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秦殺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秦殺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這怎麼可能?」短髮美女眉頭一皺,不解的問道,「這人殺戮無數,一定會有殺欲的,這人美女成群,一定會有淫.欲!這人掌控金錢無數,一定會有貪慾。」

羅欲無奈的笑了笑道:「這種種慾念,都有化解方式。殺欲,他有的,但是卻靠精深的佛法和慈悲心化解了。

淫.欲,他也有的,但是卻靠心中的大愛化解了。

貪慾,他更有,但是你看看他至今為止為九界捐了多少錢吧。

這種人,明明什麼**都有,卻無懈可擊。」

短髮美女一時間有些鬱悶:「哥哥,我也沒有得手,而且是完全沒有得手,他手下的女人和男人,似乎都是這樣的。」

羅**著短髮美女,頓時陷入了沉思。

短髮美女名叫甘凌,是他最信任的心腹,也是欲境的絕頂高手,羅欲派她去人界執行任務已經有兩年了。

欲境的頂尖級高手靠吸收其他位面人們和敵人的邪惡慾念為自己提供能量,因此促成了高深的武學,但這一次在人界,他們卻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羅非將是我們最大的敵人。」羅欲站起身,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猙獰,「對這種敵人,要不擇手段,既然無法從正面的方式把他和他的人的仇恨吸收,那就要採取其他手段了,哪怕這種手段過於殘忍,都沒有問題。」

甘凌聽到這,便微微點頭道:「哥哥,我去叫醒秦殺吧。」

聽到這,羅欲都皺了皺眉,但是思忖了許久之後,羅欲還是點了點頭:「不應該喚醒他,因為他一旦醒了,將對一個位面造成毀滅性打擊。

可如果不喚醒他,真的沒有辦法激起羅非的怒火和邪念,讓他醒來吧,不過小心點,離他遠一點。」

「是,哥哥!」

……

甘凌走出了辦公室,繼而開著車,來到了欲境的監獄。

說起來非常奇怪,欲境只有一個監獄,而且裡面關押的犯人並不多,而且被羈押的犯人,絕大多數都是大奸大惡之徒,其中就包括了秦殺。

確切的說,秦殺是其中最為兇惡的犯人,沒有之一。

他的身上殺氣特別重,在欲境,只有兩個人能夠征服他,一個是甘凌,另一個就是羅欲,而且,都是武力征服。

只不過,甘凌最近獲悉,可能她都很難征服這人了,因為秦殺是唯一一個能靠自己的慾念給自己提供能量的人。

走進了監獄,來到了秦殺的牢房的時候,甘凌看到的是一個面目猙獰,長相近乎魔獸的傢伙。

這傢伙個頭很高,足足有兩米多,像一座小山那麼強壯,他長得十分粗魯,給人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

「小娘們!」秦殺一眼就看到了甘凌,臉上頓時露出了肆無忌憚的邪念,甚至還故意留著口水說道,「你是來陪我睡覺的嗎?快進來,讓我弄死你!」

甘凌不由眉頭輕蹙,冷聲道:「閉上你的嘴!秦殺,我今天來這裡,是給你一條活路的!我問你,你願不願意出去,願不願意立功贖罪,從今往後永遠都不背叛陛下?」

秦殺聽到這,頓時一愣,但是和甘凌四目相對之後,他便微微一笑:「如果你們願意放我出去,讓我好好享受享受,我願意考慮。」

「好,希望你對自己的言行負責!」

……

秦殺終於被放出來了,但是剛出來的時候,他還帶著沉重的枷鎖。

而就在此時,甘凌走過去,突然間把一個金色的項圈套在了他的脖子上。

金色項圈瞬間合攏,讓秦殺吃驚不已:「這、這是什麼?」

「欲環。」甘凌冷冷道,「你一向說話不算數,而且曾經欺師滅祖,做了很多離經叛道的事情,如果不對你加以約束,你是不會服從我們的。

這個項圈就可以保證你服從我們,因為如果你服從,那麼等待你的將是死亡。」

「你……」秦殺頓時暴怒,但就在企圖抗爭的時候,項圈卻突然間縮緊了一大塊,狠狠地勒住了他的脖子。

「該死!放開我,放開我!你這個婊.子!我要弄死你!我要活活弄死你!」秦殺狂暴的怒吼著。

但是,項圈卻越勒越緊,越來越緊,讓他幾乎窒息。

沒多久,秦殺就轟然倒地,只剩下了出氣沒有進氣了。

甘凌的腳狠狠地踩在了秦殺的身上,冷聲道:「秦殺你給我聽好,你的生死掌握在我的手裡,如果你再敢反抗我,你只有死路一條。」

「你……呼、呼、呼……」此時,項圈放鬆了一些,讓秦殺有了喘息的機會,他本能的捏住了項圈,想要將項圈從自己的脖頸處扯斷。

但是,項圈非常牢固,根本就不是他能夠扯動的。

秦殺終於放棄了,他雙眼無神,凝視著地板說道:「你們太狠了,你們這樣對待我,會遭報應的!我從沒有主動挑釁過你們,從來都沒有過!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

甘凌淡淡一笑道:「因為你還不夠強大。秦殺,你的名字里有個殺字,現在已經到了該讓你實現夢想的時候了,去殺戮吧,我們給你提供了一塊偌大的戰場,去這塊戰場上實現你的價值吧!」

聽到這,秦殺頓時瞪大了眼睛,一時間露出了興奮的神色。

許久之後,秦殺才終於開口道:「是,我的主人。」

……

清晨,羅非從睡夢中驚醒,一種強烈的預感,讓他連衣服都來不及換,就立刻展開了手臂。

然而,有一種操作卻無法實現。

也是此時,羅非的房門響了。

林若心也醒了過