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盧利,失利!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盧利,失利!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這個大快人心的舉動之後,佘玉兒感激涕零,自然毫不猶豫的和林小鹿化解了。

而林小鹿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撥款1000億,幫助綠野仙蹤的人們重建家園,進行現代化管理。

但是,林小鹿不準地產商人和其他部門以任何名義砍伐綠野仙蹤之中的樹木,要保持現狀。

而且,林小鹿給了綠野仙蹤足夠的自主權。

而就在林小鹿決定了這些事的時候,佘玉兒也放棄了女王的位置,準備隨羅非一起去天州。

就在這一刻,羅非要動身的時候,他的身後跟了數不清的綠野仙蹤的人們。

小紅和小藍走在了最前面。

小藍忍不住問道:「大王,您真的要走嗎?」

「笨蛋,要叫我女王大人啊!」佘玉兒怒道,可是轉念一想,不由嘆道,「什麼女王大人,早就不是了,其實這些年,為了你們這幫傢伙,我勞心勞力,已經很累了。

從今天開始,你們要學會好好獨立,特別是你小藍,你笨的跟什麼似的,手機會用了嗎?會不會跟妹子聊微信?」

小藍一頭黑線:「大王……我……」

此時,羅非一邊在前面走,一邊暗自苦笑。

孫思美則抿著嘴,沖羅非說道:「哥哥,你不用想太多了,回家之後,我會跟姐姐好好說情的,讓你納了這個小妾!」

「別胡鬧!」羅非鬱悶的搖了搖頭,「這算哪門子事啊!」

……

羅非是不會欺負孫思美的,更不會欺負佘玉兒,但說真的,在未來世界,在無法得到林若心和甘甜等人的情況下,羅非對劉亦萱是一心一意的,孫思美和佘玉兒都是後來的,而且都是對他有意思的,但是羅非對她們……只能說,如果感情需要培養的話,那麼很顯然,羅非和孫思美已經培養好了,但是和佘玉兒卻是任重而道遠。

……

羅非回到了天州,沒待幾天就帶著兩個美女一起去了魔界,並在魔天界和劉亦萱母女倆團圓了。

當劉亦萱和女兒羅一一看到了羅非身邊又多了一個無比美麗的佘玉兒的時候,她並沒有生氣,而是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

但就在此時,她卻發現羅非並沒有笑。

恰恰相反,羅非的臉上掛著一絲淡淡的鬱悶。

劉亦萱知道,羅非的心裡還是想著某些事情,也許這些事會讓羅非一輩子難以釋懷。

劉亦萱也不想逼羅非了,她快步走過去,沖著羅非低聲說道:「哥哥,我沒怪過你,我早就知道佘玉兒了,這是個好姑娘。

我現在就跟你說吧,你就算不喜歡她,就當可憐她,也不能讓她難過,對吧?」

羅非還是沒說話,只是無奈的望了望天空。

劉亦萱緊握著羅非的手,低聲道:「辰,聽我一句勸,別讓她離開你了。」

「我……」羅非沒有表態,但是也只能默許了。

……

一個月後,羅非終於帶著一家人回到了天州,這時候,佘玉兒已經完全融入了這個大家庭。

只不過,佘玉兒壞極了,甚至比孫思美更壞,她是女媧一族,女媧一族天賦極高,而她的天賦除了驚人的戰力之外,就是製造藥劑,她會做很多讓羅非情難自禁的葯。

甚至在即將回天州的時候,她做了一種讓羅非、劉亦萱和孫思美都情難自禁的葯,結果當天晚上,羅非非常幸福。

第二天早晨起來,羅非看到自己和三個美女躺在一起的時候,整個人都快受不了了,有一種要抓狂的情緒。

劉亦萱雖然很生氣,但看到佘玉兒裝作哭泣的樣子,最終還是選擇了原諒她,而孫思美則半推半就,她很清楚,這件事發生之後,等於將三姐妹之間,以及三姐妹和羅非之間的芥蒂徹底消除了,從今以後,三姐妹和羅非之間可以再無芥蒂了。

但是,她們卻不知道,羅非的內心世界波動更大了。

……

幾天後,開學了。

學生們魚貫進入學校的時候,羅非也第一時間把林雪江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剛一見面,羅非就沖著林雪江說道:「哥,動手吧,我就是第五個。」

林雪江頓時臉紅了:「你、你怎麼知道的?」

「我怎麼會不知道?」羅非道,「我剛剛和嫂子通過話,嫂子說了,我此後的人生不會再出現讓我特別煩躁的事情了,現在應該是我的戾氣的極點,你快點吧。」

此時此刻,林雪江不由嘆了口氣:「兄弟,是不是覺得我挺套路的?」

「當然會覺得你套路,但是這種事,你又不能早早地告訴我,因為你告訴我了,我的戾氣肯定無法達到極致。」羅非說道,「現在,就是極致了。」

林雪江此時深吸了一口氣,亦把羅非的戾氣一口接著一口的吸出體外……此時,他的臉上慢慢露出了舒爽之色。

羅非,比他更加輕鬆,甚至還愜意的伸了個懶腰,閉上了眼睛。

林雪江脫掉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羅非的身上,帶著深深的歉意說道:「兄弟,是哥哥不好,是哥哥欺負了你,不過你放心,哥哥以後會補償你的!」

……

好好睡了一覺,當羅非醒過來的時候,卻發現孫思美已經坐在了他的大腿上,正在溫柔的望著他呢。

羅非看著孫思美,頓時微微一笑道:「孫老師,你這樣做不得體。」

「嘿嘿,富察?江辰,你個大豬蹄子!」

「愛妃,我勸你善良。」羅非抱著孫思美起身,說道,「開學第一天,不能睡一整天,該干正事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