獨特的魅力,我感覺如果她能接受你,將來一定對你的事業有所幫助。」

林雪江微微一笑:「理查,你考慮問題永遠都是那麼成熟。」

……

劉斐回到了公司,如同往常一樣,和員工們聊起了工作。

只是還沒聊幾分鐘,就看到盧利怒氣沖沖的走向了她,一邊走,一邊罵道:「你個婊子!」

此時,員工們都聽傻了。

劉斐是個極為聰明的女人,瞬間就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所在了,自己今天是無意識的去了林雪江的居所的,但是,盧利卻非常有意識的跟蹤了她!

此時,劉斐幾乎是百口莫辯了,畢竟她在林雪江的家裡逗留了一頓飯的時間,可是一頓飯的時間,卻能做很多事了。

沒等劉斐解釋什麼,盧利就衝過來,朝著她的臉上史無前例的打出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力量不大,甚至沒有讓劉斐感覺到多少疼痛感,但是,疼在心中,周圍一群員工眾目睽睽,劉斐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此時,劉斐再也忍受不住了,她突然間瞪大了眼睛,反手又給了盧利一巴掌。

一時間,盧利也傻了眼。

劉斐沉默了許久之後,終於低聲說道:「離婚吧,我受夠了。」

盧利冷冷的注視著劉斐,不由冷笑道:「想離婚,沒那麼容易,你得把我家給你家的一切都吐出來!」

「好啊,我會給你的,都給你!我什麼都不要了!」劉斐說完,便轉身走出了公司。

……

別墅外,一片冰冷,甚至天空中下起了小雨。

冷雨打在劉斐的身上,讓她感覺自己一點力氣都沒有。

她突然間想回家了,可是,她不敢回,現在她只要回到家中,就會出問題,自己的父母,會饒了自己嗎?要知道,他們可是對她充滿了期待,她是他們的所有指望!

如果真的離了婚,盧家別說會撤資,就算不撤資,也會想辦法搞臭她!

一想到這,她的心都快碎了。

一時間,她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林雪江。

但是,她又停住了腳步,一時間陷入了沉思……

別再禍害他了,他已經到了今天這步田地了……

可是,就在此時,她突然間瞪大了眼睛……

這個世界上最愛我的,也只有他了,他已經為我來到加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