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跟姐姐慢慢說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跟姐姐慢慢說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盧利頓時忍不住了,而且,他發現這位美女的美女老師居然還是精靈族中的白精靈。

當然,盧利很清楚,覺醒前的劉斐是人族,但覺醒後的劉斐就是精靈族!

但是在未來世界,劉斐同樣是林雪江,而且到現在為止都和林雪江過著和和美美的生活。

盧利的眼神一時間完全離不開這個女孩子了,只感覺自己怦然心動,有一種特別想將她據為己有的想法。

而這個女孩子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她的眼神中略微帶著一絲惶恐,連忙避開了盧利的目光。

此時,盧利終於收斂了一點,畢竟,他不想引起對方的反感。

……

會開完了,盧利將統計好的一切情況都帶到了董事長辦公室。

而恰好此時林雪江不在,羅非正在批閱文件。

盧利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對這個年輕的林雪江同樣沒有什麼好感,可能是因為他的身高和長相還是是十分像老林雪江的原因,反而是對羅非有一些好感。

他走過去,小心翼翼的把文件放到了羅非的面前,道:「江董事長,這是會議記錄,請您過目。」

「好的。」羅非頓時把手頭的文件放到了一邊,隨後把這份文件拿到了自己的面前,一邊修改一邊說道,「做得很不錯,只有這兩個地方需要修改,都是小毛病,對了,老盧,你感覺這一屆的老師怎麼樣?」

「嗯,感覺素養很高,質量也很高。」盧利笑道。

羅非也笑了,故意賣了個破綻,道:「哈哈哈,你看你這老小子就沒少去會所玩,還質量也很高?虧你說的出來!」

盧利又笑了,不過笑過之後,就沒有繼續說話。

前些年剛跟了郭雨珍之後,郭雨珍就請了最好的醫生幫他治好了他的不育症,但是郭雨珍因為年紀太大,已經懷不上孩子了,這些年來,盧家無後的事情一直困擾著他。

為了這件事,盧利一直憂心忡忡。

郭雨珍對他很好,但是在那方面格外嚴格,如果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她抓到漏洞,所以過去的十多年時間,盧利做事非常的小心。

現在,郭雨珍已經回到了天陽島,而盧利這邊則已經找到了郭雨珍的卧底和外線,並已經重金買通,現在,他算是自由了。

看到盧利的眼神有些不對,羅非站起身,走過去將門關緊,神秘一笑道:「老盧,都是男人,你的心思我怎麼會不知道?其實你雖然年紀不小了,但看上去身體也挺好的,又是一個人,以後沒事的時候,可以小玩一下,你放心,我是不會揭穿你的。」

盧利聽到這,便明白了羅非的意思,不過這傢伙十分狡猾,當然不會在這種情況下點頭承認,只能搖了搖頭,故作純潔的說道:「董事長,我對我的老婆是很忠誠,不過,我謝謝您的好意。」

「哈哈哈。」羅非淡淡一笑,便沒有再說什麼。

……

第二天清晨,盧利還沒到學院,羅非就已經換上了一身運動服,在學校的操場上慢跑了,只是沒跑多久,就和那位美女老師不期而遇了。

四目相對,羅非沒有說話,只是沖著對方微微一笑,對方也是如此。

美女老師名叫孫思美,是白精靈族,擁有幾千年的修為,她來人界是為了滿足自己教書育人的愛好的,她也是林江學院40個班主任里唯一一個又能帶班,又能教書的老師,負責的是國畫課。

孫思美也很清楚,羅非是個頂尖級高手,而她自己也是,只不過,她沒有達到羅非這個級別,而且,孫思美對羅非很崇拜。

……

跑了100圈,兩個人用的時間也沒有多少,這完全是因為自身的修為很高。

在這時候,羅非從路邊的飲水機中倒了兩杯熱乎乎的果蔬汁,遞給了孫思美一杯。

孫思美頓時微微一愣:「呃?咱們學院的機器里打出來的是果蔬汁,不是礦泉水?」

羅非笑道:「一號是雪山礦泉,二號是牛奶,三號是果蔬汁,四號是功能飲料,這件事我會讓盧校長今天落實,貼上標籤。」

「哈哈,還挺有意思的。」孫思美笑道。

「來,喝一杯,歇一會兒吧,一會兒可以去對面洗個澡,做下SPA,時間有的是。」羅非說道,「咱們學院有結界技術,不會耽誤上課時間。」

「這麼先進啊!」孫思美一陣唏噓,「這些我怎麼都不知道?」

「也許是老盧忘了說了吧,老盧也是日理萬機,太忙了,不急,我今天會讓他把這些細節都傳達下去。」

孫思美喝了一杯飲料,不由淡淡的搖了搖頭,道:「盧校長是個很好的人,不過稍微欠缺一點經驗和穩重,這點如果和你一樣,就好了。」

「人無完人,慢慢來。」羅非淡淡一笑。

就在此時,一個輕靈而美麗的聲音突然間傳入了羅非的耳朵:「沒打擾你們聊天吧?」

羅非回頭一看,發現那人正是自己在這個世界裡的老婆劉亦萱。

劉亦萱仍舊美麗,而且年輕漂亮,甚至和孫思美站在一起,都屬於一個等級的美女。

孫思美頓時俏臉一紅,連忙說道:「沒有,是我打擾你們夫妻倆才對。」

劉亦萱笑著拉住了孫思美的手,道:「咱們都是自己人,以後多來家裡坐坐。」

孫思美連連點頭:「好的,夫人。」

孫思美是非常尊重劉亦萱的,但是一看到羅非的時候,她就會感覺到一種異樣的緊張,理由非常簡單,因為面前的羅非和那個羅非,都給人一種非常親和,但又難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