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劉斐覺醒!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劉斐覺醒!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別讓步了。」劉斐笑的很無奈,「盧叔叔,我知道,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沒給你家生孩子,也是你的一塊心病,你總覺得我不是盧家人。其實,你大可不必這麼想,因為不是我不想生,是你兒子這些年不知道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他根本沒法讓我懷孕!」

聽到這,盧望天頓時如遭雷擊,整個人都快石化了:「你、你到底在說什麼?」

劉斐冷聲道:「叔,帶你兒子去檢查一下吧,我會在加國再住幾天的。確認了之後,別讓了把我們倆的結婚證拿來,我們要辦理離婚手續,盧家,我呆夠了,你們的虛偽,也讓我煩透了。

還有,我和林雪江其實根本就沒有上床……別誣賴我了。」

……

劉斐走了,帶著父母一起走的。

隨後的半個月時間,盧家沒有任何動靜,而劉斐也沒有在加國找工作。

這段時間,劉斐只給林雪江發了一個信息,另外打了20000加幣,讓他離開加國,趕緊回國避難。

畢竟,劉斐很清楚,如果盧家要對付林雪江,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可是,盧家沒動靜,一直都沒有。

……

半個月,天空陰霾。

這個清晨,盧望天突然間叫來了兒子。

盧利小心翼翼,也不敢說話,只是站在了不遠處。

盧望天望著兒子,半天才說道:「你不是我的親兒子。」

盧利頓時愣著了,許久之後,他幾乎要哭了:「爸爸,你不要我了嗎?」

盧望天搖了搖頭,痛苦的說道:「不,不是不要你,我只是說實話,其實,我是你大伯。」

「大伯?」

「是啊,你的親爸爸,是你的小叔,只可惜,你小叔死得早……我,沒有生育能力的,所以這麼多年來,一直把你當做我的兒子。

可是我沒想到,你居然遺傳了我的毛病,居然也沒有生育能力……」

盧望天說到這,一時間老淚縱橫,「真的是作孽啊!我覺得,最近這幾個月,特別是最近這一個月,老天爺似乎在懲罰我。」

「爸爸,到底怎麼了?」

盧望天望著盧利,不由嘆了口氣:「你能力一般,家裡的產業你做不好,這也不怪你,因為我也不想讓你參與,因為你爸爸這些年沒做什麼好事,家裡的錢,不幹凈。

你知道為什麼極力促成你和斐斐的婚事嗎?因為那孩子有腦子,有能力,能想辦法把咱家的黑錢洗白。

這就是為什麼這幾年我一直催你們倆要孩子,以前還因為這件事打過你的原因,因為只有願意給你生孩子的女人,還有可能跟你推心置腹。」

盧利嘆道:「爸爸,這些我過去都不懂,今天你說了,我才明白。」

盧望天道:「兒子,以後的路,自己走吧,你現在是乾淨的,以後也是乾淨的,爸爸幫不了你什麼了。」

「爸爸,到底怎麼回事?」盧利吃驚不已的問道。

「爸爸的生意做不下去了,有件事我沒有告訴你,最近一個月,爸爸該過去賺的錢都賠進去了……爸爸的好幾個公司都被勒令關閉了,不少債主都找上門來,要弄死爸爸……兒子,你走吧。」

「不,不可能!爸爸,怎麼會這樣?」盧利道,「爸爸,就算家裡了出了事,我也不可能離開你的,絕對不可能!」

盧望天搖了搖頭,堅定的說道:「我給你留了一筆錢,這筆錢,誰也不知道,就在我送給你的那張銀行卡里,就是你十八歲生日的那張卡,有1000萬米刀,你小子只要不亂花,好好的,這筆錢足夠你用的。還有,你回國吧,回天州,天州是你最好的庇護所。」

「爸爸!」盧利一時間嘴唇緊咬,都快哭了。

盧望天轉過身,忍著心中的強烈不舍,道:「兒子,以後不要找太聰明的女人,省得被算計……爸爸這一次,不知道被誰算計了,不過肯定跟她有關係,你放心,爸爸不會放過她的,爸爸會動用一切手段,去弄死她!」

……

一番沉悶而兇狠的交談後,盧利面無表情的走出了自己家的別墅,此時此刻,他已經不知道要何去何從了。

而就在盧利離開不到五分鐘之後,盧望天的手機突然間響了起來。

盧望天看了一眼後,頓時吃了一驚,整個人差點hold不住:「得手了?」

這個電話是盧望天派出去的殺手打來的,殺手雖然不是業界頂尖級,但是搞定劉斐一家人是沒有問題的,畢竟他們一家人都不會什麼功夫。

盧望天連忙接起了電話,道:「事情做得怎麼樣?」

聽筒里,傳來了一個十分陌生的聲音:「不好意思,事情沒搞定。」

「你是誰?」盧望天吃驚的問道。

「我是殺了你的殺手的人。」聽筒里的聲音笑道:「就那種水平的殺手,還是去死好了。」

「你……你是誰的人,你……」

「對了,忘了告訴你了,你家所有的股票之所以出事,都是我大哥讓我搞出來的,還有,你家的公司之所以出事,也是我們搞出來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懲罰你。」

「你、你是劉斐的人。」盧望天睚眥欲裂。

「不好意思,真不是,我到底是誰的人,你慢慢猜吧。」

對方說完就掛斷了電話,沒有給盧望天繼續說話的機會。

不過,此時的盧望天已經又驚又氣,整個人都快爆炸了,但隨後,他又感覺到了一陣陣的恐懼。

他樹敵太多了,不是一個兩個,而是數不清的敵人,這些敵人過去也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