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鮮血魔鬼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鮮血魔鬼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孫小林頓時老臉一紅:「這個……」

此時,姚雨忍不住笑了。

「你瞧,我妹妹笑了。」姚雲說道,「你知道嗎?她平常很少說笑的。」

孫小林微微點頭。

姚雲道:「有件事,我不想瞞著你,這件事,你的兩個兄弟可能都不知道。我妹妹患有失語症,這是在魔樹戰爭的時期患上的,因為當時我們的父母為了保護我們,去世了。」

聽到這,孫小林頓時嘆了口氣:「理解,我也是孤兒,我也理解失語症,那種失去親人的痛苦……咱不說了,咱們換個話題。妹子,你們有什麼想問我的。」

姚雲和姚雨都點了點頭。

隨後,兩姐妹一對眼神,姚雲就明白了姚雨的意思,但是此時,姚雨臉紅透了。

姚雲倒是一點事都沒有,而是心平氣和的說道:「我只為自己和妹妹解釋一句話,我們倆,都是冰清玉潔的,還沒有接觸過男人。

但是為了繁衍生息,有個問題,我還是要問,哥哥,你身體好嗎?」

孫小林微微一笑:「我有修為,就在昨天,我在兩個兄弟的幫助下,修行了幾百年,目前已經達到了寂滅境,我的身體是相當好的。」

孫小林這句話不假,兩個美女也能夠很真切的感受到孫小林的強烈氣息,這並非是吹牛吹出來的。

而且,孫小林這一句話同時也化解了兩姐妹心中的另一個難題。

姚雲微微點頭:「你修鍊過,已經達到了寂滅,以你現在修為,以後應該會提升的更快,這樣的話,你的壽命是有保證的。

我們兩姐妹雖然是狐族,但狐族永遠不像沒見識的人所想的那樣,是那種無恥淫邪的種族,我們,也希望得到從一而終的感情,我們希望自己的伴侶活的長久,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之前沒有找男朋友的原因。

族人,我們不想找,因為太熟悉了。

但是其他種族的人,我們又怕他們壽命不夠長久,不能和我們朝朝暮暮。」

孫小林道:「明白,這也是我的想法。我是人族,而且只要不被人宰了,應該壽命很長很長,因為已經修鍊到了寂滅,以後只會更高。所以,你們不用擔心我的壽命。

現在,咱們說一些比較現實的事情吧。」

「嗯,哥哥你說。」

孫小林道:「我現在有一套房,在海天公寓,大概900多平米,我在市中心經營一家天狼4S店,除了賣天狼汽車,還賣其他大品牌的跑車,另外,我賬戶有五千萬的存款。」

此時,在監控室里的兩個男人面面相覷,兩個人都是以坦誠來面對世人的,但是面對更坦誠的孫小林,兩個人都尷尬了。

「哥,我感覺自己太無恥了!」

「是啊,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純潔的男人。」

就在哥倆感嘆的時候,姚雲和姚雨姐倆也在感嘆。

此時,姚雲笑問道:「小林哥哥,你不怕被我們騙嗎?怎麼把大實話都說出來了?」

孫小林笑了笑道:「我要找的是跟我好好過日子的人,你們倆是我兄弟給我介紹的,我兄弟是我最信任的人,他們把你們介紹來,說明他們也相信你們,所以我覺得不會有問題。」

此時,姚雨的嘴唇在微微顫動,一時間,姚雲一陣驚異,連忙問道:「雨兒,你想說什麼?」

姚雨道:「我、我想嫁給他。」

姚雲驚呆了……許久之後,她的眼圈都紅了,哽咽道:「那姐姐祝福你……」

「姐姐,你、你別走,一起……」姚雨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姚雲頓時臉紅了,半天才說道:「其實這一次,我是為了你才來的,主要是想把你推銷出去,怎麼鬧了半天,你還……這不行,不能便宜了這小子!」

姚雨卻連連搖頭,道:「不,姐姐一起!小林哥哥是好人!」

聽到這,孫小林都有些感動了,他望著二人,一時間有些結巴了:「其實、我、我有句話不知道該說不說,我看你們姐倆的感情特別好,其實,如果你們都願意跟我,就都跟我吧,我、我會對你們好的。

我、我至少懂得珍惜……因為我曾經失去過。」

就在此時,羅非終於忍不下去了,他直接從監控室走出來,走進了他們的房間里。

看到羅非的時候,兩姐妹吃驚不已。

她們不認識羅非,但是羅非認識她們,而且知根知底,這是因為羅非動用了一些自己的渠道。

此時,姚雲小心翼翼的問道:「是羅非董事長?非哥?」

「是。」羅非道,「我這兄弟嘴笨,不會說話,但是是個好人。他被人冤枉,白白浪費了十三年的青春,也失去了自己最愛的女人。

他現在出來了,我想他比一般人更懂得珍惜。

我知道,你們二位都是修士,以前過著四海為家的生活,本來也很逍遙,現在你們想找個好男人,相依相偎一輩子,我覺得我林哥很合適。

他修為很高,已經達到了寂滅,所以根本不用考慮渡劫失敗的問題,而且,你們也都成功渡劫了。

渡劫之後,生老病死和你們再無關係,不出意外,他可以活得很長久。

而且,他服用了我的血,相當於擁有了一部分狼族的血統,應該和你們關係更密切。」

姚雲撅著小嘴,道:「我感覺到了套路。」

羅非淡淡一笑:「我並不是套路你們,我哥是有點大男子主義,但是他人品很好,對女人也很好,我覺得,你們可以試著跟他交往一下,行,就深入,不行,一拍兩散,和平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