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要殺我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要殺我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晚上八點半,羅非已經成為了導演徐如歡的座上賓。

徐如歡是開創集團第一導演,同時也是國內最著名的大導演,而且,是開創集團為數不多的好導演,從沒有規則過其他女演員,反而提攜了很多人。

羅非今天來到這裡,不但帶來了重金,還帶來了厚禮。

徐如歡是聰明人,讓羅非坐下喝了幾杯茶之後,就淡淡笑道:「小辰,你的來意是什麼?能不能說出來?我希望你能對我開誠布公。」

羅非笑了笑後,便說道:「我是卧底,確切的說,我是IMU安插在開創集團的卧底。」

IMU是什麼組織,目前世人皆知,只不過他們只知其名,不知其實,對於很多人來說,IMU的成員是極為神秘的,甚至是神奇的。

徐如歡和羅非四目相對,頓時認真的問道:「是來調查開創集團的嗎?」

「不。」羅非認真的說道,「是來扳倒開創集團的。」

老人家聽到這,頓時嘆了口氣:「是啊,王中偉做了那麼多壞事,也該被扳倒了,只是我不明白,為什麼是今天,而不是以前。」

「那是因為尋找合適的人選很不容易,如今,有了我,就不一樣了。」羅非說道。

現在,IMU已經有很多年沒有招收新成員了,主要是因為IMU的入門門檻極高,不但在武功、修為以及頭腦上都要有要求,就連忠誠度都要有很高的要求,特別是最後一點。

在這一點上,羅非是經受過考驗的。

徐如歡問道:「小辰,你今天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收服我,為你所用嗎?」

羅非點了點頭之後,又搖了搖頭。

光是這一個舉動,就讓徐如歡一時間淚流滿面。

老人家不但不傻,反而是人中俊傑,他非常清楚羅非為什麼會這樣做。

收服是肯定的,但是不為了讓徐如歡在剷除王中偉的時候做任何事。

一來,王中偉是舊主,儘管有很多不仁不義的地方,但羅非不希望讓徐如歡動手對付他,以免壞了徐老一生的忠義之名,二來,羅非也不希望在這個過程中產生什麼負面影響,讓徐老深受其害。

可以說,羅非把一切都做到了極致。

……

當天,徐如歡就答應了,而羅非也沒有客氣,直接給了徐如歡兩個億,這兩個億,是徐如歡的違約金,徐如歡十分開心。

現如今的著名導演,並非拿不出兩個億,而是真的拿不出,因為則兩個億都是現金,而誰家裡會沒事幹囤兩億現金呢?根本沒有這種人。

緊接著,羅非又先後秘密的聯繫了十多名開創集團的著名演員,那些演員無一例外,都被羅非的舉動震蕩了,一時間表示願意投誠。

畢竟,誰都是聰明人,都知道IMU是什麼樣的團體,一旦被IMU盯上並決定剷除,那是老天爺都保不住的。

而且,他們此時非常慶幸自己被IMU看中,成為了被保護對象。

而十點多的時候,羅非來到了鍾曉旗的家。

鍾曉旗打開門看到是羅非的時候,顯得有些吃驚,不由笑著問道:「誒,小辰,你怎麼來了?」

羅非道:「我來是為了跟你說點重要的事,旗姐。」

鍾曉旗似乎明白了什麼,她頓時微微點頭,道:「請進,我們正在吃夜宵呢,你也來點。」

……

羅非一進門,就看到了鍾靈兒正和林雪江坐在一起有說有笑。

鍾靈兒一看到林雪江,這才收斂一點,連忙起身道:「媽媽,我迴避一下?你們是不是有正事要談?」

鍾曉旗卻搖了搖頭,道:「沒事,你是自己人,小凡也是,都坐下吧。」

林雪江一直巍然不動,他很清楚羅非今天來這裡做什麼。

林雪江人是好人,也有很強的業務能力和頭腦,但他並不是一個好說客,倒是羅非善於說服工作。

……

看著羅非坐下了喝了一杯茶之,鍾曉旗的目光終於轉向了羅非,道:「你來是不是給我和黃予做和事佬的?你放心,有你和小凡這層關係,我表面上絕對和黃予過得去,不會給你找麻煩的。」

羅非卻搖了搖頭,道:「我並不是為了這件事才來的。」

「那你……」鍾曉旗帶著一絲疑惑問道,「有什麼目的呢?」

羅非淡淡笑道:「我的目的非常單純,希望姐姐能夠轉入非凡集團麾下。」

鍾曉旗頓時一愣,但片刻後,這個聰明至極的女人就悟了,頓時笑問道:「我在開創集團有股份,如果我此時轉入非凡集團,似乎說不過去,而且王中偉對我還算可以。」

羅非目光如炬,話語更是堅定:「姐,你有三個理由,非轉不可。」

「哦?」鍾曉旗又是一愣,半天才說道,「三個理由?哪三個?」

羅非道:「第一個理由,我是IMU的成員,IMU已經要扳倒開創集團了,姐姐是清白的人,如果這時候還要留在開創集團,等於給自己找麻煩。」

鍾曉旗頓時眉頭一皺:「你是IMU的成員?」

「嗯,靈兒也不用看了,你林凡哥哥也是。」羅非道,「這個理由,肯定是不充分的,基於旗姐的仗義和跟王中偉的友誼,是絕對不會出賣王中偉的,那麼,我給你第二個理由。」

鍾曉旗深深點頭:「你說。」

「第二個理由,王中偉對靈兒有企圖,而且,他已經動了心思,要剷除我哥了。」羅非說道,「別質疑我是怎麼知道的,我現在就給你看證據。」

羅非說完,就把一個袖珍型的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