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白骨復生?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白骨復生?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這個人,就是白骨之王。

白骨之王也有自己的名字,他叫克魯格爾。

克魯格爾是整個血界地盤第二多的王,僅次於血皇,他的地盤大約有一千兩百多萬平方公里。

而縱觀整個血界,其面積比地球大了三分之一,不論氣候環境還是其他方面,其實都很適合人居。

但是因為白骨之王和他的族群不能吃普通的食物,只能是血食,所以他們的領地里的莊稼幾乎都白長了。

……

克魯格爾走出了領地的時候,他看到四下無人,這才施展開了一個小型結界,繼而把自己大拇指上白骨扳指摘了下來,朝著前方拋去。

扳指落地的瞬間,旋即化為了一個身材曼妙的美女。

美女相貌驚人的魅力,一張俏臉格外精緻,看上去既有異域風情,又有華夏人的美感,一張俏臉的辨識度極高。

而且,她身材高挑之中,還帶著勁爆。

美女望著克魯格爾,不由微微一笑道:「父王,您還是希望和羅非合作,對吧?」

克魯格爾深深點頭,道:「父親我從不相信任何人的洗腦,只相信一個事實,那就是羅非絕對不是那種輕易會滅掉一個種族的暴君,所以,我寧可死,都要去冒險和他見一面。」

美女微微點頭,道:「父親如果真的要去冒險,那就讓女兒去吧,羅非一向憐香惜玉,如果我去的話,我想他不會殺我的。」

克魯格爾思忖了片刻後,便說道:「一起去吧,如果他想殺咱們,咱們父女倆早晚逃不過一死。」

美女聽到這,終於微微點頭,再也不多說什麼了。

……

第二天接近午夜,在克魯格爾的內線的安排下,他們父女倆終於得到了和羅非見面的機會。

只不過,在女兒的勸說下,克魯格爾和女兒來了一次反串,那就是由他化為了一白骨扳指,來到了女兒的手上,女兒親自和羅非見面。

就在兩個人見面之間,羅非正在和莎蓮娜喝酒。

血界的白天,幾乎是所有生物睡眠的時間,唯有晚上是最為囂張的,在這一點上,其他位面是不可及的。

此時,莎蓮娜不由嘆道:「非叔叔,看意思,你是要寬恕白骨族?」

羅非道:「看他們的態度。」

莎蓮娜欲言而止。

羅非望著莎蓮娜,道:「一會兒你跟我一起去吧,我知道,白骨族對血族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過,我希望你能出席,和我一起談。」

莎蓮娜輕哼道:「非叔叔的好意,我領了。可如果我出席的話,我絕對會殺死狄麗雅的。」

狄麗雅,就是白骨之王的女兒,也是白骨之王的獨生女,是最被白骨之王寵愛的,白骨之王已經立下遺囑,在他死後,將由女兒繼承自己的王位,成為白骨一族的新統帥。

不僅如此,狄麗雅已經跟隨其父一起戰鬥了幾千年,深得白骨族上上下下的愛戴。

……

此時,聽到莎蓮娜的話,羅非淡淡一笑:「我知道你不會的。」

莎蓮娜望著羅非,差點委屈的哭了,甚至連表情都有些黯淡了:「非叔叔,你永遠都不會知道白骨一族和我們之前的戰鬥有多麼慘烈,你永遠也不會知道白骨殺了我們多少人,吃了我們多少兄弟姐妹!非叔叔,我們和白骨的仇恨就像是對鮮血惡魔的仇恨,是無法化解的。

非叔叔如果你想和白骨化解,我可以答應你。但是在滅掉了鮮血軍團之後,你必須做個表態。

還有,今天如果你讓我和狄麗雅見面,那還有一件事,我必須說出來!」

「說。」

「所有血族長老都必須出席。」莎蓮娜斬釘截鐵的說道。

羅非深深點頭,道:「好,我答應你。」

……

羅非做事很靠譜,他直接把這個要求告訴了狄麗雅,而狄麗雅在半個小時後給出了答覆……那就是,可以。

於是,一次近乎審判級的見面會,開始了。

……

血族分支的長老並不多,只有三人而已,加上莎蓮娜也只有四個人。

羅非為了安全起見,已經提前測過了這幾人的忠誠度,在忠誠度完全可以保障的情況下,才允許他們一起出現在了會議現場。

而此時,狄麗雅也來了,她泰然自若,看上去比任何人都要淡定。

但是,對面的血族卻不淡定了,一個個劍拔弩張。

狄麗雅剛一來,二話不說,沖著血族幾人就跪下了。

這個舉動,頓時讓血族成員都看呆了!

世界上的事物往往是這樣的,如果一個人硬氣到了骨子裡,他突然有一天向自己的對手示弱了,對手都會感覺非常奇怪。

白骨族素有「寧死不屈」的美名,萬年來就沒有一個肯投降的白骨,就算是被俘虜了,它們大多會選擇自殺,來不及自殺的,則會慷慨就義,從不收人威脅利誘。

這一點,血族最清楚,因為他們是和白骨殺得最熱火朝天的種族。

萬年的戰爭之中,血族不知道抓了多少白骨族的俘虜,但是在長久以來的編年史上,卻從未記載著有一個白骨投降了。

而血族被白骨所抓的俘虜里,也沒有投降的。

白骨和血族,都是非常重氣節的種族。

但是,白骨的女兒今天卻屈膝了!

三個長老十分震驚,而族長莎蓮娜更是心跳猛跳。

不過,這女人真的是狄麗雅沒錯!畢竟莎蓮娜和她經過了數千年的戰鬥,早就對對方的氣息知根知底!

羅非的面色有些陰沉,倒不是他憋著壞水要收拾掉誰,而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