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門鈴驟響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門鈴驟響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孫思美許久之後,才把最近半個月一來,盧利暗示她,甚至暗中威脅她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

聽到這,劉亦萱並沒有表現出特別大的憤怒,而是說道:「盧利是資方老闆的丈夫,現在你和他之間也沒有足夠的證據,我沒有辦法根據這件事而剔除他。

但是,這不表示,我要放棄你,辰要放棄你,你放心,你的表現,我們都看在眼裡呢。

有些事,不能著急,需要一定的隱忍,因為總會等到柳暗花明的一天。」

「謝謝姐姐。」孫思美知道劉亦萱沒有自己年紀大,但是仍然這麼稱呼她,倒不是因為畏懼,而是因為劉亦萱真的十分善解人意,而且很成熟,至少,比修行了幾千年,但最近才出關的她成熟多了。

「傻丫頭,咱們來談談另一件事吧。」劉亦萱給孫思美倒了一杯紅茶,柔聲說道,「辰的心事,我希望你能幫我解開,算是我求你了。」

孫思美心中的小兔頓時一陣亂跳,她慌忙起身,連忙擺手道:「姐姐,我不能這麼做,這樣做……」

「傻丫頭,你聽我說,姐姐真的不在乎的,如果姐姐在乎,恐怕當年都不會和辰在一起。

這麼多年了,辰在我面前總是非常開心,但是在集團公司工作的時候,總是特別玩命,就好像這條命不屬於自己一樣,我覺得再這樣繼續下去,他整個人都會垮掉的!美美,你就當姐姐一次好不好?我,我真的……」

劉亦萱說到這,情緒也失控了,她捂著臉,幾乎要哭出來了。

「媽媽!」此時,劉亦萱和羅非的女兒羅一一快步走過來。

孫思美怕一一誤會,連忙解釋道:「一一,我們沒吵架。」

「孫阿姨,你不用解釋,我都明白的,我知道你沒和媽媽吵架,其實,爸爸的心事,我也懂。」羅一一一針見血道,「我總感覺,爸爸溺愛我們倆,但是對自己卻非常殘忍,這裡面是有原因的,我也不小了,我知道什麼叫傷心人別有懷抱,爸爸和你見面的時間不多,但是爸爸每一次見到你之後回來,都會很開心。」

「……」孫思美擺擺手道,「別說了,我,我明天辭職,我以後……」

「你如果辭職,我怕辰會死。」劉亦萱嘴唇緊咬,「思美,你來學校教書,其實一直都是辰幫你疏通的,是的,論教學能力和帶班的能力,你完全沒有問題,可是像你這個級別的老師,林江學院並不難找,思美,你到現在都不明白我們的良苦用心嗎?」

孫思美一時間說不出話了,只感覺自己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似乎還想哭。

……

最終,孫思美在劉亦萱母女二人的勸說下,最終沒有離開林江學院,反而更加努力的工作了。

……

盧利算是個鑽牛角尖的人,他在林江學院里苦追了孫思美一個學期,還是沒有追到,這讓他多多少少有些難受。

這一天,盧利請羅非一起喝酒。

在一家小酒吧的包間里,羅非和盧利端起了酒杯,一邊喝,一邊聊。

這時,盧利說道:「兄弟,我什麼廢話都不說了,我只想告訴你一件事,我非常喜歡孫老師,希望你不要跟我爭了。」

羅非頓時一愣:「跟你爭?我可沒有啊!你誤會我了,老盧!」

盧利鬱悶的說道:「那我怎麼看孫老師總是跟你套近乎?還有,你們為什麼總是一起跑步?」

羅非頓時哭笑不得:「老哥,我冤枉啊!你要活活冤死我啊!我們倆早晨都要晨跑的習慣,一起跑跑步而已,你居然……」

「我居然個毛線啊!」羅非無奈的說道,「咱這麼說吧,老弟,如果妞想泡你,你不想泡妞,那會怎麼樣?」

盧利眉頭一皺:「這倒也是,畢竟你老婆長得那麼漂亮,那麼有氣質,如果換了是我,我也不會多想的。不過兄弟,你高抬貴手,幫我一次,以後你能不能不在學校跑步了?」

羅非思忖了片刻後,終於點了點頭:「成,那我以後在家門口跑,然後去上班,行了吧?」

「兄弟,謝了。」

「不過老盧,別怪我沒提醒過你,那妞很難跑,你也不要用一些不明不白的手段,她可是咱們學院高薪請來的老師,我哥那邊也有意培養她,你的手段,必須要光明正大,懂了嗎?要不然,我哥發飆了,我保不住你。」

盧利很清楚,自己是沒辦法破壞羅非和林雪江的關係的,畢竟林江集團都是兩個人的姓氏拼起來的,而且兩個人多年來從不吵架紅臉,關係極好。

更何況,孫思美的教學成績是全校第一,當然是學校重點培養的對象!如果在這個節骨眼上,他把孫思美給辦了,那肯定會影響學校方面的。

此時,盧利苦惱的說道:「我就喜歡孫老師那樣的。」

「老盧,不是老弟說你,你的格局太小了,你看不到的事情太多了。」羅非沒好氣道,「為了一棵樹放棄整個森林,那是不成熟的孩子乾的事情,還有,我不是沒勸過你,雖然現在你是山高皇帝遠,但是你老婆終究還活著呢,而且掌握著公司大權,你要是這麼胡鬧,早晚有一天被她知道,非收拾你不可。」

盧利聽到這,頓時冷冷一笑:「這個好辦,其實這些年,我已經存了很多資本了,而且,她的手下很多人都聽我的,現在她的集團就算不是一個空殼子,也差不多了。」

羅非沒有說話,只是端起了酒杯,和他碰了杯。

但很顯然,盧利會錯意了,不由淡淡一笑道:「這些話,我只跟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