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章 劉雪妍

第一千五百章 劉雪妍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林雪江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自己說出來的話可能會傷害到蘇蓉的感情。

蘇蓉的確很努力,甚至因為林雪江的原因,正在開始修行武功,但是她在這方面的天賦非常一般,甚至有點微不足道,恐怕完全無法達到應有的水準。

這樣的蘇蓉,真的不具備和林雪江並肩作戰的能力,林雪江又不能打擊她的積極性,只能微微點頭,同時,林雪江也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自己還需要再吸收幾個指定人物的戾氣,才能讓自己的實力上限達到最大化。

……

凌晨兩點,天涯海角的打烊時間。

天西南門區域是繁華地帶,在這片區域內的任何娛樂場所和公司等等,閉門時間都不能超過凌晨兩點,很多娛樂場所在一點鐘的時候就已經歇息了。

今天,蘇蓉是夜班,林雪江也沒走,幫著她一起收拾起來。

員工們都回去了,整個健身房裡十分安靜,沒有一絲風吹草動。

此時,健身房外,一個神智清醒的男人正在守株待兔,這個人要接蘇蓉下班,他不是別人,正是盧利。

盧利的信息十分落後,今天才剛剛知道蘇蓉在天涯海角上班,但也只是上班而已,這還是從蘇蓉的一位好姐妹的口中打聽出來的。

他今天沒敢走進去,不過也看到了蘇蓉。現在,他鬼鬼祟祟的站在門口,等著蘇蓉,但根本不知道,已經有一層結界覆蓋了他和整個天涯海角。

盧利的心中一陣無恥的臆想。

他現在還有100多萬歐元,雖然錢不多,但也絕對不少,而蘇蓉家裡的情況大概怎樣,他是很清楚的,據蘇蓉的好朋友說,蘇蓉現在的情況並不是很好,老家是廊鄉的蘇蓉之所以像當年上學那樣背井離鄉來到天州,就是為了錢,為了讓父母過上更好的生活。

盧利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利用這筆錢,營造出自己是個大土豪的氛圍,騙蘇蓉上鉤,把蘇蓉泡上幾次,之後再想辦法甩掉,繼而找尋最後一個,也是甘心嫁給自己的那個女孩,跟家世不俗的她過完餘生。

盧利非常有把握,因為在大學的時候,他和蘇蓉曾經短暫牽手。

但那時候的盧利過於無恥,提出了要和蘇蓉進一步發展,被蘇蓉拒絕了,於是,心高氣傲的盧利提出了分手。

這麼多年以來,盧利一直覺得蘇蓉在那次分手之後對他有愧疚,而這個女孩子心地善良,心事很重,肯定會在他的一番唇舌之後重新投入他的懷抱。

……

不過,他等了半天,也沒有等到蘇蓉下來。

不過,看到健身房裡的燈都關了,房間內一片黑暗,他還是忍不住輕手輕腳走了進去。

一樓是健身房,並沒有人,畢竟天沒有黑到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

於是,盧利來到了二樓。

二樓,也沒有人,這裡是spa養生館,器材更少,也沒有人。

而與此同時,林雪江和蘇蓉已經忙活完了。

此時,林雪江忍不住脫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結實的肌肉。

「嘿嘿。」蘇蓉忍不住伸出手,怕了拍林雪江的胸肌,笑道,「練得不錯嘛,小朋友!」

林雪江沒有說話,只是用一種幽幽的眼神看著蘇蓉。

蘇蓉工作了一天,卻並沒有感覺到疲憊,反而因為一天的鍛煉,身體內有一種特別高漲飽滿的熱情一時間無法釋放出來,臉都被憋紅了,林雪江的眼神,像極了一瓶熾烈的燃料,幾乎要把蘇蓉燒著了!

蘇蓉沒忍住,或者說她根本忍不住,頓時沖著林雪江脫掉了自己的運動背心。

蘇蓉常年接受體育鍛煉,身段無比的柔美,此時此刻那曼妙的美好更是彰顯無遺,她凝視著林雪江,許久沒有說話。

林雪江很主動,衝過去一把抱住了她,繼而伸出手來,捏住了她的熱褲……

狂熱的目光彼此相對,年輕的心爭相跳動,林雪江和蘇蓉兩個人的身心一時間都燃燒起來,幾乎忘卻了自我。

幾乎是與此同時,盧利也來到了三樓,正好看到最不該看到的一幕。

蘇蓉,他心中的女神,他心中的傻白甜,居然和他的死敵在一起纏綿!

這一刻,盧利完全忍不住了,他發出了野獸一般的嘶吼聲,旋即沖向了林雪江。

林雪江的嘴角卻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他猛然間轉身,立刻朝著對方揚起了手臂。

一時間,一道看不到的隔離層出現了,徹底隔開了他和兩個人!

這一刻,盧利只能看,卻過不來,一時間更加憤怒,而那熾烈的黑色戾氣,也在這一刻越燒越旺,越燒越旺!

林雪江拚命地吸收著對方的戾氣,臉上卻不動聲色,仍舊在和自己心愛的女孩纏綿著,而此時,蘇蓉懵然不知,她已經沉醉,對她來說,林雪江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沒有之一,他不但是自己的保護神,還是自己最愛的男人。

但她並不知道,自己的男人會腹黑到這個程度。

或者說,即便知道了,她也無所謂了,畢竟這個男人已經跟她推心置腹了。

……

短短几分鐘的時間,對方的戾氣已經全部被林雪江吸收為了自己的能量,林雪江很開心,甚至在笑,他很清楚這些能量得來不易,更是一陣唏噓,盧利這個傢伙為什麼會產生這麼多的戾氣。

但是,遠遠沒有結束……

盧利走出去的時候,已經是面如死灰了……但是突然間,這傢伙釋然的笑了……

好吧,至少我還有一個女人,最後一個女人。

此時,凝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