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這才對嘛!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這才對嘛!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甘甜秀眉緊皺,半天才說道:「是我初中同學……」

「哦。」羅非又把目光轉向了齊峰,道,「跟你關係怎麼樣?滿分是10分的話,能打幾分?」

甘甜沉默了片刻後,才說道:「能……只能打1分!」

齊峰的臉頓時紅透了,氣得都說不出話了。

「哦,1分啊,行,小子,你過來,我給你個面子,你打我1分鐘,不過,記住,只能打一分鐘,可以用傢伙,一分鐘之後,如果我沒倒下,我可要還手了。」

聽到羅非輕鬆寫意的話語,齊峰和眾混混頓時都笑瘋了。

但笑過之後,一個年紀大一點的混混頭卻將一根棒球棍遞給了齊峰,沖著他努努嘴,道:「去吧,別打腦袋,容易出人命。」

「哦,知道了!」齊峰接過棒球棍,冷笑著,一步步走向了羅非。

此時,林雪江面不改色心不跳。

他很清楚,羅非雖然剛入高中,但功夫的修鍊已經進行了十多年,他天賦異稟,甚至都超過了他的很多位師父,功夫達到了一個很高的境界,這些小混混,白給。

甘甜和林若心剛要阻攔,就被羅非用眼神制止了。此時此刻,也不知道是什麼力量在發生作用,兩個女孩根本就沒辦法制止他。

齊峰卻不管這一套,他揮舞手中的棒球棍,朝著羅非的腦袋轟了下去!但卻在這一刻突然間轉移了方向,砸在了羅非的肩膀上。

讓林雪江有些意外的事情發生了,這根棒球棍居然完好無損!

林雪江頓時眉頭緊皺,他很清楚,弟弟沒有用內力去抵抗,而是完全用自己的身體去扛的!

但是,林雪江無法阻擋。

從小到大,林雪江太了解自己的弟弟了,他是那種言必行,行必果的男人,如果這時候阻擋他,哪怕親哥哥都不可以!

而兩個美女更是看呆了,愣是看著齊峰用棒球棍打了羅非將近一分鐘!

齊峰自己也看傻了,生怕把這小子給打死。

但實際上,這小子沒有死,只是衣服已經染上了一層血色。

此時,他抬起了頭,不由露出了一絲冷冷的笑容:「一分鐘到了嗎?」

齊峰手中的棒球棍不知不覺的掉落在了地上,伴隨著他略微有些驚恐的聲音:「你、你他媽沒事吧?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羅非抖了抖肩膀,道:「打完了沒有?打夠了沒有?」

齊峰看到羅非不屑的樣子,頓時感覺怒火中燒,不由暴怒道,「沒有!給我上,弄死他!」

眾人不由分說,頓時都沖向了羅非,齊刷刷的朝著羅非一通暴揍!

而就在此時,羅非終於動手了!

他的拳頭快如疾風,力大無窮,一拳一個小朋友!被他打到的傢伙無一例外,全都躺在了地上抽搐!

幾乎不到一分鐘的功夫,十多個混混全都倒下了,一個個幾乎要暈死過去。

而此時,羅非笑著走到了目瞪口呆的甘甜和林若心的面前,道:「這傢伙是你朋友,雖然只值1分,但我給你面子。」

此時,這些混混之中,也只有齊峰一個人還站著,不過已經嚇得瑟瑟發抖了。

甘甜和林若心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而就在此時,羅非栽在了兩個美女的懷裡。

「弟弟!」林雪江急得大叫了一聲,連忙沖了過去。

可就在此時,羅非卻突然間利用兩個美女視線的死角給她們兩個傳遞了一個淫.盪的眼神。

就在此時,林雪江頓悟……這傢伙其實沒什麼事!

……

晚上,甘甜和林若心如同兩個羞澀的小媳婦一樣,坐在了林家寬敞而別緻的別墅里。

這樣的豪宅,兩個人還是第一次進來,顯得有些拘束,倒是林雪江的父母十分好客,熱情洋溢的款待了兩個小美女。

母親還時不時掃羅非一眼,發出了一聲輕哼。

羅非從小頑劣,是個典型的不聽話的熊孩子,如果不是因為品學兼優,文武全能,早就不知挨了多少次打。

而且,羅非在認識甘甜和林若心之前,在初中就不算老實,不過,把女孩子帶回家他還是破天荒第一次,而且,一口氣還是兩個女孩子。

倒是哥哥林雪江一直都是個循規蹈矩的好孩子,從來不讓他們操心。

羅非好像對待自己的媳婦一樣,給這個夾菜,又給那個夾菜,時不時的還能開個玩笑,但是,林雪江做不到,他哭笑不得,但是心中卻也隱隱的記掛著那個短髮小女孩。

……

吃過飯後,母親讓司機送走了兩個女孩子,在門口,兩個美女不停地道謝,母親對兩個人印象極好。

而她剛回來,走到了客廳里,就看到羅非跪在了地上,手裡還拿著雞毛撣子。

母親頓時冷哼道:「臭小子這次挺自覺啊!」

「媽,您怎麼打都行,但我這一次是玩真的,我真的挺喜歡這倆姑娘的。」

父親是個和事佬,也是個很溫柔的男人,不過此時也是哭笑不得,和林雪江一樣。

母親的目光則落在了林雪江身上,道:「雪江,你怎麼說?」

林雪江道:「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弟弟是認真的,那兩個女孩子……」

母親道:「那兩個我都認識,是孤兒院長大的,雲天孤兒院。」

聽到這,羅非頓時一愣:「啊?」

「我剛才跟院長通了個電話,院長說這倆孩子年年考試都拿班裡前兩名,是最出色的兩個孩子,你這個臭小子,眼光還挺好的。」

母親說到這,不由輕笑道,「咱家的教育一直很開放,再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