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不要離開我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不要離開我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林雪江毫無防備,頓時愣在了原地。

但林雪江很清楚,以前和鍾靈兒是沒有過這樣的接觸的。

而且,從鍾靈兒的眼神和態度上看,這應該都是小美女第一次這樣做,真的是又大膽又兇猛!

林雪江頓時臉紅了,他本能的想要抗拒,可是一想到要在這個世界裡待上幾十年,他頓時嘆了口氣。

幾十年,然後自然老去,這對於林雪江來說,的確是一件非常傷感的事情。

一想到自己再也無法觸碰到劉斐,他難受的不知道該怎麼辦,而且最諷刺的是,劉斐也在這個世界裡,但現在是作為林雪江的女人,而他,只是林凡。

這種特殊的情緒,讓林雪江微微有些崩潰,不知不覺中,他的眼眶已經微微潮濕了。

「雪哥哥,你怎麼了?」鍾靈兒看到了這一幕,一時間心跳加速了。

這的確是鍾靈兒的初吻,但是她感覺林雪江的反應有些奇特,似乎,他觸景生情。

鍾靈兒喃喃道:「雪哥哥以前是不是有過什麼戀情?有過刻骨銘心的人?我是不是做錯了,讓哥哥想到了什麼?」

林雪江望著今天逗著玩的時候買來的牛欄山,突然間一把抓起來打開,仰起脖子,一飲而盡。

「雪哥哥,你別嚇我……」鍾靈兒因為緊張而開始顫抖。

但此時,林雪江卻用那雙溫柔的眼睛凝視著鍾靈兒,露出了一絲柔和:「我沒事。」

鍾靈兒了解林雪江其實是從今天開始的,當林雪江釋放出結界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和林雪江壓根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林雪江至少應該有千歲左右了,否則是不會有這種驚人的修為的,或者說,林雪江像羅非一樣,是天狼的轉世,也只有這兩種可能。

但不論是哪一種可能,他都有故事,而且,今天還有酒。

鍾靈兒拿出了手機,撥通了自己母親的電話號碼。

片刻後,鍾曉旗接通了電話,問道:「靈兒,怎麼你還不回來?」

鍾靈兒柔聲道:「媽媽,雪哥哥情緒不好,我要陪他,我今晚,能不回去嗎?」

電話那邊半天沒有聲音,許久之後,鍾曉旗才說道:「好吧,小心一點,找個好一點的酒店,另外,保護好自己。」

掛斷了電話,又平添了一個傷心人。

鍾靈兒望著林雪江,不由嘆道:「不該給媽媽打,但我終究是她的女兒,我愛她,可是我……」

此時,林雪江已經湊近了鍾靈兒。

鍾靈兒忍不住湊過去,和林雪江唇齒相依。

這一刻,林雪江忍不住伸出了手,開始輕輕地撩撥起鍾靈兒的衣裝。

不諳世事的女孩,此時有些忍不住了,她羞澀卻大膽的褪去了衣裝,柔聲說道:「雪哥哥,別想了,我會替那個姐姐好好照顧你的。」

這一刻,林雪江的心徹底融化了,甚至,他的淚灼傷了對方的臉。

……

深沉的夜,夜鶯在唱歌,那歌聲柔和而美麗,不染一絲傷悲。

……

與此同時,同樣的夜。

「我該走了,你放心,你會很安全。」在劉亦萱家的門口,羅非沖著她揮手告別。

羅非很清楚,他的結界力量之大,在當今的世界裡,幾乎無人能破,更何況,王中偉根本就請不到這樣的狠角色,他的牆角已經被林羅二人挖空了。

但此時,劉亦萱卻幽幽的望著羅非,許久沒有說話。

羅非剛要轉身走掉,卻被她緊緊地撲在了懷裡,一時間,他無法動彈。

劉亦萱也是精靈族,而且是白精靈,這也是為什麼她私下裡和鍾曉旗關係特別好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羅非會偷偷摸摸的拯救她的原因。

就在這一次違約金事件之前,她家出了一些狀況,根本就沒有足夠的資金幫自己解套,而這一次,羅非仗義出手,不但幫了她,還幫了她的家人。

因此,劉亦萱對羅非充滿了好感,再加上平日里的交流……劉亦萱幾發覺自己已經對羅非完全放不下了。

白精靈絕大多數都很高傲,因為他們有著驚為天人的外表和身材,在當今社會,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名模出自白精靈,還有極少部分進入了演藝圈。

劉亦萱之前也很高傲,她所扮演的角色也很高冷,而她背後的家族,是支撐她不被別人規則的重要原因,更何況,劉亦萱視清白如生命。

但是此時此刻,劉亦萱沉迷了,她想和面前這隻大野狼深入交流,成為最真摯的朋友。

但是羅非,卻比林雪江更冷情,縱然心中對劉亦萱有些心動,但他還是沒有表現出來,而是伸出手,慢慢地想要掰開她的手。

「別走,辰,我不想你走!」劉亦萱帶著哭腔說道。

羅非裝出了一臉痞子的模樣:「傻丫頭,今天不走會出事的,我會像大灰狼吃小白兔一樣吃掉你的。」

「我不管,我就是不讓你,你願意吃,就……」劉亦萱沒有說話。

羅非很清楚,劉亦萱沒有任何修為,因為她的年齡就是實際年齡,她的思想並不沉澱,心中還是一個苛求愛情的小女孩,只不過,之前沒有人能夠給她。

想了許久之後,羅非終於轉過身,和劉亦萱一起走進了房間里。

……

劉亦萱家的別墅,只是她一個人住,這是寵溺劉亦萱的父親在她十八歲生日的時候給她買的。

但是非常不幸,就在半年前,父親車禍意外身亡,這讓劉亦萱整個人都承受不住了。

這半年來,劉亦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還能這麼堅強,能一邊忍著痛一邊拍戲,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