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萬年的等待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萬年的等待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莎蓮娜默默的流淚。

她感覺自己很失敗,父親五千年前就死了,臨死的那一刻,父親曾經暗示過她,說自己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自己的一個朋友,並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在將來滅掉白骨一族的時候,再打開他留下的遺書。

此時,莎蓮娜不顧一切的站起身,立刻打開了自己的床墊,並從床下的一個暗櫃中找出了父親的遺書。

「對不起,爸爸,我現在就必須要看了,再不看一切都晚了!」

莎蓮娜說完便打開了遺書……

不看則以,看過之後,她整個人都傻了眼。

父親說的一點沒錯,他最對不起的,就是克魯格爾,而且裡面的內容非常的兇狠,父親說,既然對不起克魯格爾,那就永遠對不起他吧,既然已經為敵,那就徹底的滅掉白骨,讓這段故事徹底塵封!

對於父親的遺囑,莎蓮娜只想冷冷的拋出一句話——「對不起,兒臣做不到啊!」

此時,心灰意冷的莎蓮娜已經不會說話了,她靜靜地躺在了床上,一言不發。

羅非和賽琳娜四目相對後,便都沒有離開,而是將她摟在了懷裡,聽著她無語凝噎,默默抽泣。

……

四天之後,克魯格爾兌現了自己的諾言,不但把這些年來自己欠鮮血惡魔的東西都還給了他們,也把四座城池拱手讓給了血族。

而就在交接儀式上,血族全體成員都出現在了這裡。

莎蓮娜也出現了,而且站在了血族隊伍的最前方,只不過,她的臉色很不好看,看上去似乎有幾天沒吃飯了,而且是被羅非和賽琳娜攙扶而來的。

克魯格爾看到對方的時候,不由微微一愣,關切的問道:「血族族長,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我還好。」莎蓮娜沖著克魯格爾微微一笑後,便轉過身道,「在接受四座城池之前,我想要做一件事,來人,把東西都發下去吧!」

此時,三位長老端著三個巨大的盤子,將盤子里一個又一個的小瓶子都發給了血族眾人。

一傳十,十傳百,很快,所有血族成員都得到了瓶子。

此時,克魯格爾愣住了:「這是什麼?」

莎蓮娜道:「這是我對叔叔你永遠的歉意,你們還愣著幹嘛,喝,喝掉裡面的血!」

克魯格爾完全蒙了,根本不知道莎蓮娜這是什麼意思。

而血族的全體成員也不明白。

但當他們喝掉了瓶子里僅有的一滴鮮血之後,他們頓時瞪大了眼睛。

「太可怕了!怎麼會這樣?」

「這!這是我們老族長做的事嗎?」

「原來,萬年的戰爭是這個樣子!這!簡直太開玩笑了!」

眾人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他們一個個無比愧疚,都不敢面對面前的白骨了。

克魯格爾終於明白了,他一時間咬著牙,問道:「你都知道了?你用自己的血告訴了所有血族真相?你要把自己的血流幹嗎?」

「是的,叔叔,是我父親對不起你,對不起白骨,確切的說,如果不是因為父親對不起你,根本就不會出現現在的悲劇!」莎蓮娜淚流滿面,「叔叔,我父親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是我父親受了血皇的挑撥,所以才坑害了您!」

這一點,是克魯格爾不知道,他只知道當初對方坑害自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但沒有想到是血皇在挑撥。

現在,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羅非伸出手,一把架住了搖搖欲墜的莎蓮娜,道:「克魯格爾,你應該很清楚整個事情的真相了吧,或者說事情的真相已經像一塊拼圖,已經完全拼湊出來了吧?」

克魯格爾頓時閉上了眼睛,許久之後,他終於睜開了雙眼,更是拔劍出鞘,暴怒的咆哮道:「和血族的一切恩怨,從今日開始,全部化解!鮮血惡魔是所有罪惡的源頭!從今日開始,白骨和血族結盟,只殺鮮血惡魔!只殺鮮血惡魔!殺光這群畜生!一個不留!」

「鏗鏗鏗鏗鏗!」眾人紛紛拔劍,怒喝道:「殺光鮮血惡魔!殺光這群畜生!殺!殺!殺!」

看到這場景,羅非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笑容。

……

隨後的三天,血族、白骨以及九界的聯合大軍勢如破竹,開始狂攻鮮血軍團。

鮮血軍團在群體打壓之下,戰線緊收。

而就在這一天早晨,羅非突然間得到了一條重要戰報,戰報說的很清楚,甘甜率兵出擊,擒獲了鮮血軍團大將,十大黑暗天王排名第二的紹爾。

當甘甜帶著紹爾回來的時候,羅非都嚇了一跳,只見紹爾和甘甜全身都是血,都在怒視對方。

羅非仔細一看,發現紹爾和甘甜長得還真有幾分相似。

羅非走過去,給甘甜擦了一遍盔甲和身體,這才發現,血不是甘甜的。

「殺戮成河了吧?」羅非問道。

「是啊,不過這死丫頭還真難纏。」甘甜冷冷道,「我建議,直接殺了算了,不招降了。」

紹爾杏目圓睜,怒道:「你以為我想投降?我才不會投降,要殺就殺吧!」

「別想激怒我,激怒我,我也不會殺你的。」甘甜輕哼道,「我哥哥讓我留你的命,就是為了招降你,想殺我總殺了。」

紹爾頓時一愣。

只是,還沒等紹爾說話,羅非就把自己的手腕放在了她的嘴邊。

紹爾剛要下意識的咬一口,卻發現羅非的手腕已經破了,鮮血涌動。

紹爾雖然不情願,但還是條件反射般的喝了羅非的血。

這一刻,可怕的影像映入她的大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