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有害無益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有害無益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郭雨珍只是冷冷一笑,幾個月以來,盧利的所作所為她非常清楚。

她承認自己不算什麼好人,因為在和盧利在一起不到五年的時間,她就已經開始嫌棄盧利了,因為盧利好吃懶做,根本就是個庸才,自己將來根本沒有任何理由把自己的遺產交給他。

而現在,看到盧利這個樣子,她知道自己的一切舉動都是正確的。

於是,郭雨珍冷冷道:「從今天開始,你我的忠誠協議正式履行,你多次背叛我,只能滾蛋了。」

聽到這,盧利頓時瞪大了眼睛,因為狂妄過度,他早就忘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和郭雨珍之間還存在一個忠誠合同,這個合同的條款規定,只要盧利出軌三次以上,就要被掃地出門,而且還要罰款,巨額的罰款。

郭雨珍對盧利的確很寬容了,當初就是因為盧利用自己的錢拯救了她的事業,所以她對盧利非常的感恩,所以才規定,他出軌三次,才算真正意義上的出軌,還有一點考慮就是,她自己已經年老色衰,而盧利雖然年紀也不小,但畢竟正當年。

可是現在,郭雨珍什麼都不想了,她覺得盧利就是一個不識可憐的混蛋!

於是,郭雨珍提出了這個協議,這是一個幾乎可以讓盧利脫光滾蛋,從此流浪街頭的協議!

此時,盧利身上的全部戾氣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恐怖,他瞪大了眼睛,茫然的望著眼前的一切,幾乎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呢。

突然,他哀嚎了一聲,整個人倒栽在了地上,暈死了過去。

而此時,居然無人對盧利表示同情!

盧利,就是一個人渣,如假包換的人渣。

……

當天,羅非和林雪江將郭雨珍的投資以150%的回報返還,羅非表示這是自己對盧利過於縱容的懲罰,而郭雨珍也接受了,她表示自己不會再回到這個傷心地了。

而盧利則被罰得一無所有,所有的銀行卡都被凍結,最後,郭雨珍也沒有給他任何憐憫,就讓他這麼滾了。

而羅非也因為盧利破壞學校風紀的罪過,將盧利開除了。

……

此後的時間,突然間變得飛快。

五年後,羅非得到了一個消息,那就是盧利在街頭餓死,死的時候,雙眼瞪得老大,死不瞑目。

羅非和林雪江最終還是處於人道主義,將盧利厚葬了。

之後,又過了很多年。

羅非和林雪江都慢慢地老去了,他們的兒女都已經長大了,兒女們繼承了他們驚人的戰力,活得非常年輕,不但死死的守住了自己的家業,還多次擊敗了各種居心叵測的強大對手。

百年,就這樣過去了。

羅非在這個世界活到了114歲,而林雪江居然十分巧合。就在羅非進入了彌留之際的這一天,他也不行了。

兩個百歲老人臨死的時候,要求家人們把他們放在了一個大房子里,兩個人對視了一眼。

此時,仍舊年輕的鐘靈兒和劉亦萱望著兩個人,頓時潸然淚下。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那麼高的功力,會衰老成這個樣子?為什麼我們沒有那麼高的功力,會活得這麼長久?」鍾靈兒捧著林雪江的臉,忍不住淚流滿面。

而此時,劉亦萱沒忍住,突然間拔刀出鞘就要自殺。

但就在此時,羅非卻一把按住了她的手:「萱兒,你要是死了,我會死不瞑目的……你不準死。」

劉亦萱哽咽道:「辰,才不到一百年!咱倆才在一起還不到一百年!我沒愛夠你!我真的沒愛夠你!你讓我跟你走吧!求求你!」

周圍,孫思美和佘玉兒無不潸然淚下。

而此時,羅非伸出手,握住了林雪江的手,卻發現林雪江也是老淚縱橫。

羅非苦笑道:「老哥,你怎麼也哭了。」

「老弟,是我對不起你,我魔魂活了一萬年,從來沒有欺負過一個人,你是第一個……老弟,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羅非坦然笑道:「沒關係,老哥,我只覺得和你很投緣……老哥,其實這樣挺好的,你知道嗎?我從來沒有這樣接近死亡,死亡的滋味,好奇特……」

……

最終,羅非是拉著林雪江的手和對方一起上路的,兩個人走的時候,一個在笑,一個在哭,有些矛盾。

……

幾度輪迴,幾度輾轉,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羅非發現林雪江就在自己的眼前。

望著現在的林雪江,羅非感受到的,是一股格外強大的力量。

但是,這股力量非常溫柔。

羅非伸出手,抹去了林雪江臉上的淚水,安慰道:「哥,還差兩個。」

林雪江這才點了點頭,道:「這兩個方式,跟其他五個不一樣了,需要反過來做事了,我的意思,你應該懂的。」

「嗯,我懂。」羅非說道,「哥,你來做吧,我……不參與了。」

林雪江道:「嗯,我要一個人行動了,我儘力不改變現在的格局,你懂的。」

「嗯,我懂。」

……

兩個人很快起身,走出了房間。

此時,房門口站著三個女孩。

林若心、甘甜、劉斐。

兩個大男人看到她們,頓時都沒有忍住,一下子就把她們緊緊地摟在了懷裡。

此時此刻,三個人都感覺到了羅非和林雪江的身體在微微發抖。

「非哥,結束了歇一歇吧!」林若心說道。

「江,對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讓你一個人承受這麼多……」劉斐哽咽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