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不準往前走了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不準往前走了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頓時停止了打坐,走到了門口。

不需要從貓眼看,光是憑藉自身的感知,羅非就能斷定門口的人是孫思美。

羅非無奈的苦笑了一聲。

老實說,進入未來世界十多年了,如果不是因為林雪江,羅非也壓根不會去招惹孫思美,儘管孫思美是個個性極好,長得也非常好看的完美女孩。

這不是因為羅非本性涼薄,而是因為羅非不想再對不起誰。

但如果不這樣做,恐怕最對不起的,就是林雪江。

林雪江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是言談舉止之間已經暗示他願意和神帝化解了。

神帝的一個詛咒是無法破除的,那就是萬古魔魂和萬古魔魄永遠都要重生輪迴,百年一次,而這倆人也有一個特性,那就是萬古不滅,說句難聽的,就算是神帝滅了,他們都不會滅。

於是,他們變得非常痛苦。

羅非修鍊極高,如果不出意外,可以萬年不死,甚至修鍊到更高的階段,能與天地同輝,日月同壽,但魂魄二人做不到。

如果另一個可以破除的詛咒不能幫林雪江和劉斐破除,那麼到了下一世,羅非就更難找到他們了!

一想到這,羅非又打起了精神。

而一開門,他就看到孫思美拎著手提箱走進來了,還衝著羅非微微一笑:「吃飯了沒有?我給你做。」

羅非的精神……瞬間崩塌了。

這一刻,羅非一把將孫思美緊緊地抱在了懷裡,根本沒有放開的意思了。

十多年了,心在煎熬……他明明知道只要自己肯動手,就一定能把孫思美緊緊地擁抱在懷裡,可是他就是不願意動手。

這種感覺持續了太久太久,已經讓他非常難受了。

而今天,終於不用再承受了。

孫思美也緊緊地抱著羅非,甚至有些狂野,開始拚命地拉拽撕扯羅非的衣服。

幾千年了,她的生活像極了一瓶白開水,每天都是練級打怪睡覺……不停地周而復始。

孫思美不想這樣,但是為了生存,不得不這樣。

而幾千年後,孫思美修鍊順利,成功出關的時候,卻看不上九界中幾乎所有的男人。

不是沒有男人追求過她,恰恰相反,追求她的人都是人中翹楚,其中不乏神界、魔界等多個位面的達官貴人!

但是,孫思美完全不想點頭,她就想找到一個獨一無二的男人,和這個男人平平凡凡的過完一生。

羅非也好,江辰也好,其實也不是她本來的選擇,但是第一眼看到江辰的時候,她就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已經崩塌了。

江辰,極致的完美,不論性格還會人格魅力,還是做人的尺度,都是她最喜歡的。

但正因為如此,她不敢靠近江辰。

但是今天,她做不到了,江辰已經釋放了,爆發了,徹底宣洩了,她還在等什麼?真的要等到花兒都謝了嗎?

……

野性,在房間中釋放,羅非再也沒有忍住,突然間周身暴漲,體型膨脹了將近四分之一,變成了一隻非常帥的銀狼。

這一刻,孫思美震驚了:「董事長是天狼族的後裔嗎?」

羅非微微點頭。

天狼一族人丁稀少,現在世界上最有名的天狼,就是羅非。但是除了羅非之外,據說還有其他人。

當然,這個傳說是當年羅非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前,令人散播出去的,目的就是為了將來不時之需,今天,這個傳說果然派上了用場。

此時,孫思美一下子就跳到了羅非的懷裡,再也不鬆開了。

天狼一族,是未來世界的最高貴的種族,幾乎沒有之一,甚至神族都對他禮讓三分。

天狼一族代表了絕對的力量,低調的魅力,完美的人格,是很多少女趨之若鶩的對方。

目前,老羅非是天狼一族中的代表人物,只不過他已經淡出了江湖,過著弄孫為樂的生活。

而這個羅非,也同樣低調。

但兩個人的共同特點是,他們都很強大,擁有無與倫比的實力!

……

孫思美望著面前的這個羅非,頓時感覺到了一陣驚喜。

而此時,羅非望著孫思美,淡淡笑道:「跟了我,你就再也不是其他任何人的女人了,因為我太強壯了。」

孫思美一開始沒聽懂,但是慢慢的琢磨過味來,頓時氣呼呼的伸出了小拳頭,捶打起了羅非。

羅非也不客氣,他一把握緊了孫思美的小拳頭,笑呵呵的說道:「傻丫頭,這是你惹我的,既然你今天跟我挑明了,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孫思美故意怯生生的問道:「天狼大人,你要對我怎麼不客氣?」

孫思美剛說完,就感覺整個人似乎都不屬於自己了,羅非只是微微一發力,她的衣服就發出了撕裂的聲音……

這一刻,完美乍泄,孫思美整個人羞紅了臉,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了。

……

許久之後,窗外下起了雪,房間里,羅非和孫思美吃起了小火鍋。

羅非看了一下牆壁上的表,頓時笑道:「八個小時過去了。」

孫思美氣呼呼的撅著小嘴道:「董事長最壞了!我都餓死了,也不讓人家吃飯。」

「誰說的,你剛才不是吃了嗎?還很愛吃呢!」羅非笑道。

「討厭!討厭!再也不理你了!」孫思美鬱悶的貓叫了一聲。

望著可愛的孫老師,羅非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小美女的臉蛋:「我知道,如果讓你天天留在我這裡,你肯定不願意。這樣吧,以後開學之後,我會時常去陪你,怎麼樣?」

「嗯,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