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父子反目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父子反目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血界,九月。

清晨的朝露之中,帶著一絲涼爽。

戰火蔓延在了整個鮮血軍團居住的地區,連天的猛攻讓體格強悍,意志堅強的敵人都扛不住了,甚至出現了主動投降的士兵。

這在鮮血軍團是萬年不見的事情,別說讓羅非等人震驚,就連血皇都為之震怒。

但是讓血皇意想不到的是,羅非並沒有在這件事上做文章。

面對投降的敵人,羅非只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退貨!

而被退貨的敵人,也被血皇全部斬首示眾,一個不留。

一時間,鮮血軍團更加惶惶不可終日。

而這一天清晨,而是在大庭觀眾之下,又有一個大人物主動投降了。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一直苦追紹爾未果的阿米遜。

阿米遜,被稱之為鮮血軍團的寵兒,是最受血皇喜愛的,甚至他是血皇唯一認可的乾兒子。

但是今天,他在沒有兵敗的情況下,投降了。

當阿米遜率領部眾來到了羅非的駐地中的時候,看到的是一片讓他們瞠目結舌的情景,羅非的部隊居然在大塊吃肉!

當然,也只是大塊吃肉,卻並沒有大口喝酒。

現在,是午餐時間,本來戰事那麼緊張,這群人居然有心情吃烤肉,而且兵長們下達的命令很簡單,每一個人都要吃飽,不過,不準喝酒,並不是因為喝酒誤事,而是因為喝酒傷身。

所以,今天替代酒的,是果蔬飲料。

而對於喜歡吃血食的白骨部隊來說,他們的食物是三成熟的牛排。

羅非已經充分的研究透了白骨軍團,他們其實並非不能吃其他食物,只要食物中能夠攝取足夠的營養,就能讓自己的身體慢慢地恢復成人類的樣子,而這也是他們最喜歡的樣子。

針對這件事,羅非給白骨制定了非常科學的營養餐,敦促他們每天都要這樣吃。

而此時,羅非正一手摟著狄麗雅,一手摟著紹爾,陪兩個大美女坐在白骨士兵們的中間吃飯呢。

阿米遜怎麼看這個場面怎麼覺得不和諧,但是又挑不出任何理由來,只覺有些生氣。

媽的,為什麼我們鮮血惡魔投降一個你殺一個,為什麼白骨殺人如麻,作惡多端,你卻那麼仁慈的收留了他們,你怎麼那麼不公平?還有,紹爾你這是幹什麼?你在摸這傢伙的什麼地方,你這個人盡可夫的婊.子!你這樣做對得起我嗎?

阿米遜心中有氣,但是卻不敢說出來,畢竟他現在已經向羅非投降,跟階下囚沒有什麼區別。

當阿米遜走到了羅非面前的時候,他還是言不由衷的跪在了羅非的面前,盡量用誠懇的聲音說道:「狼皇陛下,我是來投降的,我率領兩萬部下,來投靠您,他們都是精銳中精銳,還請您……」

阿米遜之所以稱羅非為狼皇,也是目前羅非最時髦的稱呼,因為羅非本身就是天狼,屬於狼族中的食物鏈頂端的獵食者,稱他為狼皇,有一種頂禮膜拜和更加尊崇的感覺。

此時,兩個美女都沒有搭理他,甚至狄麗雅還給羅非夾了一塊肉塞進了嘴裡,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

這時,羅非一邊吃著肉,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推出去,斬了,還有那兩萬人,一個不留,全殺。」

話音剛落,幾個強壯的武將頓時從兩側殺出來,直接把阿米遜給押住了!

「狼皇陛下!我沒有做錯什麼啊!我投降您都要殺嗎?陛下!」阿米遜急切的叫道,他的目光轉瞬間落在了紹爾的身上,連忙求饒道,「紹爾妹妹!看在你我同僚多年的面子上,你救救我吧!讓我活就行,我做什麼都行。」

出乎阿米遜的意料,紹爾只是冷冷一笑,旋即把目光轉向了羅非,淡淡的說道:「阿米遜,該死的活不了,我家陛下對你壓根沒有任何興趣,還有,你們是血界一切仇恨的根源,我們也沒有理由放過你們,你們這一次來,是來送死的。」

阿米遜頓時咬牙切齒:「我是主動投誠,居然都被你們如此侮辱,好啊,殺吧,要殺就殺吧,如果殺了我能夠讓狼皇陛下相信我對他的心,那就殺了我好了,我阿米遜絕不說半個不字!」

此時,幾個武士押著阿米遜就要去刑場,羅非沒有起身,甚至都沒有阻攔。

因為阿米遜表達了「足夠」的誠意,命令兩萬名士兵繳械進入了羅非的駐地,所以刑場上變得極為壯觀,兩萬待宰羔羊站在了刑場外,一個個面如土色,視死如歸。

此時,監斬官狄麗雅走到了他們的面前,猛然間揚起了手臂,此時,一個個劊子手都揚起了手中的大刀。

這是專屬於血界的刑法,因為劊子手所用的刀並不是一般的刀,都是用特殊材質淬鍊,這種材質能夠讓鮮血惡魔形神俱滅。

當然,這種材質也廣泛的用於殺敵的武器上,是鮮血惡魔最為懼怕的武器。

換在平時,鮮血惡魔還有能夠用來遮擋的盔甲,但是現在,真的是伸直了脖子等死

阿米遜面如死灰的望著高高在上的羅非,這一刻他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準備……」狄麗雅突然間揚起了手臂。

而就在此時,羅非突然間開口說道:「刀下留人,先別著急動手。」

聽到這,狄雅麗和白骨們都吃了一驚。

阿米遜更是瞪大了眼睛,甚至一下子癱在了地上。

能活著的感覺真好,但是能讓自己活下來的羅非,又要怎樣對付自己呢?

此時,羅非走過來了。

阿米遜別說看他一眼,就是低著頭,都能夠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