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怨氣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怨氣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加國,阿爾特克賭場,加國和米國邊境地區的一家著名賭場,每天都要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15萬名賭徒,今天也不例外。

在一張偌大的桌前,一群賭徒正在圍觀一個人和荷官對賭。

這人中等身高,皮膚黝黑,長得倒是挺帥,只不過他滿臉鬍渣,看上去顯得有些憔悴。

他已經兩天兩夜沒合眼了,一直在這不停地賭,即將輸光父親給他的全部本錢。

此時,賭徒們都在周圍冷眼圍觀,他們很清楚,這男人快完蛋了,一旦輸光,賭場可是一分錢都不會借給他的,只會賞給他一頓飯,然後禮貌的請他乖乖滾蛋。

「我押10萬!」男人毫無底氣的說道,「最後的10萬。」

男人剛把錢押下去,林雪江和劉斐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此時,男人並沒有看到兩個人,而是繼續自顧自的賭著。

對面的荷官當然是很高興的,畢竟這男人在這裡兩天的時間已經輸給賭場將近1000萬米刀了。

此時,他毫不猶豫的開出了自己的牌。

男人也開了牌。

此時,所有人都驚呆了,男人居然贏了!

只是一把牌,破釜沉舟的男人居然賺了40萬!

荷官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不過,他的眼神中卻掠過了一絲輕蔑,畢竟,男人並不是什麼賭術高明的人,剛才只是他的迴光返照而已,不足掛齒。

於是,兩個人繼續賭。

這男人似乎是要瘋了一般,很快就把所有的籌碼都押了,又繼續賭了。

此時,林雪江不由眉頭一皺……一旁的劉斐也微微搖了搖頭。

然而,男人還是贏了,於是,這一局就是80萬到手。

荷官徹底傻了眼,只不過,他不甘心,還是繼續和男人賭。

結果證明,他今天的運氣已經沒了,怎麼賭怎麼輸,而男人今天的運氣特別好,連續贏,一直贏到了把自己的賭本全都找回來了,還多贏了300多萬米刀!

這時候,男人站起身,那張憔悴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玩味:「不玩了,見好就收了。」

男人說完,便轉身要走。

此時,他一眼就看到了林雪江和劉斐。

和林雪江四目相對,男人頓時露出了一絲愕然,緊接著,他不由冷笑道:「呵呵,你居然能給我帶來好運。」

林雪江和劉斐十指緊扣,平靜的說道:「我們只是路過這裡的。」

看到林雪江和劉斐的舉動,男人頓時妒火中燒,一時間氣得快要爆炸了,雖然他剛和劉斐離婚不久,可是心裡對劉斐還是充滿了感情的,特別是在獲知自己的父親已經死去之後。

盧利氣得轉身就要走,而就在此時,林雪江淡淡一笑道:「我們也走了,看夠了,也看膩了,你別賭了,好好的活著吧,至少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心疼你,那就是你自己。」

盧利冷冷道:「不用你教育我,你記住,你懷裡的曾經是我的女人。」

「現在不是了,以後也不是,永遠都不是了。」林雪江毫不客氣,但仍舊語氣淡淡的說道。

不過,正是這種淡淡的話語,卻蘊藏著猶如刀鋒一般的力量,瞬間讓盧利氣得全身顫抖。

而就在此時,林雪江卻和劉斐一起,轉身離開了。

……

走出了賭場,劉斐的眼神變得清澈而明亮,她望著林雪江,不由帶著說道:「江,對不起哦,我還是想幫他一把。」

「沒關係,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

「江,你不會介意我跟過他吧?」

林雪江搖了搖頭,旋即伸出手,摸了摸劉斐的腦瓜,笑道:「傻丫頭,我們倆這一萬年來,一直被人拆散,好不容易到了這一世,才終於走到了一起,你覺得我還會在乎這些凡夫俗子嗎?」

劉斐頓時依偎在了林雪江的懷裡,並沖著林雪江低聲道:「你所有的屈辱,所有的委屈,我都會讓幫你找回來的,前幾百世找不回來了,但是這一世,我會讓你最痛快!」

……

十多分鐘後,盧利終於離開了賭場。

這個貪心不足的傢伙最後又賭了十幾分鐘,結果運氣特別好,又贏了3000多萬,他預感到某種神秘的原因後,便急匆匆的離開了,心中暗下決定,自己以後再也不賭了。

現在,盧利手中的錢還是不少的,他想了一下,準備回國了。

目前這筆錢回到國內,在天州還是可以好好生活的,更何況,他父親盧望天還給他在天州留了兩套房,一套可以自己住,一套可以租出去,而剩下的錢,他準備拿出500萬來給自己找最好的醫生,治好自己的病,然後想盡一切方法把劉斐從林雪江的身邊奪回來。

想好了這一切之後,盧利甚至有些興奮,他連忙打車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酒店,來到了自己的房間門口。

此時,因為兩天兩夜沒有睡的願意,盧利有些疲憊,他恍恍惚惚的看了一眼門牌,確定大概是自己的房間後,便拿出了鑰匙。

可是,門卻突然間開了,一股淡淡的幽香充斥著他的鼻下。

他詫異的走進去,四處張望,看了半天之後,突然間感覺自己寸步難行了。

他以為自己已經睡著了,進入了夢魘,連忙轉身要走出去。

可是,他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轉身,只能獃獃的站在了原地。

而此時,他的耳中傳來了潺潺水聲,不遠處的衛生間里突然間傳來了嬉笑怒罵的聲音。

「江,你壞!討厭,不要摸那裡,嗚嗚,你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